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撒母耳记上 - 撒母耳、扫罗、大卫

第三十课 - 大卫的逃亡生活(七)- 大卫在非利士人中间

经文:撒上二十七:1 - 12

主旨:大卫为了逃避扫罗的追杀,逃奔到非利士地的迦特王亚吉那里去。

1。在前两课,我谈到大卫生平的一个关键时刻, 就是大卫被羞辱的事件,现在还是觉得意犹未尽,想在这里再补充一点。当拿八出言羞辱大卫的时候,如果不是亚比该的及时规劝,大卫沉不住气,就大动干戈,击杀拿八全家,大卫的英名就会烙上不可磨灭的污迹。大家还记得出埃及的时候, 摩西从圣山下来,看到众民跪拜金牛犊,他怒气焚胸,将手上的两块法版扔在山下摔碎了(出三十二章)。可是当耶和华要灭绝以色列民,从摩西的后裔兴起大国的时候,摩西怎样祷告恳求耶和华啊?摩西说:

耶和华啊,你为什么向你的百姓发烈怒呢?这百姓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从埃及地领出来的。
为什么使埃及人议论说:“他领他们出去,是要降祸与他们,把他们杀在山中,将他们从地上除灭”?求你转意,不发你的烈怒;后悔,不降祸与你的百姓。
求你记念你的仆人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你曾指着自己起誓说:“我必使你们的后裔象天上的星那样多,并且我所应许的这全地,必给你们的后裔,他们要永远承受为业。”
于是耶和华后悔,不把所说的祸降与他的百姓。(出三十二:11 - 14)

    耶和华很看重自己的圣名,不能让外邦人笑骂他,说:“他领他们出去,是要降祸与他们,把他们杀在山中,将他们从地上除灭。”所以,如果有人亵渎上帝或主耶稣基督的圣名 (不管是何种方式)教会就要站出来说话。譬如,当「达文西密码」在新加坡上映的时候(2006年五月),电影发行商为加强宣传,特别在人潮最多的乌节路地铁站墙面、车厢玻璃门和地面上刊登两幅巨大广告。有基督徒向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投诉,认为把电影海报上的耶稣画像,铺在地上任人践踏,是对基督教礼拜的圣主不敬。在一片抗议声中,地铁公司终于派人把这两幅广告撤走。问题是:要怎样抗议?到什么程度?

    如果是我们的名字被羞辱,我们是否可以反击?圣经是怎样教导我们的? (如太五:38 - 39)我把这些问题都留给学员在班上讨论。

2。撒上二十七:1 - 4  “1大卫心里说:‘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Philistines)。扫罗见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内,就必绝望,不再寻索我,这样我可以脱离他的手。’2于是大卫起身,和跟随他的六百人投奔迦特王(king of Gath)玛俄(Maoch)的儿子亚吉(Achish)去了。3大卫和他的两个妻,就是耶斯列人(Jezreelitess)亚希暖(Ahinoam)和作过拿八妻的迦密人(Carmelitess)亚比该(Abigail),并跟随他的人,连各人的眷属,都住在迦特亚吉那里。4有人告诉扫罗说:‘大卫逃到迦特。’扫罗就不再寻索他了。”

