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撒母耳记上 - 撒母耳、扫罗、大卫

第十七课 - 密抹之役(二)

经文:撒上十四:1 - 52

主旨:密抹之役,作者用反衬的文学技巧,以约拿单的凭信心而行,毫无畏惧,行为正直,言语纯洁,对照出他父亲扫罗的倚靠人力马力,言行飘忽不定的可悲光景。

1。 作者在编写《撒母耳记》的时候,采用的是一种叫“衬托”的文学技巧,就是用一人物来衬托或衬垫另一人物,使另一人物的个性、才气更好的凸现出来。我们千万不要以为圣经是一本天书,就是枯枯燥燥,平淡无味,没有一点“人气”。圣经不错是圣灵所默示和作者在他的指引下所写成的,但 他们不是机械式地笔录圣灵的说话;圣灵没有抹杀作者个人的“才气”,不管资料的筛选,或内容的编排,都是作者在圣灵的感动下,像雕刻师雕塑像一样,每本书的写作风格和形式迥异,但主题却是一致,就是上帝的救赎世人计划的展现。

    《撒母耳记》的“衬托”技巧跟《三国演义》所用的手法非常相似。譬如,以曹操反衬刘备,曹操是“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刘备却是“吾宁死,不为不仁不义之事。”在处理人际关系上,仁与不仁,昭然若揭。《撒母耳记》以以利反衬撒母耳,以利纵容孩子无恶不作,自己眼目昏花,得不到耶和华的默示;反观撒母耳,年纪幼小,对耶和华的声音敏锐,有耶和华与他同在。还有以扫罗反衬大卫,一个不顺服上帝,做了糊涂事;一个合神心意,耐心地等待耶和华。今天这一课,我们看到另一个反衬的例子,约拿单是上帝真正的勇士,凭信心而行,毫无畏惧,行为正直,言语纯洁,对照出他父亲扫罗的倚靠人力马力,言行飘忽不定的可悲光景。

2。撒上十四:1 - 5  “1有一日,扫罗的儿子约拿单(Jonathan)对拿他兵器的少年人说:‘我们不如过到那边,到非利士人的防营那里去。’但他没有告诉父亲。2扫罗在基比亚(Gibeah)的尽边,坐在米矶仑(Migron)的石榴树下,跟随他的约有六百人。3在那里有亚希突(Ahitub)的儿子亚希亚(Ahiah),穿着以弗得。(亚希突是以迦博(I-chabod)的哥哥,非尼哈(Phinehas)的儿子,以利(Eli)的孙子。以利从前在示罗作耶和华的祭司。)约拿单去了,百姓却不知道。4约拿单要从隘口过到非利士防营那里去。这隘口两边各有一个山峰:一名播薛(Bozez),一名西尼(Seneh);5一峰向北,与密抹(Michmash)相对,一峰向南,与迦巴(Geba)相对。”

我再把密抹战役之前的布阵重述一下:(请看图一

扫罗一队六百人在便雅悯的基比亚(Gibeah)安营;

约拿单一队一千人在迦巴(Geba)安营;

非利士人大军在密抹(Michmash)安营。

“有一日,扫罗的儿子约拿单(Jonathan)对拿他兵器的少年人说:‘我们不如过到那边,到非利士人的防营那里去。’但他没有告诉父亲。扫罗在基比亚(Gibeah)的尽边,坐在米矶仑(Migron)的石榴树下,跟随他的约有六百人。”-- 我们不知道两军对峙有多久。基比亚(现在的 Tell el-Ful)是扫罗的家乡,也是他的大本营。考古学家在这里的发掘显示,在这地建立的四个堡垒中,第二个显然是扫罗建造的。这个两层建筑物大致呈正方形,面积为五十五尺乘五十一尺,墙壁有八尺至十尺厚。在地窟中,还发现用作储藏的瓶,周围有很多家用的陶器和其它工具。虽然这里只有两亩的面积,却是以色列第一个重要的政治中心 (看下图):


