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以斯拉记》 - 被掳、归回、重建(一)

第十四课 - 建殿工程受拦阻(一)

经文:拉四:1 - 5

主旨:

重建圣殿是上帝的工作。魔鬼撒但想要利用那些被称为“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就是那些与以色列的余民通婚,居住在撒玛利亚的亚述人,在原来是耶和华“应许立为他(你)名的居所”(王上八:29),建立撒但有份,用不洁净的砖石器皿,不伦不类的“圣殿”,向世界夸耀。

感谢赞美主,上帝的仆人所罗巴伯、耶书亚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长有敏锐的属灵洞见,能分辨“敌人”要参与建造,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因为他们晓得魔鬼的诡计,所以坚定拒绝他们,说:“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协力建造。”

即使是上帝命定的工作,合乎上帝的旨意,上帝还会允许魔鬼撒但来阻扰。“敌人”软硬兼施用各种手段来攻击、吓唬和扰乱犹太民,“使他们的手发软。”甚至还用钱财贿赂高官,“贿买谋士,要败坏他们的谋算。”除了这些软硬兼施的阻扰,从下文(拉四:6 - 24)我们还要看到他们向波斯王上本奏告。。。

其实,在一帆风顺的时候,魔鬼似乎对你的工作没有一点拦阻的“兴趣”,你就要来到上帝面前,问他是否这工作不合乎他的旨意。“兴盛神学”是魔鬼的“神学”,我们千万要谨慎,不要落入它的圈套!
 

1。拉四:1 - 5  “1犹大(Judah)和便雅悯(Benjamin)的敌人,听说被掳归回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2就去见所罗巴伯(Zerubbabel)和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上帝,与你们一样。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 king of Assur)带我们上这地以来,我们常祭祀上帝。’3但所罗巴伯(Zerubbabel)、耶书亚(Jeshua)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我们建造上帝的殿与你们无干,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协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鲁士(Cyrus the king of Persia,或古列 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所吩咐的。’4那地的民就在犹大人建造的时候,使他们的手发软,扰乱他们。5从波斯王塞鲁士年间,直到波斯王大利乌(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公元前522-前486年))登基的时候,贿买谋士,要败坏他们的谋算。”

《新译本》:1犹大和便雅悯的敌人听见被掳回来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重建圣殿,2就前来见所罗巴伯和众族长,对他们说:“请让我们与你们一起建造吧!因为我们也像你们那样寻求你们的上帝。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把我们带上这里的日子以来,我们一直向他献祭。”3但所罗巴伯、耶书亚和以色列其余的族长对他们说:“你们不能与我们一同建筑上帝的殿,因为波斯王古列王吩咐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建殿。”4于是那地方的居民使犹大人的手发软,惊扰他们的建筑工程。5又在波斯王古列的日子,直到波斯王大利乌在位的时候,常常贿买参谋,来敌对犹大人,要破坏他们的建殿计划。

KJV:1 Now when the adversaries of Judah and Benjamin heard that the children of the captivity builded the temple unto the LORD God of Israel; 2 Then they came to Zerubbabel, and to the chief of the fathers, and said unto them, Let us build with you: for we seek your God, as ye do; and we do sacrifice unto him since the days of Esar-haddon king of Assur, which brought us up hither. 3 But Zerubbabel, and Jeshua, and the rest of the chief of the fathers of Israel, said unto them, Ye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us to build an house unto our God; but we ourselves together will build unto the LORD God of Israel, as king Cyrus the king of Persia hath commanded us. 4 Then the people of the land weakened the hands of the people of Judah, and troubled them in building, 5 And hired counsellors against them, to frustrate their purpose, all the days of Cyrus king of Persia, even until the reign of Darius king of Persia.

