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撒母耳记上 - 撒母耳、扫罗、大卫

第十一课 - 以色列人要求立王

经文:撒上八:1 - 22

主旨:以色列的长老来见撒母耳,要求立一个王治理他们;撒母耳虽然不悦,但耶和华要他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

1。撒上八:1 - 3  “1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2长子名叫约珥(Joel),次子名叫亚比亚(Abiah),他们在别是巴(Beer-sheba)作士师。3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

“撒母耳年纪老迈。。” -- 上一课我们才看到上帝兴起撒母耳拯救被非利士人欺压的以色列,和他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和拉玛,在这几处审判以色列人;一眨眼,我们就看到他年纪老迈 (原文是 old,年老的意思,翻译为“老迈”有点夸张,不过撒上十二:2 说他已年老发白)。究竟他现在年纪多大,作了士师多少年,我们尝试推断一下:

所罗门王在位的年日:主前 971/970 - 931/930年(这是古代著作的参考资料可以清楚确定)

大卫王在位的年日:主前1010 - 970年(七年半在希伯伦,从1003年开始联合王国)(撒下五:4 - 5)

扫罗王在位的年日:主前1042(?)- 1010年(解读撒上十三:1 的经文)

撒上十三:1 “扫罗登基年四十岁;作以色列王二年的时候。。。”(中文和合本)

撒上十三:1 “扫罗登基的时候年三十岁,作了以色列王四十二年(原文缺完整的年数,这里是按七十士译本加上的)。”(中文新译本)

这节的原文按字序排列如下(括号内原文是一个字):

(the son of a year)(was Saul)(when he became King)(and two)(years)(he reigned)(over Israel)

就算普通人也可以看出这节经文有问题。

早期的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干脆把整节删除。

叙利亚版本(Syriac)则译为:当扫罗作王一或二年。。

他尔古(Targums)旧约亚兰文版本则译为:当扫罗开始作王时,他像一个天真的一岁小孩。。

圣经学者认为这节圣经在抄写时有遗漏数字,有的认为原文应该是:

Saul was ....years old when he began to reign, and he ruled ....and two years over Israel. (扫罗登基年.....岁;作以色列王....二年。)

不同版本用不同的数字来填补。根据利物浦大学 Prof K A Kitchen 的推算,他认为扫罗登基的时候年纪约 20 - 30 岁(最可能30岁),在位 32年(请参考他的著作 On the reliability of the Old Testament, 2003),也就是主前 1042 至 1010年。根据考古资料,非利士人摧毁示罗祭坛约在主前1050年(第五课),这正好发生在扫罗登基之前。

撒母耳什么时候开始作士师呢?非利士人欺压以色列至少二十年(撒上七:2),加上撒母耳在示罗受训作祭司的日子,我们推算他作士师的时候至少四十岁。如果他作士师二十年,他现在的年纪应该是六十岁(或更高),也就是从主前 1062年至 1042年(参考《士师记》)。

以后在查考撒上十三章的时候,我会再解释这节经文,因为有学者认为这节经文说的不是关于扫罗登基和在位的数字。

“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长子名叫约珥(Joel),次子名叫亚比亚(Abiah),他们在别是巴(Beer-sheba)作士师。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 正如以利一样,撒母耳在他年老的时候,立他两个儿子作士师,辅助他在别是巴作士师。别是巴(Beer-sheba)在哪里?请看图一。在亚伯拉罕时代,我们已经听说过这个地方(创二十一:14,22,二十二:19,二十六:23),它在希伯伦西南约40公里,是游牧民族季节性的停留地。从主前十一至十二世纪,这里成为南地的重镇,宗教和商业中心,犹大的南方军事前哨。可惜的是,两个儿子都像以利的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我在第六课谈到敬虔的父母未必能够教养出敬虔的儿女的课题,大家不妨再温习一遍。

2。撒上八:4 - 9  “4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Ramah)见撒母耳,5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象列国一样。’6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他就祷告耶和华。7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8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9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

“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Ramah)见撒母耳,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象列国一样。’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 感谢主,我们现在是站在以色列历史长河的分水岭上。长河的源头是在主前 1446 年的出埃及(按早年派的说法),上帝在旷野作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宣告:“。。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5 - 6)这是以色列神权国度的开始建立。现在大约是主前 1042年,经过了将近 400 年,我们来到了这个分水岭,以色列要成为一个“像列国一样”的世袭君王制,以地上的君王取代天上耶和华的地位。我要强调一点:以色列的君王体制跟外邦的君王体制还是有分别的。以色列的国运全建在和上帝关系之上,当他们的王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国运就兴隆;当他们的王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国运就衰败。你知道下一个分水岭在什么时候出现吗?____________