        Tell el-Ful(基比亚)                     画家笔下的扫罗堡垒  

“坐在米矶仑(Migron)的石榴树下。。”-- 米矶仑(Migron)的位置不能确定,原文是 bmgrwn,有说文士误把 grn 和 bm 写成一个字,这两个字的意思是“打谷场”,所以这句应翻译为“坐在打谷场的石榴树下”。也有说米矶仑(Migron)只是基比亚邻近的一棵树名。

可能因为扫罗一直按兵不动,他的儿子约拿单沉不住气,就要跟身边替他拿兵器的少年人从迦巴过到非利士人在密抹的防营。迦巴(Geba)和密抹(Michmash)只是隔着山谷遥遥相对,密抹在山谷的北边,地势较高,可以监视山谷南边迦巴的动静。

“在那里有亚希突(Ahitub)的儿子亚希亚(Ahiah),穿着以弗得。(亚希突是以迦博(I-chabod)的哥哥,非尼哈(Phinehas)的儿子,以利(Eli)的孙子。以利从前在示罗作耶和华的祭司。)”-- 我在第五课已经把祭司以利的家谱列出,看下图:
 

亚伦(Aaron)

以利亚撒(Eleazar)

以他玛(Ithamar)

非尼哈(Phinehas)

|

|

|

|

|

|

|

|

以利(Eli)

|

何弗尼(Hophni)

非尼哈(Phinehas)

|

  亚希突(Ahitub) 以迦博(Ichabod)

|

  亚希亚(Ahiah) 亚希米勒(Ahimelech)  

撒督(Zadok)

    亚比亚他(Abiathar)(被所罗门革除祭司职位)  

|

 

|

 

旧约其余时代

 

“以弗得”是穿在祭司的身上,按出二十八和三十九章的解释,在以弗得的胸牌上置放了“乌陵和土明”,作为决断之用,以明白耶和华的旨意。

“约拿单要从隘口过到非利士防营那里去。这隘口两边各有一个山峰:一名播薛(Bozez),一名西尼(Seneh);一峰向北,与密抹(Michmash)相对,一峰向南,与迦巴(Geba)相对。”-- 密抹(Michmash)的隘口如下图:


远看隘口                          近看隘口

从约但河边有一个长达十二里的山谷,延伸向巴勒斯坦中部的山丘,一直到达地中海沿岸。这条山谷在密抹附近的岩壁变得非常陡峭,几乎可以互相触及。峭壁之间只有极狭隘的通道,北边伸出一个几乎垂直的危岩,称作播薛(Bozez),意思是“阳光照耀”,南边几码距离之外,被称作西尼(Seneh),意思是黄绿色,因为它终年位于阴影下。非利士人安营的密抹和播薛(Bozez) 相对;约拿单安营的迦巴和西尼相对。约拿单想从隘口过到非利士防营那里去。

3。撒上十四:6 - 15  “6约拿单对拿兵器的少年人说:‘我们不如过到未受割礼人的防营那里去,或者耶和华为我们施展能力,因为耶和华使人得胜,不在乎人多人少。’7拿兵器的对他说:‘随你的心意行吧!你可以上去,我必跟随你,与你同心。’8约拿单说:‘我们要过到那些人那里去,使他们看见我们。9他们若对我们说:<你们站住,等我们到你们那里去>,我们就站住,不上他们那里去。10他们若说:<你们上到我们这里来>,这话就是我们的证据,我们便上去,因为耶和华将他们交在我们手里了。’11二人就使非利士的防兵看见。非利士人说:‘希伯来人从所藏的洞穴里出来了。’12防兵对约拿单和拿兵器的人说:‘你们上到这里来,我们有一件事指示你们。’约拿单就对拿兵器的人说:‘你跟随我上去,因为耶和华将他们交在以色列人手里了。’13约拿单就爬上去,拿兵器的人跟随他。约拿单杀倒非利士人,拿兵器的人也随着杀他们。14约拿单和拿兵器的人起头所杀的,约有二十人,都在一亩地的半犁沟之内。15于是在营中、在田野、在众民内,都有战兢,防兵和掠兵也都战兢,地也震动,战兢之势甚大。”

