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以弗所书 - 教会 - 基督的身体

第三十七课 - 被圣灵充满的生活(一)- 夫妻之道(一)- 开场白

经文:弗五:22 - 33

主旨: 有人说:“结婚是爱情的坟墓。”有人说:“出嫁是一次赌博。”又有人说:“早知道这样就不结婚了!”你怎么说?
 

1。在谈夫妻之道之前,先谈男女之间的爱。什么是男女之间的爱?那些少男少女的情情爱爱,我不说了;诗词里的“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也不说了。我只要大家读完以下这个真人真事的爱情故事,大家再告诉我,什么是男女之间的爱?

我等你一生一世

(林恩/译 - 取自《美国读者文摘 - 精选全集 I》,中国国际广播音像出版社,2006年)

    当年在朝鲜兴南化工业肥料厂,23岁的范学景是一位来自越南的化学系交换生,李允惠是一位朝鲜的化学分析员。两人尽管接触不多,但允惠的秀外慧中深深吸引了学景,他常常遐想:“我要是能够娶到她就太好了。”

  时值1971年春天,朝鲜与越南虽是盟国,但两国均严禁国民与外国人交往。

  即使如此,两人每次擦身而过,都忍不住互报微笑,四目默默相投,不能自己。学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对女性萌生了爱意;同样,允惠也被这个笑容灿烂、举止自信的交换生深深吸引住了。

    学景念大学时修过朝鲜语,他探查到允惠的工作时间,把握机会跟她谈话。有一次,实验室内只剩下他俩,学景问允惠:“你有男朋友吗?”允惠看得出学景为人善良体贴,浅笑答道:“还没有。”学景问了她的住处,并把自己的一张相片送给了允惠。

  学景回到化学大学继续学业,却始终忘不掉美丽的允惠。他第一次收到允惠回信的时候,狂喜不已。

  允惠在信里写道:“亲爱的越南革命同志:多谢你的礼物。我们相聚时刻虽短,但我永不忘怀。祝学业进步。愿我俩再会有期。朝鲜好友李允惠上1971年7月20日。”

  其后8个月,两人多次偷偷通信,又暗中约会。允惠的母亲和妹妹默许二人相恋、见面,并为他俩保守秘密。允惠的住处距离大学15公里,每隔几星期,学景都会乘火车去看她,在那里做些小菜,聊上几个钟头。

  他俩避过重重耳目,爱意渐浓。两人虽说文化背景相异,却有不少共通之处,都在战乱而分裂的国家成长,也都经历过艰苦岁月。学景知道允惠的父亲在1950 年投奔南方(这是一件不光彩的事,遗下的家眷往往会遭人唾骂),却使他更想照顾允惠。他给允惠看过自己家乡的相片,憧憬着哪一天可以带她一同回国。

  相识一年后,大学又把学景送回工厂做交换生,可是奖学金期限终将届满,学景到时就要回国了。这一段恋情像是绝望了,双方政府都不会批准成婚。而允惠的情况更糟。允惠心乱如麻,曾提出双双殉情的想法。

    1973年1月,冰天雪地的一天,学景登上公车去见允惠最后一面。日落西山,二人在小房间里低泣,说不出话来。学景此去,不知能否重返,只好无比痛苦地对允惠母亲说:“有机会的话,还是让允惠嫁人吧。”

    学景回国后,因为家乡河内在数星期前受到美军的猛烈轰炸,便马上投入重建城市的工作,后来又担任了化学工程师,但无论他做什么,对允惠的思念从来没有间断过。

  离别时刻的情景,都深深印在学景脑海里。允惠临别之际把一封信交到学景手中:“要是你死于战乱,我也不愿一个人活下去。”每次重读至此,都令学景凄然泪下。有一位可靠的朋友曾给他俩偷偷冲印过一张合影,学景对这张相片爱惜如命。

  虽然万念俱灰,暗中通信却成为他俩惟一的希望。每逢学景有朋友去朝鲜,都会替他捎信;允惠有朋友到苏联,也帮她寄信给学景。允惠的信,学景都偷偷珍藏着。可是他的信,允惠只能全部烧毁,因为一旦被发现私藏信件,必受重惩。他们分手之初,允惠曾自杀未遂,慢慢也就认命了,终日郁郁寡欢,母亲常发现她在梦中哭泣。

  1978年,学景再次踏足朝鲜。为求见允惠一面,他极力说服朝方派他到距离允惠所住不远的一个工厂工作 3个月。到任以后过了一个月,学景才有机会溜过去见她。他们分开足足5个年头,允惠开门相见的那一刹那,学景觉得她美貌如昔,爱意尤胜往日。这次见面分手时,允惠又把一封信交给学景,信上写道:“离别何其漫长,在你身边的日子实在太短了。今夜我在梦中与你相见,你也会梦见我吗?”

