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以弗所书 - 教会 - 基督的身体

第十六课 - 外邦人和犹太人在基督里合一(二)

经文:弗二:11 - 18

主旨:从外邦人远离上帝,到亲近上帝,到与犹太人和睦,到两下与上帝和好,到传和平的福音,最后进到父上帝的宝座前,以上帝为乐(罗五:11)。

1。《亚洲周刊》2007年12月30日期刊登了林沛理(美国纽约Syracuse University 香港中心客座教授)的一篇文章《说真话的艺术》,副题是“葛培理之子葛福临来港传道,逾三十万人次的宗教盛事,却见证了修辞技巧的失落。”


葛福临香港布道会2007年
(主题:新生命,新动力)

我把全文转载至此,供大家参考:

上个月底(2007年11月29日-12月2日)在香港政府大球场举行的葛福临布道会(Hong Kong Franklin Graham Festival),四天六场,虽然没得到本地媒体广泛和深入的报道,却是逾三十万人次参加的宗教盛事。葛福临的父亲葛培理(Billy Graham)今年八十九岁,乃美国近代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基督教福音布道家。现任美国总统布殊的父亲老布殊在任时向伊拉克宣战,出兵之前将葛培理召入白官,在他的带领下祈求神的眷顾和祝福,葛培理作为宗教领袖的精神力量可见一斑。

正由于葛培理在宗教界的崇高地位,他儿子葛福临千里迢迢到香港传道,便很有一种耶稣以上帝之子的身份前来拯救世人的味道,而本地基督教热烈回应、毫不犹豫地行使他们的“信仰意志”(The will to believe),也属顺理成章。从功能主义的角度而言,这股宗教热情的迸发有利社会的和谐。一如美国实用主义哲学家占姆斯(William James)所言,只要有好结果,相信一个真神也好,一个虚假、被虚构出来的神也好,都是利大于害的。

葛福临布道会这次在香港取得成功,跟基督教作为一种“有组织的宗教”(organised religion)的组织和动员能力大有关系。在亲身“体验”过这个布道会之后,我深刻地明白到对一个所谓“有组织的宗教”而言,它的“组织”跟它宣传的宗教同样重要(organised religion is as much about organisation as religion)。事实上,今日教会的理性/世俗,(secular),一面与它的属灵(spiritual)一面早已合而为一,无法分清了。现代基督教的深层矛盾还不止于此:耶稣本来是一个最极致的反建制人物(the ultimate anti-establishment figure) -- 他最关心的是妓女、罪犯、穷民和病者这些罪人(sinners)和社会异类(social deviants)。然而葛幅临布道会的主办单位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这是建制的一部分、它与建制的友好关系,以及它对主流社会价值的拥抱。无怪乎它在布道会上找来做见证的,竟然是一个有财有势的太平绅士。试想如果找来的是一个妓女、赌徒或者瘾君子,他们的见证会是更有感染力和说服力?

不过,真正令人失望的是葛福临本人。他在布道会上二十分钟的发言,尽是圣经的的微言大义,连一句与他个人经历和领悟有关的肺腑之言也没有。他的发言,仿如一家上市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向股东报告企业的盈利。看着他对圣经不痛不痒的“依书直说”,我突然明白到我们是活在一个宗教热情耗尽、精神感召失效的犬儒世代(cynical age)。传教士要说服人,必先说服自己,但葛福临当天的表现,却顶多只是一个称职的诵经人,完全没有一个布道家的风范。

这当然不是葛福临一个人的问题。英国作家王尔德(Oscar Wilde)在《说谎艺术的失落》(The decay of lying)一文中语出惊人,认为世人不懂说谎,是当代艺术不振的主要原因。他的意思是:说谎需要精进的修辞技巧,而修辞(rhetorics)正是艺术的生命力与命根子。一百多年后的今日,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说谎的艺术非但没有失落,反而越来越精益求精,致使真活与谎言的界线越来越模糊,甚至无法分辨 -- 关于这一点,美国政府伪造证据,坚称伊拉克拥有大杀伤力武器,作为侵略的理据,将媒体和国民蒙在鼓里,正是一个显例。