ESV:1Now when the adversaries of Judah and Benjamin heard that the returned exiles were building a temple to the Lord, the God of Israel, 2 they approached Zerubbabel and the heads of fathers' houses and said to them, “Let us build with you, for we worship your God as you do, and we have been sacrificing to him ever since the days of Esarhaddon king of Assyria who brought us here.” 3 But Zerubbabel, Jeshua, and the rest of the heads of fathers' houses in Israel said to them, “You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us in building a house to our God; but we alone will build to the Lord, the God of Israel, as King Cyrus the king of Persia has commanded us.” 4 Then the people of the land discouraged the people of Judah and made them afraid to build  5 and bribed counselors against them to frustrate their purpose, all the days of Cyrus king of Persia, even until the reign of Darius king of Persia.


“1犹大(Judah)和便雅悯(Benjamin)的敌人,听说被掳归回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2就去见所罗巴伯(Zerubbabel)和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上帝,与你们一样。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 king of Assur)带我们上这地以来,我们常祭祀上帝。’” --  这些所谓“犹大(Judah)和便雅悯(Benjamin)的敌人”究竟是什么人?“自从亚述王以撒哈顿(Esar-haddon king of Assur)带我们上这地以来。。”给了我们答案。这位亚述王是谁?请参《列王纪上(二)第四课》。他在位的时候是 681–669 BC,当时北国早已被灭(721BC),南国犹大王是玛拿西(Manasseh 687/686-642BC,王下二十一:1)。以撒哈顿是《列王纪》最后提到的那位亚述王(王下十九:37)。即位后他做了两件“好事”:

一、重建了被亚述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和西拿基立(Sennacherib,705-681BC)所毁和亵渎的巴比伦;

二、发粮救济饱受战乱的饥民,在充满野蛮记载的亚述历史上,他算是一位相当文明的君王。

从 674BC,他发兵与埃及法老争战,671BC 攻取孟斐斯(Memphis),自称埃及的王,但不久埃及又反叛,669BC 在往埃及的路上突然身亡。儿子亚述巴尼拔(Ashurbanipal,668-626BC?)继位,在以斯拉书 (Ezra)四章10节,他被称为“亚斯那巴”(Asnapper)。

这些犹大(Judah)和便雅悯(Benjamin)的敌人说以撒哈顿(Esar-haddon king of Assur)带他们上这地。

但在王下十七:24-28 那里说的亚述王是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他在灭了北国以色列后,将一些人迁移至撒玛利亚:

24亚述王从巴比伦(Babylon)、古他(Cuthah)、亚瓦(Ava)、哈马(Hamath),和西法瓦音(Sepharvaim)迁移人来,安置在撒玛利亚(Samaria)的城邑,代替以色列人,他们就得了撒玛利亚,住在其中
25他们才住那里的时候,不敬畏耶和华,所以耶和华叫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了些人。
26有人告诉亚述王说:“你所迁移安置在撒玛利亚各城的那些民,不知道那地之神的规矩,所以那神叫狮子进入他们中间,咬死他们。”
27亚述王就吩咐说:“叫所掳来的祭司回去一个,使他住在那里,将那地之神的规矩指教那些民。”
28于是有一个从撒玛利亚掳去的祭司回来,住在伯特利(Bethel),指教他们怎样敬畏耶和华。

这些是什么地方?(看下图)

巴比伦(Babylon) - 当时是亚述的一个地区,位于两河流域的南部。

古他(Cuthah) - 位于巴比伦城之北约 15公里,是古代一个很重要的城市,可能曾是苏美王朝的首都,比巴比伦城建立得更早,有两条河流流经,是一商业重镇。

亚瓦(Ava) - 位置不明,可能在哈马和大马色之间某处。

哈马(Hamath) - 位于大马色城的北方约 180 公里。

西法瓦音(Sepharvaim)- 位置不明,可能在哈马和大马色之间某处。


虽然撒珥根二世(Sargon II,722-705BC )之后,《列王纪》没有记载以撒哈顿(Esarhaddon,681–669 BC)或其他亚述王将人迁移至撒玛利亚,但从这里拉四:2 ,我们相信还是有的。