你是怎样看这场战役的?约拿单和拿兵器的少年人冒死爬过隘口偷袭非利士人的防营是凭血气之勇吗?从约拿单说的话“因为耶和华使人得胜,不在乎人多人少”和从防兵那里寻求兆头,我们可以肯定,约拿单是完全信靠上帝打这一场仗。他把自己摆在上帝的手中,成为他的器皿,所以耶和华没有使他失望。在两峰之间狭隘的一亩地的半犁沟之内(a half acre of land, which a yoke of oxen might plow),两人将二十个非利士人杀倒于地。非利士人不知道这两个人单枪匹马而来,还以为成千上万的以色列人冲过隘口。在极度恐慌之下,他们自相残杀,加上上帝使“地也震动”,他们仓皇弃甲遁逃。

4。撒上十四:16 - 23  “16在便雅悯的基比亚,扫罗的守望兵看见非利士的军众溃散,四围乱窜。17扫罗就对跟随他的民说:‘你们查点查点,看从我们这里出去的是谁?’他们一查点,就知道约拿单和拿兵器的人没有在这里。18那时上帝的约柜在以色列人那里。扫罗对亚希亚(Ahiah)说:‘你将上帝的约柜运了来。’19扫罗正与祭司说话的时候,非利士营中的喧嚷越发大了。扫罗就对祭司说:‘停手吧!’20扫罗和跟随他的人都聚集,来到战场,看见非利士人用刀互相击杀,大大惶乱。21从前由四方来跟随非利士军的希伯来人,现在也转过来帮助跟随扫罗和约拿单的以色列人了。22那藏在以法莲山地的以色列人,听说非利士人逃跑,就出来紧紧地追杀他们。23那日,耶和华使以色列人得胜,一直战到伯亚文(Beth-aven)。”

“那时上帝的约柜在以色列人那里。扫罗对亚希亚(Ahiah)说:‘你将上帝的约柜运了来。’扫罗正与祭司说话的时候,非利士营中的喧嚷越发大了。扫罗就对祭司说:‘停手吧!’”-- 上帝的约柜一直都置放在基列耶琳(Kirjath-jearim)的亚比拿达(Abinadab)的家中(撒上七:1 - 2),所以圣经学者多采用七十士译本的经文:“那时他(亚希亚)在以色列人前面穿以弗得。扫罗对亚希亚说:‘把以弗得拿过来。”扫罗本来想求问耶和华是否可以出战,但一看到非利士人兵败如山倒,他就立刻喊停,叫祭司不用再寻求耶和华的旨意。由此可见扫罗行事反反复复。

“从前由四方来跟随非利士军的希伯来人,现在也转过来帮助跟随扫罗和约拿单的以色列人了。那藏在以法莲山地的以色列人,听说非利士人逃跑,就出来紧紧地追杀他们。那日,耶和华使以色列人得胜,一直战到伯亚文(Beth-aven)。”-- 跟随非利士军的“希伯来人”大概是“哈皮鲁人”(Habiru),是一种游牧民族,在非利士人中当“雇佣兵”(看第十六课)。那藏在以法莲山地的以色列人则是撒上十三章 6 节害怕非利士人而离开扫罗的人。现在他们全部重新投向扫罗,追杀非利士军,直到伯亚文(Beth-aven),伯特利附近的一个地方。

历史重演: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军和土耳其军在巴勒斯坦交战,双方在密抹(Michmash)对峙(当时还叫密抹)。英军的一名少校 Major Vivian  Gilbert 记得在圣经读过“密抹”之役,知道约拿单在这里的英勇偷袭,打败人数众多的非利士人。英军本来计划了在第二天向土耳其军大举进攻。当晚,Major Vivian Gilbert 仔细查考这段经文后,立刻叫醒他的将军,将有关经文给他阅读。就在当天晚上,英军只派出一连士兵(Company,约120人),偷偷地越过隘口,爬上两峰之间的“一亩地的半犁沟之内”,把土耳其军杀得落花流水。(看下图)


两峰之间的“一亩地的半犁沟之内”

(资料来源:军事历史杂志 Military History Magazine, March, 1996. 741 Miller Dr. SE, Leesburg, VA. the article about the British / Turk fighting in Palestine during WW1.)

