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撒母耳记上 - 撒母耳、扫罗、大卫

第二十七课 - 大卫的逃亡生活(四)- 在隐基底 - 大卫饶扫罗的命

经文:撒上二十四:1 - 22

主旨:当扫罗在隐基底的山洞大解时,大卫本可乘机杀死他,但因为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大卫不敢伸手害他。

1。 大卫在犹大山地南部的西弗旷野、玛云旷野和在犹大旷野的隐基底的那段逃往时间,因着扫罗天天寻索他,追赶他,围困他(撒上二十三:14节,25,26节),大卫可说是身陷困境,处在最低潮的时刻。就在这段黑暗悲惨岁月中,我们从大卫所作的许多诗篇里,看到他没有怨天尤人,而是紧紧地抓住上帝的手,完全信靠他,从一个山洞逃到另一个山洞。上帝是他的磐石,他的拯救;上帝是他的高台,他永不动摇;上帝是他的避难所,在那里他得到安息。有的诗篇,如57,63,142,清楚标明是在旷野和洞中完成的;有的如 11,13,17,25,64等,虽没有明说,但解经家大都同意,诗中留下了他当日逃亡的脚踪。

1我发声哀告耶和华,发声恳求耶和华。
2我在他面前吐露我的苦情,陈说我的患难。
3我的灵在我里面发昏的时候,你知道我的道路。在我行的路上,敌人为我暗设网罗。
4求你向我右边观看,因为没有人认识我。我无处避难,也没有人眷顾我。
5耶和华啊,我曾向你哀求,我说:‘你是我的避难所,在活人之地,你是我的福分。
6求你侧耳听我的呼求,因我落到极卑之地;求你救我脱离逼迫我的人,因为他们比我强盛。
7求你领我出离被囚之地,我好称赞你的名。义人必环绕我,因为你是用厚恩待我。(诗篇 142

弟兄姐妹们,你听到大卫在洞里的一声声哀求吗?这不是苦楚无望的哀求,而是深信那位永活的上帝必然垂听他的祷告,救他脱离逼迫他的人。上帝有垂听大卫的祷告吗?当然有,上一课,当大卫被扫罗逼得走头无路的时候,他激动非利士人犯境抢掠,迫使扫罗不得不立刻放弃追赶大卫,这样就给大卫一个喘息的机会。

顺便一提,不信派不但质疑撒母耳、扫罗和大卫是否真有其人(请参考此文),他们也说大卫的诗篇若不是杜撰的,就一定是后人在马加比时代(主前二百年)才编写的。他们不相信在大卫时代(主前十一世纪),人们能够用希伯来文字书写和记录这些诗篇,因为同时期的近东地区都没有相近的文字和诗篇可作比较,更何况诗篇中的一些词汇只出现在马加比时期的文献,所以,他们就把《诗篇》的写作日期挪后八百年!

弟兄姐妹,主前十一世纪的巴勒斯坦没有文字可以“载道”吗?中国不是有一个“夏商周断代工程”吗?这是一个以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相结合的方法来研究中国历史上夏、商、周三个历史时期的年代学的研究项目。研究结果在2000年十一月正式公布:《夏商周年表》定夏代约开始于公元前 2070年,夏商分界大约在公元前 1600年,商周分界(武王伐纣之年)定为公元前 1046年。依据武王伐纣之年和懿王的元年的确立,建立了商王武定以来的年表和西周诸王年表。我们暂且不理会一些学者对这工程的批评,可以肯定的是,武王伐纣之年定为公元前 1046年,就算有误差,也不会相差太远。那时中国有文字“载道”吗?当然有,不是甲骨文,是金文,亦称钟鼎文,是铸刻于青铜器上的文字,内容与当时社会,尤其是王公贵族的活动密切相关,大多是关于当时典礼、祭祀、赐命等活动或事件的记录。金文字体整齐遒丽,古朴厚重,跟甲骨文相比,可说变化多样,进步多了!