然而我们失去的却是说真话的艺术。所渭真话,不一定在客观上可以证明属实,而是一些表达我们深信不疑的信念或者感受的真心活。例如美国总统甘乃迪呼吁国人“不要问国家会为你做什么,应该问的是你会为国家做什么”,又或者邱吉尔在二次大战英国的危急存亡之际,说那是英国人“最辉煌的时刻”(the finest hours)。如此发自肺腑的滔滔雄辨,今日的政治人物当然无法驾驭,就连受到神灵启示(divine inspired)的传道人也无法脱口而出。葛福临就是一个好例子。

请问你读了之后,有什么感想?_________________

看来作者不是基督徒,所以对于他说“只要有好结果,相信一个真神也好,一个虚假、被虚构出来的神也好,都是利大于害的。”我们不用惊讶。

但作者在文中的另外两个观点倒是值得我们深思:

一、现代基督教的矛盾:

从耶稣本来是个反建制人物,现在的布道会却变得很有组织。这还不打紧,耶稣本来“最关心的是妓女、罪犯、穷民和病者这些罪人(sinners)和社会异类(social deviants),但葛幅临布道会的主办单位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这是建制的一部分、它与建制的友好关系,以及它对主流社会价值的拥抱。无怪乎它在布道会上找来做见证的,竟然是一个有财有势的太平绅士。”

有组织的基督教不好吗?对作者而言,有组织表示教会变得“理性/世俗”,不很“属灵”。如果他指的是天主教式的教职阶级组织和整个运作方式,我肯定会认同,但如果指的是布道会的组织和运作方式,如节目、见证、陪谈、宣传、更进。。一切井井有条和有效率,这有什么不好呢?主耶稣在行五饼二鱼的神迹之前,不也先把群众一排排地坐下吗? (路九:14)难道布道会一片乱糟糟才是“属灵”吗?

当晚做见证的,“竟然是一个有财有势的太平绅士”。为什么不可以呢?从布道会的报道里,他在十一月30日的晚上,谈的是那个富足的官来问耶稣:“我该做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可十:17-22)若是如此,当晚请来一个有财有势的太平绅士做见证,不是很恰当吗?

二、传道人葛福临“依书直说”,只是一个称职的诵经人,失去了说真话的艺术,完全没有一个布道家的风范。

如果你有查考第十三课,你也许记得我说的一句话:“盼望有那么一天,教会的讲台上出现一个个‘于丹’,在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的同时,也能‘激活圣经千年情怀’。”

不要因为我这样说,你就以为我会认同作者给葛福临牧师的评语,说他“只是一个称职的诵经人”,没有说真话的艺术,也没有一个布道家的风范,只因为当晚他在布道会上做了仅二十分钟的发言。我完全不同意作者的评语。

布道会上的传讲福音信息跟主日教会讲台上传讲信息是不同的。最大的不同点是在“听众”。上“讲道法”或学习演讲技巧的人都知道,演讲者一定要以听众为中心。在不同的演讲场合,演讲者不但要对听众的心理有所了解,还要对听众情境做详细的分析。所谓听众情境分析(Situational audience analysis)就是分析演讲场合的听众特征,如人数多寡、环境、对讲题、讲者、场合的态度。在大型户外布道会上,听众对讲者的长篇大论是不会有兴趣,加上吵吵闹闹的场合,他们也很难专心聆听。传道人不是政治家,以传讲信息来煽动群众;他是上帝的使者,传讲福音信息,然后圣灵将信息应用在不信者身上,那些被上帝拣选的人,会回应这个恩召,就算他们当时不完全明白所传讲的信息。福音信息本来就是简简单单,不需要用“高言大智宣传上帝的奥秘”,也不用什么“智慧委婉的言语”(林前二:1,4)。不是吗?在我们现在查考的《以弗所书》里,保罗不是说:“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你们从前远离上帝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已经得亲近了。”(弗一:7,二:1,13)这不是简简单单的福音吗?干嘛还要什么“说真话的艺术”?布道会上有“于丹”的“激活圣经千年情怀”固然好,但如果“于丹”只是展露她的“智慧委婉的言语”,而不是上帝话语的出口,我宁愿站在布道会讲台上的是“一个称职的诵经人”,被上帝使用,把那些不信的人带进救恩的门!

