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撒母耳记上 - 撒母耳、扫罗、大卫

第十五课 - 撒母耳临别赠言

经文:撒上十二:1 - 25

主旨:在吉甲的职权交接典礼上,撒母耳语重心长地劝勉以色列人,不要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事奉他;至于他,断不停止为以色列人祷告。

1。扫罗的登场,意味着撒母耳要退出以色列的历史舞台。不是完全的退出,本来身兼三职的他,现在卸下士师的职位,但还保存祭司和先知的职位,退居幕后,随时听候上帝的差遣。现在不妨重温一下撒母耳在以色列历史上所扮演的角色。我在第四课第十一课说:

在以色列的历史舞台上,撒母耳扮演的究竟是什么角色呢?我们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该做的他不能做,不该做的他反而要做。”

什么是他“该做的他不能做”?他清楚知道,以色列是属于上帝,上帝是以色列的王,这样的神权政体才是上帝所喜悦的。作为士师,他认为应该这样来治理以色列,但以色列的长老和民众却要他立一个王治理他们,像列国一样(撒上八:5)。

什么是他“不该做的他反而要做”?当以色列人坚决要他立一个王治理他们的时候,他非常困惑,因为这不是上帝所喜悦。但当上帝命令他按众人的意思选立一个王时,他更加大惑不解,明明知道这不是上帝的旨意,偏偏上帝要他违背自己的旨意而行,撒母耳的内心很挣扎。他不该膏立扫罗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他不该膏立大卫为王,但上帝吩咐他一定要做。

他既知道什么才是上帝所喜悦的,但偏偏上帝反其道而行,他怎么办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顺从上帝的命令,不按自己的意思行。

他首先膏立了扫罗为王,当扫罗被上帝弃绝后,他又遵命膏立了大卫。在这种艰难的环境里,他成为一个代祷者,终日为王,为人民祈祷,直到他离世为止。

    这样看来,撒母耳是一个悲剧人物吗? 不是,他虽然不再巡行各处审理以色列人,但他却退居幕后作个代祷者,日夜为以色列的国事和扫罗祷告。圣经把他和摩西并列,说他是个代祷者,这是上帝自己给撒母耳最高的评价(诗九十九:6,耶十五:1)。

    时常有人问我,教会变了质,怎么办?我曾这样回答说:

“‘教会变质说’的论题总是叫我心怕怕,因为说不清楚,很容易误导别人。教会既然变了质,不是‘走出教会,进入XX’,就是留下来,‘徐庶进曹营 - 一言不发’。前者的结局有‘自立门户’的,变成异端极端,如被冠以 XXX 仆人,自以为先知的‘楚霸王’,也有变得像徐 X 安之流,患了希腊美少年纳西司
(Narcissus)的孤芳自赏症,在各论坛上‘好治怪说,玩奇词’(荀子给惠施和邓析的评语)。后者的结局多数成为‘坐’礼拜的信徒,不冷不热,不再背负十字架,也消灭了圣灵的感动。。。。。”

“当教会变了质,教会的成员怎么办?”

“走出教会,自立门户吗?千万不可,那不过再添加一个‘楚霸王’”。

“走出教会,‘愤世嫉俗’,到处‘好治怪说,玩奇词’,给教会来个骂大街吗?千万不可,那不过再添加几个徐 X 安。”

“走出教会,东家不打打西家?除非万不得已,如不能再敬拜上帝,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因为世上没有一个教会是完全的。 A 教会不是, B 教会不是,C , D, E 也一定不是。”

“留在教会‘坐’礼拜吗?千万不可,以后怎么有脸见恩主?”

“要怎么办呢? 我总是老话一句,叫人‘。。穿白衣与我(主)同行’(启三:4)”

“问题是,要怎样穿白衣?”

我的答复是:“当教会发生问题的时候,我们应该守望教会, 用祷告把教会交托给主。记得先知哈巴谷吗?‘我要站在守望所,立在望楼上观看,看耶和华对我说什么话,我可用什么话向他诉冤。’(哈二:1)他向内看,看到自己人的光景,抱怨不已:抱怨上帝何以不垂听他的祷告,抱怨上帝何以眼见公理颠倒而视若无睹;他向外看,更叫他吃惊不已,上帝竟用穷凶极恶的巴比伦大军(被称为神的仆人,耶二十五:9),来对付自己的人。这就是作守望者的难处。感谢上帝,‘虽然无花果树不发旺,葡萄树不结果。。。我(仍)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上帝喜乐。主耶和华是我的力量。。’(哈三:17,18)这就是穿白衣与主同行。”

