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列王纪下(第一至二十五章)- 耶和华立王废王(二)

第十九课 - 以色列王何细亚在位;亚述灭以色列国 (一)

(南国:亚哈斯 Ahaz 735/734 or 731/730-715BC,希西家 Hezekiah 715-687/686BC ;北国:何细亚 Hoshea 732/731-722BC)

经文:王下十七:1 - 41

主旨:在以色列王何细亚在位第九年(722/721BC),亚述王撒缦以色五世/撒珥根二世攻陷撒玛利亚,灭北国以色列,掳走以色列民。

1。我再说一次:北国以色列气数已尽,来到何细亚(Hoshea,第十九个王)在位的时候,他们就被亚述帝国所灭,就如先知何西阿和阿摩司等所预言的。

何九:15-17

15耶和华说:“他们一切的恶事都在吉甲,我在那里憎恶他们,因他们所行的恶,我必从我地上赶出他们去,不再怜爱他们;他们的首领都是悖逆的。
16以法莲受责罚,根本枯干,必不能结果;即或生产,我必杀他们所生的爱子。”
17我的上帝必弃绝他们,因为他们不听从他;他们也必飘流在列国中。

摩六:8-14

8主耶和华万军之上帝指着自己起誓说:“我憎恶雅各的荣华,厌弃他的宫殿;因此,我必将城和其中所有的都交付敌人。”
9那时,若在一房之内剩下十个人,也都必死。
10死人的伯叔,就是烧他尸首的,要将这尸首搬到房外,问房屋内间的人说:“你那里还有人没有?”他必说:“没有。”又说:“不要作声,因为我们不可提耶和华的名。”
11看哪,耶和华出令,大房就被攻破,小屋就被打裂。
12马岂能在崖石上奔跑?人岂能在那里用牛耕种呢?你们却使公平变为苦胆,使公义的果子变为茵蔯。
13你们喜爱虚浮的事,自夸说:“我们不是凭自己的力量取了角吗?”
14耶和华万军之上帝说:“以色列家啊,我必兴起一国攻击你们;他们必欺压你们,从哈马口直到亚拉巴的河。

弥一:2-9

2万民哪,你们都要听!地和其上所有的,也都要侧耳而听!主耶和华从他的圣殿要见证你们的不是。
3看哪!耶和华出了他的居所,降临步行地的高处。
4众山在他以下必消化,诸谷必崩裂,如蜡化在火中,如水冲下山坡。
5这都因雅各的罪过,以色列家的罪恶。雅各的罪过在哪里呢?岂不是在撒玛利亚吗?犹大的邱坛在哪里呢?岂不是在耶路撒冷吗?
6所以我必使撒玛利亚变为田野的乱堆,又作为种葡萄之处;也必将他的石头倒在谷中,露出根基来。
7他一切雕刻的偶象必被打碎,他所得的财物必被火烧,所有的偶象我必毁灭,因为是从妓女雇价所聚来的,后必归为妓女的雇价。

8先知说:因此我必大声哀号,赤脚露体而行;又要呼号如野狗,哀鸣如鸵鸟。
9因为撒玛利亚的伤痕无法医治,延及犹大和耶路撒冷我民的城门。

不单一个个以色列王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不离开尼八(Nebat)的儿子耶罗波安(Jeroboam)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现在连以色列众人对上帝的使者先知们所说的话,也都厌弃,把它充当耳边风;他们嘱咐先知说:“不要说预言。”(摩二:12)以色列人犯罪作恶,已经到了泥足深陷的地步,什么改革都不能挽回以色列亡国的命运。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查考的功课。