顺便一提,有的人和宗派认为布道会劳民伤财,所得的人流失率很大,所以不赞成举办这种大型布道会。譬如在一个论坛上,有人这样说葛福临香港布道会2007年:

这种布道会参加多了,就知道其实没什么意思。这样的大场面很激动和蛊惑人心,去了的人很难不被影响的,反正我是很感动,可是这对于教会的发展一点用也没有,不过是基督徒自娱自乐罢了。我们教会不过200人,去年圣诞节布道会,有超过800人参加,700人站起来决志,事实上最终留下来教会的连 7个人也没有。开一场布道会,十几万人参加,上万人决志,这种事情只能绊倒传道人,让人觉得自己真的很了不起。。。

。。我想我并不偏激,他们做都做了,我只是说说,哪里会偏激呢?我又没有去砸场子。

。。我当然不会,说这些站起来的人没有真得救的(甚至我也不会说只有很少人是真信主的),神当然可以也必然使用这样的布道会(话又说回来了,什么环境和事情是神不能使用,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的呢?),我说的是推崇这类布道的牧者,我认为他们的一些观念是错误的。

。。没有错,有一些错误观念的牧者,仍然可能是神所使用的,对神忠心的牧者。我们都有错误和问题,感谢主,我们不是靠正确的神学得救的,而是靠神的恩典。但是错误就是错误,不会因为别人也有错误,或者神还是使用这些错误,它就不再是一个错误。

指出这样的错误,我认为和爱心毫无关系,也谈不上偏激。

从一场这样的布道会中间是看不出什么的,既看不出什么错误,也看不出圣灵的做工(有和看得出是两回事)。但我不是仅仅针对这一场布道会在发感慨,而是面对西方特别是北美教会这么多年来的一些整体发展趋势,这样的布道会被推崇,乃有其教会历史背景,并表征着教会教牧神学的发展趋势中一些比较令人担忧的问题。单独看一场布道会,我们不能说什么,更不应该下定论论断别人,但是在一个教会发展的大背景下看类似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会有不同的观感。。。

但也有人不以为然。有个弟兄/姐妹这样见证:

朋友的父母是从内地去香港成功的企业家。但是,她父亲15年以前把自己的三个孩子和妻子抛弃,和另一个女人走了。15年来,朋友的妈妈带着3个年幼的孩子辗转加拿大,在没有语言,没有钱,没有亲人的日子里认识了耶稣。现在3个孩子两个大学毕业了,1个明年读大学。这三个孩子信主后,一直为父亲祷告,这次姐姐Angel专程赶回香港带父亲去布道会的。他的父亲信主了,姐姐Angel给她认识的所有人发邮件说:“you have a new brother in Christ!”。认识这个家庭近8年,第一次看到Angel和父亲站在一起的照片,我想,天父在天上,天使天军在天上也欢呼庆祝呢!