撒母耳给我们立了一个好榜样。当他不能在舞台上扮演士师角色的时候,他就退居幕后,日夜以祈祷守望以色列,这肯定是上帝所喜悦的事奉。

2。撒上十二:1 - 5  “1撒母耳对以色列众人说:‘你们向我所求的,我已应允了,为你们立了一个王。2现在有这王在你们前面行。我已年老发白,我的儿子都在你们这里。我从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们前面行。3我在这里,你们要在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给我作见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4众人说:‘你未曾欺负我们,虐待我们,也未曾从谁手里受过什么。’5撒母耳对他们说:‘你们在我手里没有找着什么,有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今日为证。’他们说:‘愿他为证。’”

我们在上一课说到撒母耳召集以色列人在吉甲,为扫罗举行加冕仪式。其实这是一个职权交接典礼,撒母耳放下他的士师职务,扫罗则开始执掌王权。在这个仪式上,扫罗没有发言,圣经只用一节(撒上十一:15)就交待过去;撒母耳在仪式上发表了离别赠言,圣经却用了一章,就是第十二章,详细地记录他的说话。圣经把属灵伟人离世之前对以色列人的说话记录下来(申三十二,书二十三,二十四章),是要警戒后世的以色列人不要重蹈覆辙。

撒母耳的临别演讲可分成以下几段:

一、引言(1 - 5节) - 辩明自己一生手洁心清。

二、历史的回顾(6 - 11节) - 从出埃及到士师时代。

三、现在(12 - 13节) - 以色列人要求立王。

四、祸与福的原则(14 - 15节,24 - 25节)

五、神迹(16 - 19节) - 先知能力的彰显。

六、最后的劝勉(20 - 25节)。

我们先看第一段 - 引言。

次经传道经的作者说:“撒母耳在长眠之前,曾在上帝和众百姓面前辩明他的纯洁无罪。”除非一个人“手洁心清、不向虚妄、起誓不怀诡诈”(诗二十四:4),一生的事工无可指摘,他根本没有资格指出别人的过错。撒母耳在以色列人面前宣告自己一生行事公义,没有贿赂营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但愿我们在教会里,在工作场所,在任何地方,都能像撒母耳这样说话。

撒母耳不满足百姓口头上说自己清白,他要百姓在上帝和王(受膏者,指的是扫罗,当时他在场 13节)面前起誓作证。

3。撒上十二:6 - 11  “6撒母耳对百姓说:‘从前立摩西、亚伦,又领你们列祖、出埃及地的是耶和华。7现在你们要站住,等我在耶和华面前对你们讲论耶和华向你们和你们列祖所行一切公义的事。8从前雅各到了埃及,后来你们列祖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差遣摩西、亚伦领你们列祖出埃及,使他们在这地方居住。9他们却忘记耶和华他们的上帝,他就把他们付与夏琐(Hazor)将军西西拉(Sisera)的手里和非利士人并摩押王的手里,于是这些人常来攻击他们。10他们就呼求耶和华说:<我们离弃耶和华,事奉巴力(Baalim)和亚斯她录(Ashtaroth),是有罪了。现在求你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我们必事奉你。>11耶和华就差遣耶路巴力(Jerubbaal)、比但(Beden)、耶弗他(Jephthah)、撒母耳(Samuel),救你们脱离四围仇敌的手,你们才安然居住。’”

这是第二段 - 回顾过去以色列人的历史,说明“耶和华向你们和你们列祖所行一切公义的事。”

每当以色列人迷失的时候,先知和诗人们都一定会提醒他们“出埃及”的事件,如诗七十七:11 - 20,弥六:4 等,“好使你们知道耶和华公义的作为”(弥六:5),他是一个行奇事的上帝,也是一个借摩西和亚伦的手引导他的百姓,好像羊群一般的上帝(诗七十七:14,20)。所以“出埃及”并不是如一些不信的怀疑派所说,是以色列人捏造出来的故事;凭空虚构的故事对一个世世代代受苦受难的民族绝对没有起死回生的作用,也不能医治他们身、心、灵的创伤。同样的道理,当基督徒迷失或跌到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回头,定睛在各各他山上的十字架,它是我们的路标。那位道成肉身,为我们舍身流血,从死里复活的基督耶稣,绝对不是凭空虚构的故事人物,不然他就不是救世主,也不能成为饱受苦难的教会的安慰和医治。

“他们却忘记耶和华他们的上帝,他就把他们付与夏琐(Hazor)将军西西拉(Sisera)的手里和非利士人并摩押王的手里,于是这些人常来攻击他们。他们就呼求耶和华说:<我们离弃耶和华,事奉巴力(Baalim)和亚斯她录(Ashtaroth),是有罪了。现在求你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我们必事奉你。>11耶和华就差遣耶路巴力(Jerubbaal)、比但(Beden)、耶弗他(Jephthah)、撒母耳(Samuel),救你们脱离四围仇敌的手,你们才安然居住。’”-- 这是士师时代的“犯罪 - 受苦 - 哀求 - 拯救”的恶性循环。有关西西拉的故事记载在士四章;“耶路巴力(Jerubbaal)”就是基甸,在士六 - 八章;耶弗他的故事在士十一和十二章。至于“比但(Beden)”,《士师记》没有这一个人,一般圣经学者都认为这是抄写错误,应该是“巴拉”(Barak,士四章),叙利亚版本(Syriac)、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和阿拉伯版本(Arabic)都采用“巴拉”的名。