5。撒上十四:24 - 46  “24扫罗叫百姓起誓说:‘凡不等到晚上向敌人报完了仇吃什么的,必受咒诅。’因此这日百姓没有吃什么,就极其困惫。25众民进入树林,见有蜜在地上。26他们进了树林,见有蜜流下来,却没有人敢用手取蜜入口,因为他们怕那誓言。27约拿单没有听见他父亲叫百姓起誓,所以伸手中的杖,用杖头蘸在蜂房里,转手送入口内,眼睛就明亮了。28百姓中有一人对他说:‘你父亲曾叫百姓严严地起誓说,今日吃什么的,必受咒诅。因此百姓就疲乏了。’29约拿单说:‘我父亲连累你们了。你看,我尝了这一点蜜,眼睛就明亮了。30今日百姓若任意吃了从仇敌所夺的物,击杀的非利士人岂不更多吗?’31这日,以色列人击杀非利士人,从密抹直到亚雅仑(Aijalon)。百姓甚是疲乏,32就急忙将所夺的牛羊和牛犊宰于地上,肉还带血就吃了。33有人告诉扫罗说:‘百姓吃带血的肉,得罪耶和华了。’扫罗说:‘你们有罪了,今日要将大石头滚到我这里来。’34扫罗又说:‘你们散在百姓中,对他们说:<你们各人将牛羊牵到我这里来宰了吃,不可吃带血的肉得罪耶和华。>’这夜,百姓就把牛羊牵到那里宰了。35扫罗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这是他初次为耶和华筑的坛。36扫罗说:‘我们不如夜里下去追赶非利士人,抢掠他们,直到天亮,不留他们一人。’众民说:‘你看怎样好就去行吧!’祭司说:‘我们先当亲近上帝。’37扫罗求问上帝说:‘我下去追赶非利士人可以不可以?你将他们交在以色列人手里不交?’这日上帝没有回答他。38扫罗说:‘你们百姓中的长老都上这里来,查明今日是谁犯了罪。39我指着救以色列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就是我儿子约拿单犯了罪,他也必死。’但百姓中无一人回答他。40扫罗就对以色列众人说:‘你们站在一边,我与我儿子约拿单也站在一边。’百姓对扫罗说:‘你看怎样好就去行吧!’41扫罗祷告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说:‘求你指示实情。’于是掣签掣出扫罗和约拿单来,百姓尽都无事。42扫罗说:‘你们再掣签,看是我、是我儿子约拿单。’就掣出约拿单来。43扫罗对约拿单说:‘你告诉我,你做了什么事?’约拿单说:‘我实在以手里的杖,用杖头蘸了一点蜜尝了一尝。这样我就死吗(注:"吗"或作"吧")?’44扫罗说:‘约拿单哪,你定要死!若不然,愿上帝重重地降罚与我。’45百姓对扫罗说:‘约拿单在以色列人中这样大行拯救,岂可使他死呢?断乎不可!我们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连他的一根头发也不可落地,因为他今日与上帝一同做事。’于是,百姓救约拿单免了死亡。46扫罗回去,不追赶非利士人,非利士人也回本地去了。”

在密抹之役我们已经看到一个反衬的例子,约拿单是上帝真正的勇士,凭信心而行,毫无畏惧,以寡敌众,对照出他父亲扫罗的优柔寡断,倚靠人力马力,不敢出兵,言行飘忽不定。

现在这段经文记载的是密抹战役之后所发生的事,更加衬托出扫罗是一个反反复复,说话不经过大脑,随意发誓咒诅,几乎连儿子约拿单也成了牺牲品。如:

“扫罗叫百姓起誓说:‘凡不等到晚上向敌人报完了仇吃什么的,必受咒诅。’因此这日百姓没有吃什么,就极其困惫。”-- 饿肚子打仗,怎么不疲惫。

“百姓甚是疲乏,就急忙将所夺的牛羊和牛犊宰于地上,肉还带血就吃了。”-- 追杀敌人后,可以吃了,但肚子咕噜噜,也就不管什么律法禁戒,肉还带血就吃,得罪了耶和华。

“我指着救以色列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就是我儿子约拿单犯了罪,他也必死。”-- 就像士师耶弗他(士十一:30),扫罗的起誓是很鲁莽,没有必要的。

“‘约拿单哪,你定要死!若不然,愿上帝重重地降罚与我。’百姓对扫罗说:‘约拿单在以色列人中这样大行拯救,岂可使他死呢?断乎不可!我们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连他的一根头发也不可落地,因为他今日与上帝一同做事。’于是,百姓救约拿单免了死亡。”-- 皇帝下诏,一改再改。反反复复,自打嘴巴!