是谁来见撒母耳,要求他立一个王治理他们? 是以色列的长老。为什么长老们会作这样的一个要求?从下文可知,对撒母耳来说,这个要求表示他们不满意撒母耳的领导(上帝却用更强烈的字眼 - “厌弃”)。何以他们不满意撒母耳的领导呢?难道他们忘了上次与非利士人的那场战役,撒母耳祷告上帝,上帝就行神迹击杀敌军吗?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你儿子不行你的道”只是一个借口,不是真正的理由。从撒上十二章撒母耳的临别赠言,我们可以看见他们在撒母耳身上根本找不到一点瑕疵(撒上十二:4 “你未曾欺负我们,虐待我们,也未曾从谁手里受过什么。”),所以上帝说“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是一针见血,把他们的动机暴露出来。我在一些教会看过长老或会友联合起来对抗牧师的领导权,如果你是教会的一名会友,在不知实情底下,我建议你不要随便支持任何一方。

“撒母耳不喜悦他们说‘立一个王治理我们’”-- 在这起事件中,撒母耳是受最大的创伤。在撒母耳的心中,他已成功地联合十二支派,重新将他们组织起来,恢复过去摩西和约书亚时代的以色列神权政体;因为在他的命令下,“以色列人就除掉诸巴力和亚斯她录,单单地事奉耶和华。”(撒上七:4)他万万想不到,以色列民竟然“大逆不道”,要离弃耶和华,像外邦一样,另立一个王。这个要求刺透了他的心。还记得当年摩西看到以色列民大发怨言,他怎样在耶和华面前埋怨吗?(民十一:10 - 15)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百姓向你说的一切话,你只管依从。因为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不要我作他们的王。自从我领他们出埃及到如今,他们常常离弃我,事奉别神。现在他们向你所行的,是照他们素来所行的。故此,你要依从他们的话,只是当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王怎样管辖他们。’”-- 难道天父上帝的心不被刺透吗?在申十七:14 - 20,上帝早已预言以色列人在进入迦南地后,他们定会要求立一个王治理他们。按上帝的原意,那应该是出自犹大支派的王(创四十九:10)。由于事情来得实在突兀,撒母耳可能忘记了这个预言,现在上帝虽然解释了,我想他还是难以接受。我在第四课曾这样说撒母耳的角色:

在以色列的历史舞台上,撒母耳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呢?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该做的他不能做,不该做的他反而要做。”

什么是他“该做的他不能做”?他清楚知道,以色列是属于上帝,上帝是以色列的王,这样的神权政体才是上帝所喜悦的。作为士师,他认为应该这样来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的长老和民众却要他立一个王治理他们,像列国一样(撒上八:5)。

什么是他“不该做的他反而要做”?当以色列人坚决要他立一个王治理他们的时候,他非常困惑,因为这不是上帝所喜悦。但当上帝命令他按众人的意思选立一个王时,他更加大惑不解,明明知道这不是上帝的旨意,偏偏上帝要他违背自己的旨意而行,撒母耳的内心很挣扎。他不该膏立扫罗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他不该膏立大卫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

他既知道什么才是上帝所喜悦的,但偏偏上帝反其道而行,他怎么办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顺从上帝的命令,不按自己的意思行。

他首先膏立了扫罗为王,当扫罗被上帝弃绝后,他又遵命膏立了大卫。在这种艰难的环境里,他成为一个代祷者,终日为王,为人民祈祷,直到他离世为止。这样看来,撒母耳是一个悲剧人物吗?