    为求再见面,二人不惜一切,抓紧每个机会。学景3个月的逗留期限将满,允惠冒险到他下榻宾馆附近的一间小餐厅见他。

  学景满怀感伤地问允惠:“你会等我多久呢?”长久分离之下,允惠其实害怕学景早已另娶。她凝望他问:“那你呢?”学景的回答只有一句:“我等你,一生一世。”

  事隔多年,两人都没有嫁娶。 1980年,越南逐渐放宽异国通婚法规,为学景燃起一线希望。1992年,他成立了越南朝鲜友好协会,盼望能为与允惠重逢而铺路。他又斗胆致函朝鲜驻河内大使馆,请求朝鲜政府允许他娶允惠为妻,可是从没收到过回信。

    同年春天,学景设法为一支前往朝鲜比赛的跆拳道队伍充当翻译,又买了衣饰礼物准备送给允惠一家。可是好事多磨,学景的旅游证件不足以让他前往允惠所在的省份。这对他无疑是一个沉痛的打击。

   学景最后一次凝望允惠,已是14年前的事情了。如今,两人都已经44岁,仍然深信彼此立下的誓约:此情不渝,至死方休。

  1993年,学景又多次去信朝鲜大使馆。大使馆要求他提出证物、他便交付允惠寄来的书信影印副本,以证二人情愫。大使馆又以一句“允惠已嫁作人妇”回绝,学景不信:因去年9月允惠还来过信,言明坚守承诺。

  2001年7月,噩耗传来。有大使馆职员称允惠早在10年前离世。惊闻噩耗,学景伤心欲绝,终日郁郁在家,突然记起允惠最后一封信寄自1992年9月。虽然无法证实消息真伪,学景却深信允惠尚在人世。他继续去信朝鲜大使馆查问允惠下落。同年11月,学景收到大使馆来函致歉:过世的并非允惠,而是她妹妹。

    学景的父亲曾任外交官。学景得悉越南政府领导人定于2002年5月访问平壤,便恳求父亲帮忙把信件交给国家主席陈德良,拜托他代向朝鲜政府求情。学景有一位朋友当翻译员,随代表团出访,回来后透露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两国政府领导人讨论过学景及允惠的事,事情终于有了突破。这是学景一直梦寐以求的事,可是他想,只怕还要拖上几年。4个月后,学景从外地回来,突获喜讯:他不但获准与允惠结婚,而且可以自择定居何处。由于美国与朝鲜紧张局势加剧,学景在2002年10月6日,匆匆赶到平壤去接允惠。

  允惠终于来到平壤,沉默地站在一个房间里,房内满是朝鲜和越南两国的官员。她恍如置身梦中,怯生生地凝望着面前这个 24年来想见而见不到的男人,悲喜交集之情已非言语所能形容。

  学景和允惠站在人群当中,什么都没说,彼此凝视的眼睛已道出一个久经分离仍能坚定不移的爱情故事。在他们心中两人其实从没有分开过。在平壤举行过婚礼后,两人回到河内,与亲朋好友举行了喜气洋洋的婚宴。

  学景总认为,他和允惠的爱情美如天赐:“那么美的事必有实现的一天。”

  学景义无反顾地坚持、不屈不挠的付出,正好为他自己的话写下了最佳注脚:“任何人都有权利去追求他的纯洁爱情,而我只不过是尽力去争取这种权利罢了。” (完)

相识三十一年后,两人终成眷属。

接下来,他们就如童话故事说的,“从此以后,就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吗?

如果夫妻俩还健在,现在他们已经结婚将近六年。婚礼之后,他们的爱情发生了什么变化?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爱情的火还在燃烧,或是爱的激情已经熄灭?我们不知道。

有人说:“结婚是爱情的坟墓。”有人说:“出嫁是一次赌博。”又有人说:“早知道这样就不结婚了!”你怎么说?请你先读下文:

 

出嫁是一次赌博

(作者:陈丹燕,取自《青年文摘》2006年7月)


    面对婚姻,每个女孩子在这时都有一个小声音在心里固执地发问。

    这也是女孩子在“你愿意嫁给我吗?”这样的问题面前常常什么也不说的原因。她那觉得甜蜜的心里,还有一个如蚁的声音在提醒着自己:“现在嫁给这个人是不是对?”