现在我问大家,公元前 1046年的以色列是什么时代?从第一课,大家应该知道这是撒母耳、扫罗和大卫相继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的时候:

所罗门:971/970 - 931/930 BC(40年)

大卫 :1010 - 970 BC(40年)

扫罗 :1042 - 1010 BC (32年)

撒母耳:1062 - 1042 BC (20年)

如果主前十一世纪的中国有金文“载道”,我们有什么理由怀疑主前十一世纪的以色列没有文字“载道”呢?石头还在呼喊!从 1928年开始,在考古学家 Claude Schaeffler 四十年坚持不懈地挖掘下, 一座属于晚铜器时代的乌加列古城(Ugarit)终于在叙利亚的 Ras Shamra 重见天日。在这里,从一个类似图书馆的遗址,他们挖掘出 1500 多块刻有文字的泥版(看左下图)。

经过古文字学家 Charles Virolleaud 和 Professor Hans Bauer 等人的研究和解读,这批属于主前十四至十三世纪的乌加列泥版是用楔形字母写成,换句话说,已经脱离了早期的象形图案,由三十个字母(alphabet)组成(看右下图)。

      

 乌加列字母泥版                 乌加列字母

什么是楔形文字(cuneiform)?我们都知道在古代(主前3200年左右)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出现的文字是象形文字,顾名思义,这是人将思想以粗略的图象描绘出来的文字,并用尖笔刻写的。以后,经过了几百年的演变,大约在主前2500年,苏美尔人将这些图象文字渐渐简化为相等的线,及至三角形尖笔面世,这些线形文字便以楔形的图象出现,称为楔形文字。 从开始的几千个图象符号,发展为表意和发音符号,到公元前2500年左右时,符号的数目已经削减到六百个左右。公元前第三千纪末期,阿卡德人(Akkad)在吸收以苏美尔人的语言和文字的基础上进行了改造和发展,建立了 更为完善的楔形文字体系。后来的巴比伦语和亚述语,主要是在阿卡德语基础上完善的。

楔形文字

发掘了乌加列古城(Ugarit)后,世人才知道在主前两千年至三千年期间,在叙利亚北岸地方有这么一个繁盛的商业和文化中心。这个城在主前 1200年被非利士人所毁后,就消失在历史记载中。但出土的泥版却让我们对旧约圣经,特别是诗篇的理解有了很大的突破。怎么说呢?

第一,既然主前十四至十三世纪的乌加列泥版是用楔形字母写成,谁还质疑主前十一世纪后期的大卫诗篇不能被记录,留传下来呢?其实,我们可以肯定,当摩西在西乃旷野写五经的时候(主前1400年),他的确是用希伯来文写的,那时已经有整套的希伯来字母,也有文法之类的东西。

第二,乌加列泥版上出现了在结构、风格、和用字与大卫的希伯来诗篇相似的诗歌作品,譬如,希伯来诗歌的平行体、重复的对句法在乌加列泥版上都可以找到;许多词汇,过去被人认为是马加比时代才有的,现在却出现在乌加列的泥版上。像诗篇二十九,有学者甚至认为,这原本是巴力敬拜的诗篇,后来转变为对耶和华的敬拜。

现在言归正传,我们继续跟随大卫的脚踪,从一洞逃到另一洞吧。

2。撒上二十四:1 - 7  “1扫罗追赶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卫在隐基底的旷野。’2扫罗就从以色列人中挑选三千精兵,率领他们往野羊的盘石去,寻索大卫和跟随他的人。3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扫罗进去大解。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处。4跟随的人对大卫说:‘耶和华曾应许你说:<我要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时候到了。’大卫就起来,悄悄地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5随后大卫心中自责,因为割下扫罗的衣襟。6对跟随他的人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7大卫用这话拦住跟随他的人,不容他们起来害扫罗。扫罗起来,从洞里出去行路。”

“扫罗追赶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卫在隐基底的旷野。’”-- 请温习上一课,看隐基底在哪里。

“扫罗就从以色列人中挑选三千精兵,率领他们往野羊的盘石去,寻索大卫和跟随他的人。”-- 由于隐基底是犹大旷野里的一个绿洲,意思是“野山羊之水泉”,所以这里有野羊出没,也有羊圈。撒上十三:2,当扫罗登基后,他就建立了一支三千人的精兵。现在他动用全军,为的就是追杀大卫和跟随他的六百人。

“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扫罗进去大解。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处。”-- 由于洞里黑暗,刚进去的扫罗当然看不见洞内的情景,但在里面的人却把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跟随的人对大卫说:‘耶和华曾应许你说:<我要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时候到了。’大卫就起来,悄悄地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 对跟随大卫的人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是上帝特意安排,让大卫可以把政敌消灭,登上皇位。大卫也“蠢蠢欲动”,杀他?不杀他?最后还是悄悄地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 

“随后大卫心中自责,因为割下扫罗的衣襟。对跟随他的人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大卫用这话拦住跟随他的人,不容他们起来害扫罗。扫罗起来,从洞里出去行路。”--  所谓君子坦荡荡,大卫连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都心中自责,因为扫罗再不义,他毕竟是耶和华的受膏者,若不是耶和华亲自下令除掉扫罗,大卫不敢动他一根毫发。问题来了,地上政权都是上帝所立的,如果执政者所行的是不义的事,以致教会遭受逼迫,作基督徒的我们,要马上拿起武器,杀入敌营吗?还是发起了一场绝食行动?还是学上个世纪 七、八十年代美国的基要派,政教分离,不关心政治?或学九十年代的福音派卷入到政治旋涡里,想以圣经改造世界?______________________