2。王下十七:1 - 6  “1犹大王亚哈斯(Ahaz)十二年,以拉(Elah)的儿子何细亚(Hoshea)在撒玛利亚(Samaria)登基,作以色列王九年。2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只是不像在他以前的以色列诸王。3亚述王撒缦以色(Shalmaneser king of Assyria)上来攻击何细亚,何细亚就服事他,给他进贡。4何细亚背叛,差人去见埃及王梭(So king of Egypt),不照往年所行的与亚述王进贡。亚述王知道了,就把他锁禁,囚在监里。5亚述王上来攻击以色列遍地,上到撒玛利亚,围困三年。6何细亚第九年,亚述王攻取了撒玛利亚,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Halah)与歌散(Gozan)的哈博(Habor)河边,并玛代人(Medes)的城邑。”

“犹大王亚哈斯(Ahaz)十二年,以拉(Elah)的儿子何细亚(Hoshea)在撒玛利亚(Samaria)登基,作以色列王九年。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只是不像在他以前的以色列诸王。”  --  犹大王亚哈斯(Ahaz)在 735/734 or 731/730-715BC 作王,共十六年(王下十六:2),但早在 742/741BC 他可能已经参政(参第十七课),所以何细亚(Hoshea)在位的年期是 732/731-722BC,共九年。王下十五:30 说:“乌西雅(Uzziah)的儿子约坦(Jotham 750-735/730BC)二十年,以拉(Elah)的儿子何细亚( Hoshea)背叛利玛利(Remaliah)的儿子比加(Pekah 737/736-732/731BC),击杀他,篡了他的位。”在亚述的碑文上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说他(在以色列王比加年间)将以色列一些地方的人掳到亚述(王下十五:29),杀了比加,然后立何细亚作王:

I carried off [to] Assyria the land of Béµt-Håumria (Beth Omri or Israel), […its] ‘auxiliary [army,’] […] all of its people.

。。[I/they killed] Pekah, their king, and I installed Hoshea [as king] over them. I received from them 10 talents of gold, x talents of silver...(我废黜了他们的王比加,立了何细亚为他们的王。。我接受了他们一他连得的银子作贡物。。)

圣经给何细亚的评语是“他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只是不像在他以前的以色列诸王。”就算他不比以前的王坏,也于事无补,因为上帝已经定意要灭以色列国。

“亚述王撒缦以色(Shalmaneser king of Assyria)上来攻击何细亚,何细亚就服事他,给他进贡。”  --  《列王纪》第一次提到亚述是在王下十三:5 (没有提名道姓),当以色列王约哈斯(Jehoahaz I 814/813-806/805BC)在位年间,他受到亚兰王哈薛(Hazael king of Syria)和儿子便哈达(Ben-hadad)的欺压,上帝用亚述王亚达尼拉利三世 (Adad-nirari III,811-783BC)拯救以色列(看第十二课)。第二次是在王下十五:19,圣经说以色列王米拿现(Menahem 749/748-739/738BC)在位的时候,亚述王普勒(Pul the king of Assyria)来攻击以色列国,米拿现给他一千他连得(talents)银子,请普勒帮助他坚定国位。在查考该段经文的时候,我们说普勒就是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第三次是在王下十五:29,以色列王比加(Pekah 737/736-732/731BC)年间,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 III,745-727BC)在 734-732BC 年间,率兵入侵非利士、以色列,以后也进攻亚兰,并将以色列一些地方的居民都掳到亚述去(看第十六课)。主前八世纪中叶的亚述在提革拉·毗列色(Tiglath-Pileser)的治理下,已经如日中升,开始东征西讨,向外扩张,整个叙利亚、巴勒斯坦、亚美尼亚、巴比伦、米所波大米南部。。尽都落入亚述的手中(看《列王纪上》(二)- 第四课)。接续提革拉·毗列色三世作王的是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727-722BC)。他在位仅五年,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所以在亚述碑文上没有撒缦以色五世的记录(不过在一份历史文献《巴比伦列王纪》Babylonian Chronicle,提到他攻破撒玛利亚),我们只在圣经的这段经文知道他上来攻击何细亚,何细亚就服事他,给他进贡。