    但这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世界上有谁能知道将来呢?

    你现在很爱你的男朋友,你们是真的相爱,可是不知道将来是不是也这样,仔细而冷静地想一想,你会发现你大概不能保证自己会一生爱这个人,也不能保证他一生都爱你。

    那么,要不要嫁给他?这变成了重要的问题,反复疑问。

    在这个阶段,你常常会变得憔悴了,怎么能不憔悴呢?这是生活给你的第一个重大问题。要你在20岁的时候,就要为自己的一生幸福做出保证。

    但你永远不能在20岁的时候就得到答案。

    世界上没人知道你是不是应该嫁给这个现在你爱的人。

    在这个阶段,你开始想要找婚姻的书来看,想要找那些比你年长的,你所信任的,而且婚姻幸福的女子深谈,总之,你想要找一些坐标,帮助你来判断。然后,发现原来许多女子都是在不甚了了的时候结的婚,她们像夏天浅绿色的小虫子一样,对着明亮的灯光一头撞过去,一点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去干什么。

    当然,你也会得到许多有益的忠告,它们从过来人的故事里冉冉升起来,让你知道某一些真相。

    爱情像火,哪怕它燃烧得再厉害,也有熄灭的一天,而那一天也绝对不是在你70岁以后才到来,它会早得多。当你和你爱的人朝夕相处以后,爱的激情就会安静下来,成为一种温柔的感情,那时候,你才会知道能不能和你的丈夫真正在一起过一辈子。那时候你们在一起,互相关心,就像是关心自己;互相爱护,就像是爱自己。而不再像从前,关心和爱,全都是激情奉献。那时候,有时你觉得你的丈夫是你的父亲,或者你的兄弟、朋友,只有一些时候才是你的情人。那时你和他血肉相连,但是,爱情已经被亲情代替了。

    这时你会感到失望,因为活生生的爱情没有了。可你也会感到幸福,因为你们有了亲情,温柔而坚固的感情。

    可这要等许多年方能看出来,要等爱情没有了以后才能看出来,你的那个他,是血肉相连了,还是成为陌路。

    但促使你嫁给他的,却是心里的那份爱情。

    一份热烈燃烧,但终是要消失的感情。如果你不做,你过不了日子,可你做了,是用自己一生中最美的时光在赌博,这是真正在用青春赌明天。忠告让你明白自己的处境,那就是你必须在只有几分把握的时候就做些什么。你必须要做,要不然你过不去“现在”。

    这时候,被两难问题逼得没有办法,可爱情在燃烧,它使你必须做点什么。于是,在另一个寒冷的夜晚,走回到我家院门前的最后一盏路灯下,冬天的梧桐树枝上悬着褐色的悬铃,在黄色的灯光里微微晃动,这样的情形,在一个人看来是孤独,而在两个人看来则是温情。我闻着他身上的气味,那是我已经非常熟悉了的气味,说:“对,我想要嫁给你。”那时,我心里想:我嫁给你,要是不行,可以离婚。是最后四个字给了我一条退路,所以我敢说出一个“对”。

    但我觉得这样的想法很不吉利,所以我从来不敢将它说出来,我怕它会真的成为现实。

    这样过去了许多年,这一年,我的女儿8岁了,有一天黄昏,她问我是不是有一天,等她长大了也要结婚。我说:“这是一定的,你怎么能不结婚呢?”

    她很担心地说:“要是我嫁给一个坏人怎么办?”

    我说:“你一定要好好地看清楚了再结婚。”那时我想起了自己,怎么能把一个人完全看清楚呢?一个人连自己都无法完全认识清楚

    她说:“要是我们在没结婚的时候他很好,到了以后他就变坏了呢?”

    这是经常发生的事,也是每个人都很担心发生的事。

    “那你要看是不是他还会变好。”我说。其实,两个人一起生活,许多事不能分:“好”与“不好”而是“合适”与“不合适”。

    “要是不能好了呢?”她问。

    “那么一分钟也不要停,就去离婚。”我说,“结婚这件事,有一点很好的地方,就是万一真的出了大问题,还可以离婚。”

    “真的?然后看到一个真正好的人,就再结婚? ”

    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拍拍自己的心,说:“那就好。”(完)

 

2。 男女相爱,过程最美,轰轰烈烈,痴爱缠绵,但再美也像一出短剧,一会儿就演完了。婚姻就像连续剧,再不好看都得延续。他是丈夫,她是妻子,他们是戏中男女主角,戏要怎样演全看他们俩。当然,他们要听从导演的指示。所以,接下来,我们先要看世上的“专家导演”怎样指示,然后再看“圣灵导演”有什么话说。