这样的扫罗可以做以色列开国君王吗?______________

“于是,百姓救约拿单免了死亡。扫罗回去,不追赶非利士人,非利士人也回本地去了。”-- 这是一场极大的胜利。虽然非利士人的军队还没有消灭,非利士人的威胁也还没有解除,但他们的占领军已从中央山地被驱逐出去。

6。撒上十四:47 - 52  “47扫罗执掌以色列的国权,常常攻击他四围的一切仇敌,就是摩押人(Moab)、亚扪人(Ammon)、以东人(Edom)和琐巴(Zobah)诸王,并非利士人(Philistines)。他无论往何处去,都打败仇敌。48扫罗奋勇攻击亚玛力人(Amalekites),救了以色列人脱离抢掠他们之人的手。49扫罗的儿子是约拿单(Jonathan)、亦施韦(Ishui)、麦基舒亚(Melchishua),他的两个女儿:长女名米拉(Merab),次女名米甲(Michal)。50扫罗的妻名叫亚希暖(Ahinoam),是亚希玛斯(Ahimaaz)的女儿。扫罗的元帅名叫押尼珥(Abner),是尼珥(Ner)的儿子;尼珥是扫罗的叔叔。51扫罗的父亲基士(Kish),押尼珥的父亲尼珥,都是亚别(Abiel)的儿子。52扫罗平生常与非利士人大大争战。扫罗遇见有能力的人或勇士,都招募了来跟随他。”

这段经文把扫罗的家族和他的战绩作个小总结。

扫罗在位的二、三十年间,常常攻击四周的外邦国,收复不少失地。他虽然占领了中央山地,但却没有占领沿海的平原地带。最不理想的是,几个战略重镇,如米吉多、伯善,都未能收复,使得国土有被切成两段之势(请看图一)。以色列人在扫罗时代的疆土和约书亚时代的所得之地比起来,似乎更少了一些。

至于扫罗的家谱,圣经在撒上九:1 - 2 ,十四:50- 51,代上八:29 - 33 和九:35 - 39 都有记载,但稍有出入。我在第十二课说:

扫罗 - (父亲)基士(Kish) - (祖父)亚别(Abiel) - (曾祖父)洗罗(Zeror) - (高祖父)比歌拉(Bechorath) - 亚斐亚(Aphiah)   

可是,代上八:29 - 33 和九:35 - 39 却说,基士(Kish)的父亲是尼珥(Ner);撒上十四:51则说:扫罗的父亲基士(Kish)和押尼珥( Abner 扫罗的元帅)的父亲尼珥(Ner)都是亚别(Abiel)的儿子。

扫罗家里有儿子约拿单(Jonathan)、亚比拿达(Abinadab,代上十:2说亦施韦(Ishui)和亚比拿达是同一个人)、麦基舒亚(Malchi-shua)(代上十:2)和伊施波设(Ishbosheth)(撒下二:8),两个女儿米拉(Merab)和米甲(Michal)(撒上十八:17,20)。

默想:

著名的圣经学者 F B Meyer 在评论密抹战役的时候说:

扫罗这位被拣选的王,缺乏的是异象和信心。他不留心听上帝的声音,只倚赖祭司的代求(撒上十四:19,36)。他的言语、行动显示,得胜端赖他和手下人的努力;他甚至禁止众人吃林中的野蜜,等于阻绝上帝的供应,完全将上帝排除事外。难道上帝会因为他的百姓用杖蘸蜜放入口中尝,就不拯救他们吗?扫罗起了这个无意义的咒,虽然目的在节省时间,使人民专心作战,但实际上却适得其反;他这样作显明他心中全然没有他那高贵儿子的看法 -- 上帝借着人工作,向他的仇敌施审判。

今天我们做主工,有异象和信心吗?还是端赖自己的才干和努力?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