3。撒上八:10 - 18  “10撒母耳将耶和华的话都传给求他立王的百姓,说:11‘管辖你们的王必这样行:他必派你们的儿子为他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12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为他耕种田地,收割庄稼,打造军器和车上的器械;13必取你们的女儿为他制造香膏,做饭烤饼;14也必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15你们的粮食和葡萄园所出的,他必取十分之一给他的太监和臣仆;16又必取你们的仆人婢女、健壮的少年人和你们的驴,供他的差役。17你们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们也必作他的仆人。18那时,你们必因所选的王哀求耶和华,耶和华却不应允你们。’”

就算撒母耳心里不悦,他仍然按着上帝的指示,将立王的代价清清楚楚地告诉以色列的长老们。我在第一课曾提到这段经文,我说:

怀疑派的学者认为《撒母耳记上》第八章 11 - 18节有关以色列人要求立王,而撒母耳竟然能警戒他们,告诉他们将来那些王怎样管辖他们,是捏造的。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认为这是以色列实行君王制之后,后期的人添加的,撒母耳在当时是不可能知道的事。 他们这样说就大错特错了!

其实,当时以色列邻近的地中海东岸的小城邦都采用君王制, 很多都是独裁式的君王,按自己的意思利用人民和他们的财产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不但贪得无厌,并且为了兴建奢华的宫殿和军事设施,向人们征收重税。譬如,乌加列(Ugarit)就有征兵“为他(王)赶车、跟马,奔走在车前;又派他们作千夫长、五十夫长。。”(撒上八:11 - 12)。在那里,也记录了有女人为王洗衣和作香膏;在马利(Mari)的皇宫,几个世纪前就有400名“做饭烤饼”的妇人(撒上八:13)。记录如王“取你们最好的田地、葡萄园、橄榄园赐给他的臣仆。。”(撒上八:14)在乌加列的文件上比比皆是(出自主前 1175年,比撒母耳/扫罗早130年)。总之,以色列人可以从迦南、乌加列、马利、Alalakh 这些周围的城邦看到在王的管辖下人民所受的痛苦。我们何必将这些记录归功给南北国分裂,或被掳之后的作者?

在申十七:14 - 20 上帝预言以色列人要求立王的事时,他也提醒以色列人要注意的事项:

“14到了耶和华你神所赐你的地,得了那地居住的时候,若说:‘我要立王治理我,象四围的国一样。'
15你总要立耶和华你神所拣选的人为王,必从你弟兄中立一人,不可立你弟兄以外的人为王。
16只是王不可为自己加添马匹,也不可使百姓回埃及去,为要加添他的马匹,因耶和华曾吩咐你们说:‘不可再回那条路去。'
17他也不可为自己多立妃嫔,恐怕他的心偏邪;也不可为自己多积金银。
18他登了国位,就要将祭司利未人面前的这律法书,为自己抄录一本,
19存在他那里;要平生诵读,好学习敬畏耶和华他的神,谨守遵行这律法书上的一切言语和这些律例,
20免得他向弟兄心高气傲,偏左偏右,离了这诫命。这样,他和他的子孙,便可在以色列中,在国位上年长日久。”

看来以后的王都忘记把《申命记》抄录一本,也没有诵读,以色列才会落得如此下场。犹大王约西亚时代,大祭司希勒家在圣殿找到了一本律法书,据说就是《申命记》。约西亚读后,开始了一次大复兴。(王下二十二:8)

4。撒上八:19 - 22  “19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20使我们象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21撒母耳听见百姓这一切话,就将这话陈明在耶和华面前。22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撒母耳对以色列人说:‘你们各归各城去吧!’”

“百姓竟不肯听撒母耳的话,说:‘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使我们象列国一样,有王治理我们,统领我们,为我们争战。’”-- 这一节告诉我们,他们立王的另一个目的,是要王统领他们和敌人争战;他们管不了以后是否会受到王的管辖和欺压。

“耶和华对撒母耳说:‘你只管依从他们的话,为他们立王。’”-- “上帝就任凭他们存邪僻的心,行那些不合理的事。。”(罗一:28)“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加六:7)这些不知名的长老们以为自己聪明绝顶,有创新勇敢的精神,却不知道他们这样做,把以色列国 推上一条无归路。。。。

默想:

“以色列的长老都聚集,来到拉玛(Ramah)见撒母耳,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你儿子不行你的道。现在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象列国一样。’”(撒上八:4- 5)

唐太宗说:“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朕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引自《贞观政要》)

以色列的长老们大概以为自己比撒母耳更懂得治理以色列,他们才会主张改变政体 - 废神治,立王治,使以色列走上一条“死无葬身”之路,他们成为以色列历史上的千古罪人。教会的领袖们在治理教会时,要记得“常保此三镜,以防己过”,别为了创新而创新,使教会走上一条无归路。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