“何细亚背叛,差人去见埃及王梭(So king of Egypt),不照往年所行的与亚述王进贡。亚述王知道了,就把他锁禁,囚在监里。亚述王上来攻击以色列遍地,上到撒玛利亚,围困三年。何细亚第九年,亚述王攻取了撒玛利亚,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Halah)与歌散(Gozan)的哈博(Habor)河边,并玛代人(Medes)的城邑。”  --  后来何细亚背叛,不仅没有向撒缦以色五世缴纳税项,反而愚蠢地想与埃及王梭(可能是奥沙康四世 Osorkon IV,730-715BC)缔约,这时埃及正是强弩之末,怎会帮助何细亚对抗亚述。撒缦以色知道后,就攻击以色列遍地,上到撒玛利亚,围困三年。在何细亚第九年,即722/721BC 攻取了这城,还将以色列人掳到亚述,把他们安置在哈腊(Halah)与歌散(Gozan)的哈博(Habor)河边,并玛代人(Medes)的城邑。哈博(Habor)是现在的喀布尔(khabur),哈博河流入幼发拉底河;玛代人(Medes)的城邑是在尼尼微东北部。撒缦以色在围困撒玛利亚以后不久,或正当他们围城之际死去,由撒珥根二世(Sargon II 722-705BC) 接续他作王(有说在撒玛利亚陷落前夕,撒珥根二世继承了撒缦以色的王位,是他灭了以色列,将余下的北方各支派掳往亚述。)


撒珥根二世(Sargon II 722-705BC)

考古学给我们许多有关亚述在主前八世纪入侵北国以色列的资料,印证了圣经的记载绝对无误。下图是一个在北国以色列的示剑(Shechem)出土的印章,属于撒缦以色五世(Shalmaneser V,727-722BC)时代,上刻有女战神 Ishtar(左边)和祈求者的像。(资料取自 BAR 29:06, Nov/Dec 2003 Israelites in Exile By K. Lawson Younger, Jr.)


 

在柯撒巴得纪年表(Khorsabad annals 或 Nimrud Prism),撒珥根二世夸张记述了围攻撒玛利亚这回事:

I besieged and [re]conquered Samarina (the Assyrian spelling of Hebrew Shomroµn, i.e. Samaria). I took as booty 27,290 people who lived there. I gathered 50 chariots from them. I taught the rest (of the deportees) their skills. I set my eunuch over them, and I imposed upon them the (same) tribute as the previous king (i.e., Shalmaneser V).(我围攻了撒玛利亚,最后把这城攻破,掳走了二万七千二百九十个居民。我从他们当中得了五十辆战车。。。)

 

亚述王提革拉·毗列色三世(Tiglath-Pileser III)说他(在以色列王比加年间)将以色列一些地方的人掳到亚述(王下十五:29)。
此刻画描绘的是加利利湖之北的亚斯他录(Ashtaroth)居民,连人与牛羊被掳走。

Escorted by an Assyrian soldier, the residents of a fortified town named Astartu (usually identified as Ashtaroth, located north of the Sea of Galilee) abandon their home and, with sacks of possessions slung over their shoulders, head into exile. Livestock, too, are driven out of the town (note the rams at top right). The scene is part of an alabaster relief from the palace of Tiglath-pileser III (745–727 B.C.E.) in Nimrud, modern Iraq. Tiglath-pileser was one of three Neo-Assyrian monarchs who oversaw the deportations of thousands of Israelites to Assyria and its dominions.
 

 

撒珥根二世攻取 Caspian Sea 南部的玛代人(Medes)的城邑(现在的伊朗)后,玛代人领着他们的马预备进贡给撒珥根。以色列亡国后,撒珥根把一些以色列人掳到这里。(王下十七:6)
Media takeover. Medians leading their horses prepare to pay tribute to the Assyrian king in this relief from the palace of Sargon II at Khorsabad, Iraq. In 716 B.C.E. Sargon captured the land south of the Caspian Sea known as Media (present-day Iran), which then became a destination for deported Israelites; since Sargon’s movements of captives were bi-directional, Medians were also sent to Israel.