葛福临如何我不知道,这样的大会如何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罪人悔改,天父的心就得到满足。我只知道,上帝恩待和怜悯Angel一家。。。

弟兄姐妹,你对布道会有什么看法?________________请在课堂上跟同学们分享。

2。弗二:14 - 16  “14因他使我们和睦(注:原文作"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15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16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了。。”

《新译本》:“14基督就是我们的和平∶他使双方合而为一,拆毁了隔在中间的墙,就是以自己的身体除掉双方的仇恨,15并且废掉了律法的规条,使两者在他里面成为一个新人,这样就缔造了和平。16基督既然借着十字架消灭了仇恨,就借着十字架使双方与上帝和好,成为一体。。”

KJV :14 For he is our peace, who hath made both one, and hath broken down the middle wall of partition between us; 15 Having abolished in his flesh the enmity, even the law of commandments contained in ordinances; for to make in himself of twain one new man, so making peace;16 And that he might reconcile both unto God in one body by the cross, having slain the enmity thereby:

上一课分析弗二:11-13时,我说保罗不是单单告诉我们教会是怎样诞生,他更要告诉我们教会在上帝永恒计划里所扮演的角色。我也和大家分享了弗二:11-18 的思路进程,就是:

11-13节 外邦人远离上帝。。。

13节 外邦人得与上帝亲近。。

14-16节 外邦人与犹太人(两下)和睦。。。

16节 两下得与上帝和好。。

17节 基督来此和平的福音。。

18节 两下进到父上帝面前

上一课,我们已经查考了11-13节,保罗告诉作为外邦人的我们,怎样从远离上帝到得以亲近上帝。

现在他告诉我们,教会建立的目的何在?不是单单为了外邦人,也不是单单为了犹太人,而是把两下都放在教会里,使两下都得与上帝和好。为什么上帝要这样做呢?我们先要明白什么是恩典的约。

从圣约神学的角度来看,上帝在永恒里就与人立了两个约:一是行为的约(Convenant of Works),一是恩典的约(Convenant of Grace)。前者是上帝与亚当立的约:在个人完全顺服的条件下,这约应许亚当得着生命;并且生命是借着他传到他的后代。因着亚当的犯罪堕落,上帝与人建立恩典之约,在这约,上帝借着基督,白白地将生命和救恩给与罪人。人信耶稣基督得救,不信基督的就灭亡。 由于时代论者把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划分得清清楚楚,好像律法和恩典是站在对立的地位上,给人一个错觉,以为恩典的约不包括上帝与以色列人所立的诸约,这是不正确的。其实,恩典的约是包括各时代的约,只不过在律法时代和福音时代,有不同的处理方法而已。任以撒在他的《系统神学》有很好的阐释:

在原则上而言,恩典之约在各时代中的性质是相同的,因为上帝只有决定一个救赎的计划,也只有立了一个恩典之约。从下列数点可得到证明:

1.恩典之约是与亚伯拉罕正式建立的。当时上帝不仅是和亚伯拉罕立约,也和他的后裔立约,并且应许说,万国将因他而得福(创十七:7、廿二:18)。圣经也清楚指出:

a.这约并没有因在西乃山所立之约而被废弃(加三:17-18)。

b.凡是相信耶稣基督而得救的人,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与他同受应许(加三:29)。

c.耶和华不但是亚伯拉罕的上帝,也是一切信徒的上帝(罗九:6,8;太八:11;罗四:11-12)。

2.上帝只有预备了一条福音的道路,就是借着耶稣基督的救法。除此以外,并无别的得救之法(徒四:12;加三:8;来十:1-4,11-12)。而且救主也只有一位(加三:16;约十四:6;弗二:11,22)。

3.圣经明言,靠着律法,没有人能够得救,因为罪人没有能力靠自己去作上帝所喜悦的事。假使我们在救赎方面将人类的历史划分成七个时代,那么除了所谓恩典时代以外,没有人可以得救了。然而,事实上,在所谓律法时代中,仍是有许多人得救的,而且也是靠信心得救的(来十一)。我们必须要了解,罪人唯一的盼望,乃是上帝的恩典,这恩典在亚当堕落以后的整个人类历史中,自始至终得到彰显(罗三:9-10,12,19-20;来十一:1-12;加三:11;哈二:4;加二:16)。

那么,恩典的约在律法时代和福音时代,有什么不同的处理方法呢?