3。撒上二十四:8 - 15  “8随后大卫也起来,从洞里出去,呼叫扫罗说:‘我主,我王!’扫罗回头观看,大卫就屈身脸伏于地下拜。9大卫对扫罗说:‘你为何听信人的谗言说,大卫想要害你呢?10今日你亲眼看见在洞中耶和华将你交在我手里,有人叫我杀你,我却爱惜你,说:<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为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11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没有杀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没有恶意叛逆你。你虽然猎取我的命,我却没有得罪你。12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是非,在你身上为我伸冤,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13古人有句俗语说:<恶事出于恶人。>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14以色列王出来要寻找谁呢?追赶谁呢?不过追赶一条死狗,一个虼蚤就是了。15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施行审判,断定是非,并且鉴察,为我伸冤,救我脱离你的手。’”

“随后大卫也起来,从洞里出去,呼叫扫罗说:‘我主,我王!’扫罗回头观看,大卫就屈身脸伏于地下拜。”-- 大卫不是做戏,我们千万不要以小人之心论断大卫的作为,就好像我们不要把大卫和约拿单的真挚友情视为同性恋一样。我有必要重复在第十四课所说的:

有的圣经学者以为《撒母耳记》的编写是为了达到“尊大卫抑扫罗”,作者不惜改造历史,而故意丑化扫罗。有的认为编写《撒母耳记》的是一名被掳在巴比伦的犹太人,他按着一些口传的资料对被掳的同胞叙述这段往事。原来的大卫本来是个机会主义者,玩弄权势,不惜牺牲别人以达到自己做王的目的,但这位编写者则以《申命记》的原则,把大卫的形象重造,将他美化成一个合神心意的王,安慰和鼓励当时国破家亡、沦落异乡的同胞。

“大卫对扫罗说:。。。。”-- 请你先别看经文。假设你是大卫,请你在这里告诉扫罗,为什么他没有合理的理由一直追杀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好了,现在你仔细地读这段经文(9 - 15节),你说大卫是编造这些话吗?_______________

4。撒上二十四:16 - 22  “16大卫向扫罗说完这话,扫罗说:‘我儿大卫,这是你的声音吗?’就放声大哭,17对大卫说:‘你比我公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18你今日显明是以善待我,因为耶和华将我交在你手里,你却没有杀我。19人若遇见仇敌,岂肯放他平安无事地去呢?愿耶和华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报你。20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国必坚立在你手里。21现在你要指着耶和华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后裔,在我父家不灭没我的名。’22于是大卫向扫罗起誓,扫罗就回家去;大卫和跟随他的人上山寨去了。”

在大卫情词迫切的辩屈下,扫罗的情绪完全崩溃,不能自制,号啕大哭。

“你比我公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 这是肺腑之言,绝对没有装假。

“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国必坚立在你手里。现在你要指着耶和华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后裔,在我父家不灭没我的名。”-- 如果扫罗知道退位让贤,帮助大卫登上王位,他也算是“合神心意”的人;可惜他只顾自家的安危,不理上帝之国的事业,以致恶行累累,遗臭万年。

“扫罗就回家去;大卫和跟随他的人上山寨去了。”-- 在那刻,以色列的历史本来可以改写,但现在两人擦身而过,机会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耶和华是怜悯人的上帝,他在第二十六章再给两人相遇的机会。下次再见。

默想:

大卫在犹大旷野,被扫罗追杀的时候,仍然切切地寻求上帝:

1上帝啊,你是我的上帝!我要切切地寻求你;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
2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瞻仰你,为要见你的能力和你的荣耀。
3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咀唇要颂赞你。
4我还活的时候要这样称颂你,我要奉你的名举手。
5,6我在床上记念你。在夜更的时候思想你;我的心就象饱足了骨髓肥油,我也要以欢乐的咀唇赞美你。
7因为你曾帮助我,我就在你翅膀的荫下欢呼。
8我心紧紧地跟随你;你的右手扶持我。
9但那些寻索要灭我命的人,必往地底下去。
10他们必被刀剑所杀,被野狗所吃。
11但是王必因上帝欢喜,凡指着他发誓的,必要夸口,因为说谎之人的口必被塞住。(诗篇六十三

在顺境或逆境,我们有这样地渴想上帝,切慕上帝吗?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