亚述三次把以色列人掳走(第一次是提革拉·毗列色三世在734-732BC;第二次是撒缦以色和撒珥根在724-720BC;第三次是撒珥根在716-715BC)

By the beginning of Tiglath-pileser’s reign, Assyria had conquered lands to the west of Assyria proper all the way to the Levantine coast, as far south as Tyre. Tiglath-pileser proceeded to add more territory to this already sizable empire.

不说可能你不知,这段经文提到亚述王上来攻击以色列遍地,其实在攻击的过程中,亚述王也攻取了非利士地,撒珥根二世把它并入了亚述的版图,正如先知以赛亚所预言的:

赛十四:28-32

28亚哈斯王崩的那年(king Ahaz,735/734 or 731/730-715BC),就有以下的默示:
29非利士全地啊,不要因击打你的杖折断就喜乐。因为从蛇的根必生出毒蛇,它所生的,是火焰的飞龙。
30贫寒人的长子必有所食;穷乏人必安然躺卧。我必以饥荒治死你的根;你所余剩的人必被杀戮。
31门哪,应当哀号!城啊,应当呼喊!非利士全地啊,你都消化了!因为有烟从北方出来,他行伍中并无乱队的。
32可怎样回答外邦(注:或指"非利士")的使者呢?必说:“耶和华建立了锡安,他百姓中的困苦人必投奔在其中。”
 

3。王下十七:24 - 41  “24亚述王从巴比伦(Babylon)、古他(Cuthah)、亚瓦(Ava)、哈马(Hamath),和西法瓦音(Sepharvaim)迁移人来,安置在撒玛利亚(Samaria)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们就得了撒玛利亚,住在其中。25他们才住那里的时候,不敬畏耶和华,所以耶和华叫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了些人。26有人告诉亚述王说:‘你所迁移安置在撒玛利亚各城的那些民,不知道那地之神的规矩,所以那神叫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他们。’27亚述王就吩咐说:‘叫所掳来的祭司回去一个,使他住在那里,将那地之神的规矩指教那些民。’28于是有一个从撒玛利亚掳去的祭司回来,住在伯特利(Bethel),指教他们怎样敬畏耶和华。29然而,各族之人在所住的城里,各为自己制造神像,安置在撒玛利亚人所造有邱坛的殿中。30巴比伦人造疏割比讷(Succoth-benoth) 像;古他人(Cuth)造匿甲(Nergal)像;哈马人(Hamath)造亚示玛(Ashima)像;31亚瓦人(Avites)造匿哈(Nibhaz)和他珥他(Tartak) 像;西法瓦音人(Sepharvites)用火焚烧儿女,献给西法瓦音(Sepharvites)的神亚得米勒(Adrammelech)和亚拿米勒(Anammelech)。32他们惧怕耶和华,也从他们中间立邱坛的祭司,为他们在有邱坛的殿中献祭。33他们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自己的神,从何邦迁移,就随何邦的风俗。34他们直到如今仍照先前的风俗去行,不专心敬畏耶和华,不全守自己的规矩典章,也不遵守耶和华吩咐雅各后裔的律法诫命。雅各,就是从前耶和华起名叫以色列的。35耶和华曾与他们立约,嘱咐他们说:‘不可敬畏别神,不可跪拜事奉他,也不可向他献祭。36但那用大能和伸出来的膀臂领你们出埃及地的耶和华,你们当敬畏、跪拜,向他献祭。37他给你们写的律例、典章、律法、诫命,你们应当永远谨守遵行,不可敬畏别神。38我耶和华与你们所立的约你们不可忘记,也不可敬畏别神。39但要敬畏耶和华你们的上帝,他必救你们脱离一切仇敌的手。’40他们却不听从,仍照先前的风俗去行。41如此这些民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他们的偶象。他们子子孙孙也都照样行,效法他们的祖宗,直到今日。”