“大卫心里说:‘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Philistines)。扫罗见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内,就必绝望,不再寻索我,这样我可以脱离他的手。’”-- 奇怪吗?大卫在逃亡的整个过程里(从二十四课或撒上二十一章开始),因着上帝一再地眷顾和保护,他和家人及跟随他的“梁山好汉”都在紧要关头,逢凶化吉。在他与扫罗之间的“争斗”,似乎稳操胜券的时候,为什么他突然泄了气,萌生这样的念头说:“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神的仆人以利亚(Elijah)在迦密山(Mount Carmel)大败四百个巴力的先知后(王上十八章),他竟然拔步飞跑到犹大的别是巴,要逃离耶洗别的追杀,还说要在那里求死。有人说,在每个伟大时机的后面,时常紧接着心理上的倒退;而这种倒退的反应,正隐含着危险的成分。我自己就曾经历过这种危机。我第一次在教会负责筹划和组织圣诞节崇拜聚会,决定在户外“与民同庆”。在人手很缺乏, 又不敢肯定是否会获得有关当局批准,经过三、四个月的筹备和许多波折,终于在圣诞节晚上,教会和社区的几百民众一同欢庆这个节日。聚会后的几个月,我一方面有点飘飘然,一方面却对未来的事工踌躇不前,产生一种莫名奇妙的恐惧感。后来我才明白,何以在一些重要的体育比赛项目,赛前、赛中和赛后的心理指导及情绪调整是如此重要,如果不及时克服不良的情绪影响,队员就很难投入到激烈的比赛中去。特别是赛后,失败的情绪调整,如痛苦、悲伤、沮丧、内疚、懊悔和失望,固然很重要,但我们也不能忽视胜利后的情绪调整,如兴奋、激动、自满、优越感、自豪感、荣誉感。。大卫和以利亚都是在“胜利”后心理情绪失调,才会作出如此令人费解的行动。

“于是大卫起身,和跟随他的六百人投奔迦特王(king of Gath)玛俄(Maoch)的儿子亚吉(Achish)去了。”-- 请看图一。这不是大卫第一次投奔迦特王,上次是在撒上二十一:10 - 15(第二十四课),他离开祭司城挪伯的亚希米勒那里,逃到迦特王亚吉那里,并且假装疯癫,被亚吉驱逐出去。

“有人告诉扫罗说:‘大卫逃到迦特。’扫罗就不再寻索他了。”-- 这正中大卫的下怀。

3。撒上二十七:5 - 7  “5大卫对亚吉说:‘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在京外的城邑中赐我一个地方居住。仆人何必与王同住京都呢?’6当日亚吉将洗革拉(Ziklag)赐给他,因此洗革拉属犹大王,直到今日。7大卫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个月。”

上次亚吉不欢迎大卫,这次何以他又愿意接受大卫,甚至把洗革拉(Ziklag)赐给他呢?上次大卫投奔迦特王的时候,亚吉还不完全清楚他和扫罗之间的“争斗”,况且大卫又是非利士人的仇敌(歌利亚是迦特人,撒上十七:4),对他突然之间的投奔,当然不会轻易置信。现在可不同了,扫罗的追杀大卫已经广为人知,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亚吉当然张开双手迎接大卫的到来 ,并且很乐意把洗革拉赐给大卫。

洗革拉(Ziklag)在哪里?请看图一。它位于别是巴的西北约 22公里,在基拉耳谷之中。真正的洗革拉在哪里不容易确认,有考古学家说是在Tell Halif (Khuweilfeh),有说在Tell Masos,有说在Tell Sheba,但最有可能是在Tell Sera (Tell esh-Sharia,下两图)。Tell Sera 是处在别是巴(Beersheba)和迦萨(Gaza)之间,海拔 535 ft (168 m),丘顶的面积达五亩(five acres), 土丘呈马蹄形,除了西边,其他三面都非常陡峭。这是犹大支派在尽南边所得为业的城之一,但后来归给西缅支派(书十五:31,19:5)。究竟什么时候这城落在非利士人的手中,我们不知道。


“大卫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个月。”-- 这是一段不短的时间。整个逃亡的时间有多长,圣经没有告诉我们。