4。撒上十二:12 - 13  “12你们见亚扪人的王拿辖来攻击你们,就对我说:‘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其实耶和华你们的上帝是你们的王。13现在你们所求所选的王在这里。看哪!耶和华已经为你们立王了。”

这是第三段 - 现在,说明以色列人因受到亚扪人的欺压,要求撒母耳为他们立一个王治理他们。撒母耳的意思是,过去他们的祖宗受欺压的时候,只要他们向上帝哀求,就算他们怎样犯罪作恶,上帝都不会弃绝他们,反而兴起士师拯救他们脱离困境。但现在不同了,他们对上帝的信心完全崩溃,他们离弃了上帝,要一个王拯救他们。

5。撒上十二:14 - 15  “14你们若敬畏耶和华,事奉他,听从他的话,不违背他的命令,你们和治理你们的王,也都顺从耶和华你们的上帝就好了。15倘若不听从耶和华的话,违背他的命令,耶和华的手必攻击你们,像从前攻击你们列祖一样。”

这是第四段 - 祸与福的原则。“以色列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华面前犯大罪”(第17节)但立王之事既然已成事实,是上帝所允准(只是不按上帝的时间),撒母耳就把上帝赐福和降祸的原则清楚地告诉他们,要他们在新的君王制度下,仍然“敬畏上帝,事奉他,听从他的话,不违背他的命令”。这不是什么新的原则,乃是过去上帝和以色列人立约时所附带的“祝福和咒诅”的条款(申二十八章)。

6。撒上十二:16 - 19  “16‘现在你们要站住,看耶和华在你们眼前要行一件大事。17这不是割麦子的时候吗?我求告耶和华,他必打雷降雨,使你们又知道又看出,你们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华面前犯大罪了。’18于是,撒母耳求告耶和华,耶和华就在这日打雷降雨,众民便甚惧怕耶和华和撒母耳。19众民对撒母耳说:‘求你为仆人们祷告耶和华你的上帝,免得我们死亡,因为我们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这是第五段 - 撒母耳行神迹,印证他有上帝赋予的权柄,作他的代言人。

“这不是割麦子的时候吗?我求告耶和华,他必打雷降雨,使你们又知道又看出,你们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华面前犯大罪了。”-- 在巴勒斯坦,割麦子是在阳历五月尾至六月初初夏的时令,早已过了春雨的季节,不可能有打雷降雨,所以上帝透过撒母耳所行的肯定是一个神迹。

“众民对撒母耳说:‘求你为仆人们祷告耶和华你的上帝,免得我们死亡,因为我们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以色列人承认在立王的事上,犯了弥天大罪,要求撒母耳为他们代祷,赦免他们的罪。

7。撒上十二:20 - 25  “20撒母耳对百姓说:‘不要惧怕!你们虽然行了这恶,却不要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事奉他。21若偏离耶和华去顺从那不能救人的虚神是无益的。22耶和华既喜悦选你们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们。23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24只要你们敬畏耶和华,诚诚实实地尽心事奉他,想念他向你们所行的事何等大。25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

这是第六段 - 最后的劝勉。

以色列人虽然作了错误的选择,但上帝是信实的,他记念他和以色列所立的约,“耶和华既喜悦选你们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们。”撒母耳提醒他们,只要他们忠心不移,从现在起就一直顺服上帝,上帝仍然要赐福给他们,但若他们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这是一个严厉的警告。

“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 撒母耳应许以色列人,他虽然卸下士师的职务,却是“退而不休”,要作以色列的守望者,“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

迈尔(F B Meyer)这样评论撒母耳:“撒母耳已不能再像往日那样,为百姓付出他的精力。年纪老迈的限制,加上新国王取代了他的士师职分,使他无法像以前那样工作,但他将一切力量换成另一种方法帮助百姓。光可转成热,水可转成水蒸气。从今以后,上帝的圣徒之祷告,就如同一大营军兵的武力。。。撒母耳视祷告为一种托付。他不再担任士师,但他觉得整个国家的福祉仍交在他的手中,如果他不用祷告来维持、延续这国的命脉,他就是国家的叛徒。。”

我相信撒母耳是在泪流满面的情况下结束了这场临别的演讲。

默想:

撒母耳视祷告为一种托付。就算他卸下了士师的职分,他觉得整个国家的福祉仍交在他的手中,如果他停止为国家祷告,他就是得罪了耶和华(撒上十二:23)。

我们有为教会祷告吗?圣经学者迈尔(F B Meyer)问:“可不可能使整个教会屈膝祷告?”

还记得主耶稣怎样说吗?“耶稣设一个比喻,是要人常常祷告,不可灰心。。。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路十八:1,8)教会里有信德的人吗?____________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