我们暂时跳过 7-23节,那是上帝给亡国以色列的盖棺论定。我们先看撒玛利亚沦陷后,在以色列发生了什么事。

“亚述王从巴比伦(Babylon)、古他(Cuthah)、亚瓦(Ava)、哈马(Hamath),和西法瓦音(Sepharvaim)迁移人来,安置在撒玛利亚(Samaria)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们就得了撒玛利亚,住在其中。” --  亚述王撒珥根二世采取的是双向迁徙政策,他把掳来的以色列十支派迁往哈腊(Halah)与歌散(Gozan)的哈博(Habor)河边,并玛代人(Medes)的城邑,然后把从巴比伦(Babylon)、古他(Cuthah)、亚瓦(Ava)、哈马(Hamath),和西法瓦音(Sepharvaim)的人,安置在撒玛利亚(Samaria)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看图)。亚述把这些撒玛利亚的城邑纳入撒玛利亚省 (即以色列),他们被称为撒玛利亚人。约两百年后,圣经在《以斯拉记》提到这些被迁徙的人,拉四:2,10 “。。 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681–669 BC)带我们上这地以来,我们常祭祀神。。。和尊大的亚斯那巴(即亚述巴尼拔 Ashurbanipal,669-627BC?)所迁移、安置在撒玛利亚城并大河西一带地方的人等。。”和拉六:21  “从掳到之地归回的以色列人,和一切除掉所染外邦人污秽、归附他们、要寻求耶和华以色列上帝的人,都吃这羊羔。。”
 

“他们才住那里的时候,不敬畏耶和华,所以耶和华叫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了些人。有人告诉亚述王说:‘你所迁移安置在撒玛利亚各城的那些民,不知道那地之神的规矩,所以那神叫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他们。’亚述王就吩咐说:‘叫所掳来的祭司回去一个,使他住在那里,将那地之神的规矩指教那些民。’于是有一个从撒玛利亚掳去的祭司回来,住在伯特利(Bethel),指教他们怎样敬畏耶和华。然而,各族之人在所住的城里,各为自己制造神像,安置在撒玛利亚人所造有邱坛的殿中。巴比伦人造疏割比讷(Succoth-benoth) 像;古他人(Cuth)造匿甲(Nergal)像;哈马人(Hamath)造亚示玛(Ashima)像;亚瓦人(Avites)造匿哈(Nibhaz)和他珥他(Tartak) 像;西法瓦音人(Sepharvites)用火焚烧儿女,献给西法瓦音(Sepharvites)的神亚得米勒(Adrammelech)和亚拿米勒(Anammelech)。他们惧怕耶和华,也从他们中间立邱坛的祭司,为他们在有邱坛的殿中献祭。他们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自己的神,从何邦迁移,就随何邦的风俗。”  --  用现在人的眼光来看,只因为那些人不敬畏耶和华,耶和华就叫狮子咬死他们,是不可思议的一回事。但在那个时代,在上帝说“你们要归我为圣,因为我耶和华是圣的,并叫你们与万民有分别,使你们作我的民。”(利二十:26)的地方,上帝这么做是绝对有可能的。于是撒珥根二世从被被掳的以色列人祭司中,派一个回去住在伯特利(Bethel),指教人怎样敬畏耶和华。结局怎样可想而知,过去就是因为以色列人祭司不听耶和华的话,以致众民都离弃耶和华:

何四:4-7,9,五:1  然而,人都不必争辩,也不必指责,因为这民与抗拒祭司的人一样。你这祭司必日间跌倒;先知也必夜间与你一同跌倒。我必灭绝你的母亲。我的民因无知识而灭亡。你弃掉知识,我也必弃掉你,使你不再给我作祭司;你既忘了你神的律法,我也必忘记你的儿女。祭司越发增多,就越发得罪我;我必使他们的荣耀变为羞辱。。。将来民如何,祭司也必如何。我必因他们所行的惩罚他们,照他们所做的报应他们。。。众祭司啊,要听我的话!(以色列家啊,要留心听!王家啊,要侧耳而听!审判要临到你们,因你们在米斯巴如网罗,在他泊山如铺张的网。

摩七:10  伯特利的祭司亚玛谢,打发人到以色列王耶罗波安那里说:‘阿摩司在以色列家中图谋背叛你;他所说的一切话,这国担当不起。’

弥三:11  首领为贿赂行审判,祭司为雇价施训诲,先知为银钱行占卜。他们却倚赖耶和华说:‘耶和华不是在我们中间吗?灾祸必不临到我们!’

自己走的已经是歪道,又如何“指教他们(迁徙至撒玛利亚的人)怎样敬畏耶和华”呢?所以,结果是:“满天神佛”!

“各族之人在所住的城里,各为自己制造神像,安置在撒玛利亚人所造有邱坛的殿中。巴比伦人造疏割比讷(Succoth-benoth) 像;古他人(Cuth)造匿甲(Nergal)像;哈马人(Hamath)造亚示玛(Ashima)像;亚瓦人(Avites)造匿哈(Nibhaz)和他珥他(Tartak) 像;西法瓦音人(Sepharvites)用火焚烧儿女,献给西法瓦音(Sepharvites)的神亚得米勒(Adrammelech)和亚拿米勒(Anammelech)。他们惧怕耶和华,也从他们中间立邱坛的祭司,为他们在有邱坛的殿中献祭。他们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自己的神,从何邦迁移,就随何邦的风俗。”

巴比伦人造疏割比讷(Succoth-benoth) 像:这是《列王纪》第一次出现“巴比伦”的名字,指的是巴比伦地,位于米所波大米亚的南部地区(北部就是亚述),两条大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分别在它东西两面流过,相当于现在的伊拉克南部一带。对于疏割比讷(Succoth-benoth) 像,我们没有资料。

古他人(Cuth)造匿甲(Nergal)像:古他是巴比伦地区里的一座古城,在巴比伦东北八公里。匿甲(Nergal)神是巴比伦人司阴府之神。

哈马人(Hamath)造亚示玛(Ashima)像:哈马是在大马色的北面,在 Orontes 河东岸上的一个城镇。对于亚示玛(Ashima)像,资料不详。

亚瓦人(Avites)造匿哈(Nibhaz)和他珥他(Tartak) 像:资料不详。

西法瓦音人(Sepharvites)用火焚烧儿女,献给西法瓦音(Sepharvites)的神亚得米勒(Adrammelech)和亚拿米勒(Anammelech):亚得米勒(Adrammelech)和亚拿米勒(Anammelech)都是亚兰人的神,所以西法瓦音应该是亚兰地区的城镇。