在律法时代,这约是透过应许、预言、祭祀、割礼、逾越节羔羊,及其他给予犹太人的预表和制度来实现;一切都是预表基督。那时期,这约是在律法之下,透过圣灵的工作来实行;是足以有效地指导选民,并且按着弥赛亚的应许,建立他们的信心,借着所应许的弥赛亚,他们得到罪的完全赦免和永远的救恩,这个处理方法称为旧约。

在福音时代,借着在基督的福音,上帝恩典的本质显明出来。新约的条例是圣道的宣讲讲和圣礼(洗礼和圣餐)的施行。条文数目虽然较少,仪式简单,也较少外在的荣耀,然而这些对万国的人,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都有效。在这些人中,恩典的约的属灵能力得到更完满的发展。这不是说,有两种本质不同的恩典之约,而是同一个约,实行在不同的时代而已。(资料来源:殷保罗著《慕迪神学手册》)

我们都知道,在旧约律法时代,以色列人破坏了这个恩约。虽然上帝“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地晓谕列祖”(来一:1),他们仍然悖逆不听。不但如此,他们还忘记了上帝拣选他们,与他们立约的目的,乃要“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万国得知你的救恩。”(诗六十七:2)他们反而视世界上别的国族如同狗类,不与外邦人接触,认为外邦人是在上帝的怜恤之外。换言之,在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有一道隔断的墙,和不共戴天的冤仇。

以色列人“纵然失信,上帝仍是可信,因为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后二:13)。以色列人虽然破坏了恩约,上帝却把恩约施行在外邦人身上, 这些“从前远离上帝的人,如今却在基督耶稣里,靠着他的血。。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他丰富的恩典。。。已经得亲近了。”(弗一:7,二:1,13)。蒙恩得救的外邦人被放在教会里,现在教会是新以色列;透过教会,上帝要“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万国得知你的救恩。”(诗六十七:2)。因旧约以色列的悖逆顶嘴,以致上帝的救赎计划暂时“搁浅”,却因新约外邦人的顺从,上帝的救赎计划得以完全成就。现在,不论是外邦人,还是犹太人,都因信耶稣基督得救,被放在教会里,合而为一了。教会在上帝的永恒计划里,占有非常尊贵的地位,理由在此。

我们再看保罗怎样说:(弗二:14-15)

“因他使我们和睦(注:原文作"因他是我们的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毁了中间隔断的墙,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为要将两下借着自己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便成就了和睦。”

他在加三:26-29 给这段经文最好的解释:

26所以,你们因信基督耶稣,都是上帝的儿子。
27你们受洗归入基督的,都是披带基督了。
28并不分犹太人、希腊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
29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

世代冤仇,种族仇恨,文明冲突,宗教仇视。。大如国与国之间的争战,小如家中夫妻婆媳的紧张关系。。有形无形的墙把人隔绝。。所以,现在最热门的话题是“和平共存”,“和睦相处”,“构建和谐社会”。。有报章杂志说:“和谐是中国新世纪新阶段政纲”。。

有什么解决方案呢?没有!

但在圣灵的默示之下,保罗提出了一个唯一可行的方法:“造成一个新人”。

“旧人”是“心地昏昧。。自己无知,心里刚硬。。良心丧尽,放纵私欲。。贪行种种污秽。。”(弗四:17-19)犯罪堕落的“旧人”是全然败坏,内心腐败,完全没有能力救自己;因与上帝所赐的生命隔绝,自己内心没有平安,更遑论与别人和睦相处。

有谁能把“旧人”造成一个“新人”呢?尼哥底母说:“人已经老了,如何重生呢?岂能再进母腹生出来吗? ”(约三:4)这种再进母腹生出来的人还不是“旧人”吗?怎样才是“新人”呢?保罗说:“借着自己(基督)造成一个新人”(弗二:15),“这新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弗四:24)有了这样的“新人”,才有和睦、和谐、和平。。除了耶稣基督,还有什么宗教、哲学。。能够把“旧人”造成一个“新人”?