4。撒上二十七:8 - 12  “8大卫和跟随他的人上去,侵夺基述人(Geshurites)、基色人(Gezrites)、亚玛力人(Amalekites)之地。这几族历来住在那地,从书珥(Shur)直到埃及(Egypt)。9大卫击杀那地的人,无论男女都没有留下一个;又夺获牛、羊、骆驼、驴并衣服,回来见亚吉。10亚吉说:‘你们今日侵夺了什么地方呢?’大卫说:‘侵夺了犹大的南方,耶拉篾(Jerahmeelites)的南方,基尼(Kenites)的南方。’11无论男女,大卫没有留下一个带到迦特来。他说:‘恐怕他们将我们的事告诉人说:<大卫住在非利士地的时候,常常这样行。>’12亚吉信了大卫,心里说:‘大卫使本族以色列人憎恶他,所以他必永远作我的仆人了。’”

基述人(Geshurites)是谁?他们居住的地方,大约是在巴勒斯坦南部,靠近西奈半岛,确实的位置无从查考。书十三:1 - 2 说:“约书亚年纪老迈,耶和华对他说:‘你年纪老迈了,还有许多未得之地,就是非利士人的全境和基述人的全地。’”

基色人(Gezrites)是谁?他们居住的地方也是无从查考,可能是在埃及东边的书珥(Shur)旷野。

亚玛力人(Amalekites)是谁?大家应该比较熟悉这族人吧。在撒上十五:1 -35节(第十八课),我说:

亚玛力人(Amalek)究竟和以色列人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上帝要把他们灭尽杀绝?“亚玛力”第一次出现在圣经的创十四:7,那里记载了主前两千余年的一场国际性的战事,两河流域的四个民族结盟,攻打南方迦南地区,直到阿卡巴湾的五个背叛他们的城邦;沿途还掳掠许多城镇,包括了加低斯(Kadish)附近的亚玛力全地的人。在创三十六:12,我们知道亚玛力是以扫的孙子,他占据了原来亚玛力人之地,他们主要的集中地是在以东(Edom)和埃及小河之西,他们也经常在南地出现。

“大卫侵夺基述人(Geshurites)、基色人(Gezrites)、亚玛力人(Amalekites)之地。。从书珥(Shur)直到埃及(Egypt)。大卫击杀那地的人,无论男女都没有留下一个;又夺获牛、羊、骆驼、驴并衣服,回来见亚吉。”-- 大卫击杀这些以色列的敌人,不留一个生口,回来骗亚吉说,他是“侵夺了犹大的南方,耶拉篾(Jerahmeelites)的南方,基尼(Kenites)的南方。”也就是说,他去攻击自己犹大支派,或在它南方的耶拉篾,或耶拉篾南方的基尼。这都是他编造出来,使非利士人相信,他是他们忠心的臣仆。

我们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起事件。 上文我说,大卫因着心理倒退才会投奔亚吉,这不是上帝的旨意。现在不错躲避了扫罗的追杀,但他却在亚吉面前,“天天说谎,做事鬼鬼祟祟,不敢公开。”(引自宋尚节的《讲经集》),以后还几乎招致全家灭门之灾(撒上三十章)。我在以后几课再跟大家分享。

默想:

圣经学者迈尔(F B Meyer)评论大卫这段投奔迦特王亚吉的时候说:

大卫当时的行为,实在有辱于他被膏仆人的身份。那也是他属灵经历里的一段空白时刻。没有一篇诗是在那阶段写成的。诗人闭口无言。他可能已增添新调,或熟练了新的乐器。他在迦特逗留期间的回忆曾不断涌现,因为后来他写成的诗篇之诗题,有多次提到“用迦特乐器”。然而,此刻一篇静寂。在那幽暗堕落的低地,空气中迷漫着的一些东西,使得那曾在犹大山岭向上帝欢唱的甜美歌声倏然止息了。。。

我们一旦想靠自己的狡猾巧计来保持地位;一方面求上帝帮助,一方面又不敢相信他会完备供应;想借着作假和谎言来逃避危机,而私心又不耻这些举动;明明知道自己为求脱身所付的代价太过惨重;用上帝的赞许来换取亚吉的微笑;很快,上帝的庇护就要离开我们,到时,我们只有哀哭切齿了。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