“他们直到如今仍照先前的风俗去行,不专心敬畏耶和华,不全守自己的规矩典章,也不遵守耶和华吩咐雅各后裔的律法诫命。雅各,就是从前耶和华起名叫以色列的。耶和华曾与他们立约,嘱咐他们说:‘不可敬畏别神,不可跪拜事奉他,也不可向他献祭。但那用大能和伸出来的膀臂领你们出埃及地的耶和华,你们当敬畏、跪拜,向他献祭。他给你们写的律例、典章、律法、诫命,你们应当永远谨守遵行,不可敬畏别神。我耶和华与你们所立的约你们不可忘记,也不可敬畏别神。但要敬畏耶和华你们的上帝,他必救你们脱离一切仇敌的手。’他们却不听从,仍照先前的风俗去行。如此这些民又惧怕耶和华,又事奉他们的偶像。他们子子孙孙也都照样行,效法他们的祖宗,直到今日。”  --  这些被称为“撒玛利亚人”是不是就是《约翰福音》第四章和主耶稣交谈的撒玛利亚妇人呢? 那个井边打水的撒玛利亚妇人对主说:“我们的祖宗在这山上礼拜,你们倒说,应当礼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约四:20)她指的山是基利心山 (Gerizim,位于示剑的西南,撒玛利亚东南约12公里)。李保罗博士在他的《列王纪》注释书(天道书楼出版,2004年)说不是。李保罗博士说:“这里的撒玛利亚人信奉的是他们自己的异教假神,他们稍后就衰微了。稍后(大概不早于主前四世纪希腊时期),在撒玛利亚境内的示剑 (Shechem)有宗教复兴,可能是为抗衡亚历山大大帝所推行的希腊化生活而起的。他们摒弃异教信仰,归回摩西五经,专注于耶和华神。他们只接纳他们在主前二世纪所修订的五经,相信摩西会再来复兴他们。他们宣称亚伯拉罕是在基利心山迎接麦基洗得;亚伯拉罕也是基利心山献以撒,于是选址基利心山自建圣殿进行敬拜 (在335BC)。约瑟夫(Josephus) 和考古发现都支持该基利心山圣殿是自希腊时期的。这就是新约时期的撒玛利亚人,他们跟犹大人起了无可避免的冲突。在主前128/129年,哈斯摩王朝的许尔堪一世(John Hyrcanus I)短暂中兴,要收复失地,就攻陷示剑,焚烧了他们在基利心山的圣殿。自此就如约四:9所说的:‘原来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不相来往。’”


我在这里顺便一提:在 Prof Kenneth E Bailey 的《Jesus Through Middle Eastern Eyes - Cultural Studies in the Gospels》(IVP Academic,2008年)一书里,他谈到主耶稣的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路十:25-37)。他说这个比喻不是耶稣无中生有的,捏造出来的。他说在主后十一世纪,有个著名的叙利亚东正教的僧侣/学者 Ibn al-Tayyib,在他的著述中,提到在南伊拉克的犹太人社区所听到的故事。他说耶稣的比喻是有历史渊源,从王下十七:24-38 发展出来的。书中说:

The children of Israel say : When the priest [of 2Ki17:24-38]came and taught the people how to fear the Lord, the lions were cut off from them, but after some time ,they returned to their old ways and the lions returned. When this happened, the priest and the Levite who was with him fled, escaping it all. At that time there was a Jew who worked in a vineyard. That man took his pay and traveled from Jerusalem to Jericho. On the way he met a group of men from one of the tribes with whom Moses and Joshua, the son of Nun had fought. The group attacked him to exact blood vengeance . They beat him, took his clothes and left him with barely a breath remaining, that is, as one dead. The priest passed by ignoring him, as did the Levite. Then it happened that a Babylonian was traveling from Jerusalem and when he saw him he had mercy on him and felt compassion for him. So he took out some wine and some oil and bound up his wounds. When the wounded man could not move, that is, because he did not have the strength to walk, he placed him on his own riding animal and took him to a hotel in Jericho. There he commended him to the owner of the hotel and gave the wounded man two denars for the expenses of his journey and said if the situation required more than two denars, " When I come back I will give you more." This story then became a rebuke to the sons of Israel and spread throughout the land and the man who carried out this noble deed was called "Samaritan" because he was from the protectors, that is from among the guards police of Samaria.