“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成为一体。。”-- 在教会里,犹太人和外邦人借着基督造成一个新人,如此两下便成就了和睦。人与人之间有和睦固然好,但上帝的救赎计划并非止于此,借着十字架,两下都与上帝和好了

在太十:34-36,主耶稣说:

34你们不要想,我来是叫地上太平;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35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
36人的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

主耶稣来不是要叫人和睦吗?为什么他又说“叫地上动刀兵”呢?______________
 

3。弗二:17 - 18 “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18因为我们两下借着他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新译本》:“17并且他来把和平的福音传给你们在远处的人,也给在近处的人。18我们双方都借着他,在同一位圣灵里,可以进到父面前。”

KJV : 17 And came and preached peace to you which were afar off, and to them that were nigh.18 For through him we both have access by one Spirit unto the Father.

我们已经看了保罗的思路进程里的前四段:

11-13节 外邦人远离上帝。。。

13节 外邦人得与上帝亲近。。

14-16节 外邦人与犹太人(两下)和睦。。。

16节 两下得与上帝和好。。

现在,我们要看后两段:

“并且(他)来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他”是基督耶稣。道成肉身的耶稣来到地上,目的就是要把“和平的福音”传给远、近的人,不管他们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这是赛五十七:19节所预言的:“我造就咀唇的果子,愿平安康泰归与远处的人,也归与近处的人;并且我要医治他。”徒十:36 说:“上帝借着耶稣基督(他是万有的主)传和平的福音,将这道赐给以色列人。”说这话的是使徒彼得;那时,他正把福音也传给外邦人哥尼流一家的人。

现在谁来传这和平的福音呢?林后五:17-20 说:

17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18一切都是出于上帝,他借着基督使我们与他和好,又将劝人与他和好的职分赐给我们。
19这就是上帝在基督里叫世人与自己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身上,并且将这和好的道理托付了我们。
20所以,我们作基督的使者,就好象上帝借我们劝你们一般。我们替基督求你们与上帝和好。

“旧人”成为“新人”,借着基督使我们与上帝和好后,上帝将这和好的道理托付了我们,使我们成为基督的使者,将和平的福音传给远、近的人。

“因为我们两下借着他(基督)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 在这一节里,三个位格的上帝都同时出现。从外邦人远离上帝,到亲近上帝,到与犹太人和睦,到两下与上帝和好,到传和平的福音,最后进到父上帝的宝座前,以上帝为乐(罗五:11)。哈利路亚!

告诉我,还有比这更好的消息吗?

默想:

香港凤凰卫视评论员邱震海在《胡锦涛谈宗教与中国道德重建》一文中说:

(2007年)12月18日,中国中央政治局召开集体学习会,邀请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等专家讲课,谈当代世界宗教和中国宗教工作。之后,中国总书记胡锦涛就宗教问题发表讲话。

这是中国中央政治局首次就宗教问题进行集体学习,也是中国最高领导人近年首次就宗教问题发表讲话。

胡锦涛在讲话中指出,要最大限度地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宗教因素;正
确认识和全面把握宗教工作面临的新情况,积极主动地做好宗教工作,促进宗教关系的和谐,努力把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紧紧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

他说,要正确认识和处理宗教问题,做好宗教工作,因为这关系到党和国家工作全局、社会和谐稳
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以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他要求各级官员们要从这样的战略高度,充分认识做好新形势下宗教工作的重要性,认识到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将长期存在的客观现实,认清宗教问题同政治、经济、文化、民族等因素相交织的复杂状况。。。。。

。。。。邱震海认为“适当引导、扶植传统宗教的发展,不但有利于道德价值观的重建,而且也有利于在宗教领域里扶正祛邪。”

。。。他还认为:“佛教先行”,就是重点弘扬、扶植具有东方特色的佛教。。。(刊载在《联合早报》2007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你同意他的说法吗?____________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