 

默想:

有人问我:

我有关于婚姻的问题想问您。现在有很多人都在很盲目的状态下或不是真正了解的状态下就结婚了,也酿造了不少悲剧。圣经里说:“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神会为信徒预备最好的那一位做他的一生伴侣,但是很多人婚前都不认识神,也难以真正寻觅到主为他们准备的终身伴侣,也有很多人陷入婚姻的痛苦中,婚姻问题是各种各样。有些弟兄或姐妹在离婚后归主,是不是真的还是在罪中呢?有些姐妹在离婚后在主内找着自己的另一半,真的很幸福。有的牧师会说离婚会波级三代,是不是做为一个信徒,再痛苦的婚姻都必须维持呢?我们相信神不会给我们所经受不住的试炼,我们相信神的恩典够我们用的,可是有些弟兄或姐妹在这个问题里极其痛苦,甚至严重波及信心。

有一位弟兄,老婆两次出轨,要与他离婚,并离家与自己的情人远走,他当时非常痛苦,经过半年的时间,他决定分开,可这时他老婆已不愿意,又要回来,还几度自杀威协,两年过去了,他们貌和神离,同屋不同居,双方伤害都极深。弟兄非常想结束这段婚姻,但也怕违背神的意愿。

还有一位姐妹,爱人是佛教徒,姐妹很爱主,其丈夫却是一个深信佛的人,受过灌顶,而且是个画家,画的内容都与佛教有关。虽然圣经里说,丈夫因着妻子的信就信了,但是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姐妹在家如坐针毡,每次聚会都会痛哭,问牧师可不可以离婚,牧师只能告诉她自己好好祷告。

我想知道,那世俗的婚姻是人与神的约定吗?我们相信在神里的婚姻的甜美,我们相信神配合的人不可分开。世俗的婚姻是神配合的吗?他们的痛苦是他们必须承受的吗?还是神借着一切的痛苦有他的美意?还是可以让他们真正的归主,安静在主的里面?我不是在给离婚找借口,只是很担忧这个问题。我们愿意真正拥有一份在神祝福下的婚姻,我们也愿意与之相携一生,我们也愿意相信,神会治愈一切的伤害,神会调节任何不堪的婚姻。

我回复:

很久很久以前。。“耶和华上帝说:‘那人独居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耶和华上帝用土所造成的野地各样走兽,和空中各样飞鸟都带到那人面前,看他叫什么。那人怎样叫各样的活物,那就是它的名字。那人便给一切牲畜和空中飞鸟、野地走兽都起了名,只是那人没有遇见配偶帮助他。耶和华上帝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上帝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当时夫妻二人赤身露体,并不羞耻。”(创二:18 - 25)上帝在创造人的时候,就为人设计了这个婚姻的蓝图。除了蓝图,他也教导我们基督徒夫妻相处之道(弗五:22 - 33)。按这蓝图行,并恪守相处之道,夫妻必然蒙上帝赐福,过一生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不按蓝图行的,以为自己比上帝更聪明的,上帝就任凭他们逞着心里的情欲去做,不管是同性恋、独身、淫乱、离婚、重婚、包二奶、婚前性行为。。。结局就是陷入婚姻的痛苦中,很多以悲剧收场。

不要因为一些人不按蓝图行,或一些外邦人不懂得基督徒夫妻相处之道,却似乎也过着羡煞人的家庭生活而迷惘,圣经不是告诉我们“。。恶人和狂傲人享平安。。他们死的时候没有疼痛,他们的力气却也壮实。他们不象别人受苦,也不象别人遭灾。。他们所得的过于心里所想的。。。他们既是常享安逸,财宝便加增。。。 ”(诗七十三:3 - 12)所以,我们看到他们婚姻“美满”,又何必大惊小怪?

我以前曾经说过,现在仍然这样说:“你怎样付出时间和精力去追求学问和建立一番事业,你就要付出同样的时间和精力去寻找你的另一半。若是能够,寻找这另一半比学问和事业还来的重要。有了这另一半,其他的上帝都会加给你!”我不敢说这是圣灵说的话,但有耳的,还是听听吧。

过去我在《圣经课程》和《疑难解答》栏都曾讨论婚姻的问题。现在我把它们抄录下来,有些跟你的问题相似,有些则是困扰别人的问题,我都一并放在这里,供大家参考。。。(以下从略)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