由于故事出自犹太人的社区,书中的“英雄”又不是犹太人,而是撒玛利亚人,所以故事不可能是伊拉克的基督信徒编造的,可见主耶稣说的比喻是极有可能源自王下十七:24-38。


4。王下十七:7 - 23  “7这是因以色列人得罪那领他们出埃及地、脱离埃及王法老手的耶和华他们的上帝,去敬畏别神,8随从耶和华在他们面前所赶出外邦人的风俗和以色列诸王所立的条规。9以色列人暗中行不正的事,违背耶和华他们的上帝。在他们所有的城邑,从瞭望楼直到坚固城,建筑邱坛;10在各高冈上、各青翠树下立柱像和木偶;11在邱坛上烧香,效法耶和华在他们面前赶出的外邦人所行的;又行恶事惹动耶和华的怒气;12且事奉偶像,就是耶和华警戒他们不可行的。13但耶和华借众先知、先见劝戒以色列人和犹大人说:‘当离开你们的恶行,谨守我的诫命律例,遵行我吩咐你们列祖并借我仆人众先知所传给你们的律法。’14他们却不听从,竟硬着颈项,效法他们列祖,不信服耶和华他们的上帝,15厌弃他的律例和他与他们列祖所立的约并劝戒他们的话,随从虚无的神,自己成为虚妄,效法周围的外邦人,就是耶和华嘱咐他们不可效法的。16离弃耶和华他们上帝的一切诫命,为自己铸了两个牛犊的像,立了亚舍拉,敬拜天上的万象,事奉巴力,17又使他们的儿女经火,用占卜、行法术卖了自己,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惹动他的怒气。18所以,耶和华向以色列人大大发怒,从自己面前赶出他们,只剩下犹大一个支派。19犹大人也不遵守耶和华他们上帝的诫命,随从以色列人所立的条规。20耶和华就厌弃以色列全族,使他们受苦,把他们交在抢夺他们的人手中,以致赶出他们离开自己面前。21将以色列国从大卫家夺回;他们就立尼八(Nebat)的儿子耶罗波安(Jeroboam)作王。耶罗波安引诱以色列人不随从耶和华,陷在大罪里。22以色列人犯耶罗波安所犯的一切罪,总不离开,23以致耶和华从自己面前赶出他们,正如借他仆人众先知所说的。这样,以色列人从本地被掳到亚述,直到今日。”

这是上帝给亡国的以色列盖棺论定。我们下一课再查考。


默想:

上帝兴起一个外邦帝国亚述灭了以色列,他称亚述为“我怒气的棍。。恼恨的杖”(赛十:5)。那么,上帝是不是真的不爱以色列呢?

何十一:8  “以法莲哪,我怎能舍弃你?以色列啊,我怎能弃绝你?我怎能使你如押玛?怎能使你如洗扁?我回心转意,我的怜爱大大发动。”

《灵命日粮》2008年十月21日的作者 Philip D Yancey 这样写道:

上帝之爱

    在人类的情感中,有比遭受背叛时的憤怒来得更強烈吗?你可以去问问那个被男朋友拋奔的高中生,她的男朋友看上了漂亮的啦啦队长;你也可以将收音机转到西部乡村电台,听听那些描写对人不忠的歌曲;你还可以去看看每天报纸上关于谋杀的报导,你会发现很多谋杀的起因是源于爱人分手时的争吵。

    在旧约中,上帝透过何西阿的婚姻,生动地描述出一个深爱別人,却完全没有得到回报的情景;即便万能的上帝也不会強迫人去爱他。

    许多人认为上帝是股自然的力量,毫无情感,近似于地心引力。但是,何西阿书中所描述的上帝則完全相反:上帝是充满热情、憤怒、眼泪与挚爱;一个为了以色列弃绝他而悲伤不已的上帝。(何十一:8)

    一个深爱其新妇的上帝不愿意將她与別人分享。然而,令人惊奇的是,当以色列背弃上帝时,他却不放手。他愿意受煎熬,盼望有一天以色列会回转向他。

    何西阿和耶稣都证明了上帝渴望爱人而非责罚人。他如此爱我们,甚至差他的独生子为我们而死!

因爱,主为我而死。
为何,他爱我至深?
因爱,他背苦十架。
为何,他爱我至深?

上帝之爱如此深,他将独子赐我们。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