这些人并不认识耶和华,这是毋庸置疑的。王下十七:24-28 告诉我们,他们怎么从不认识上帝变成“常祭祀上帝”,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敬畏耶和华,乃是怕被狮子咬死!他们从谁那里学习拜神呢? 是一个从撒玛利亚掳去的祭司,回来后,住在伯特利(Bethel),指教他们怎样敬畏耶和华(王下十七:28)这个祭司的资格是很受质疑的,因为我们知道王国分裂后,耶罗波安(Jeroboam 931/930-911/910BC)倚靠自己的聪明,用自己的方法巩固政权,结果把整个以色列引入离经背道之途,叫百姓陷在罪里,万劫不复。我在这里引用王上十二:25-33 的那段经文,大家一看就明白了:

 “25耶罗波安(Jeroboam)在以法莲山地(mount Ephraim)建筑示剑(Shechem),就住在其中。又从示剑出去,建筑毗努伊勒(Penuel)。26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大卫家。27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Rehoboam),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28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对众民说:‘以色列人哪,你们上耶路撒冷去实在是难,这就是领你们出埃及地的神。’29他就把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Bethel),一只安在但(Dan)。30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31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Levi)的凡民立为祭司。32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又将立为邱坛的祭司安置在伯特利。33他在八月十五日,就是他私自所定的月日,为以色列人立作节期的日子,在伯特利上坛烧香。”

现在那位回来教导不认识耶和华的外邦人的“祭司”,就是过去在撒玛利亚,住在伯特利的,有这样的背景,你说他的资格是不是应当质疑?

难怪他教出来的“学生”都成为被掳回来的犹大人的“敌人”!

《以斯拉记》和《尼希米记》还记载了一些他们的名字,如:

拉四:7-11

7亚达薛西年间((Artaxerxes I,465BC-425BC,比施兰(Bishlam)、米特利达(Mithredath)、他别(Tabeel)和他们的同党,上本奏告波斯王亚达薛西,本章是用亚兰文字、亚兰方言;
8省长利宏(Rehum the chancellor)、书记伸帅(Shimshai the scribe)要控告耶路撒冷人,也上本奏告亚达薛西王。
9省长利宏、书记伸帅和同党的底拿人(Dinaites)、亚法萨提迦人(Apharsathchites)、他毘拉人(Tarpelites)、亚法撒人(Apharsites)、亚基卫人(Archevites)、巴比伦人(Babylonians)、书珊迦人(Susanchites)、底亥人(Dehavites)、以拦人(Elamites),
10和尊大的亚斯那巴(Asnapper)所迁移、安置在撒玛利亚城(Samaria)并大河西(on this side the river)一带地方的人等,
11上奏亚达薛西王说:“河西的臣民云云。

拉五:3-6

3当时,河西的总督达乃(Tatnai)和示他波斯乃(Shethar-boznai),并他们的同党来问说:“谁降旨让你们建造这殿,修成这墙呢?”
4我们便告诉他们,建造这殿的人叫什么名字。
5上帝的眼目看顾犹大的长老,以致总督等没有叫他们停工,直到这事奏告大利乌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 or Darius the Great,522BC-486BC),得着他的回谕。
6河西的总督达乃和示他波斯乃,并他们的同党,就是住河西的亚法萨迦人(Apharsachites),上本奏告大利乌王。

尼二:19

19但和伦人参巴拉(Sanballat),并为奴的亚扪人多比雅(Tobiah)和阿拉伯人基善(Geshem the Arabian)听见就嗤笑我们,藐视我们说:“你们做什么呢?要背叛王吗?”

尼六:1-19

1参巴拉(Sanballat)、多比雅(Tobiah)、阿拉伯人基善(Geshem the Arabian)和我们其余的仇敌,听见我已经修完了城墙,其中没有破裂之处(那时我还没有安门扇)。
2参巴拉和基善就打发人来见我说:“请你来,我们在阿挪平原(in the plain of Ono)的一个村庄相会。”他们却想害我。
3于是,我差遣人去见他们说:“我现在办理大工,不能下去!焉能停工,下去见你们呢?”
4他们这样四次打发人来见我,我都如此回答他们。
5参巴拉第五次打发仆人来见我,手里拿着未封的信,
6信上写着说:“外邦人中有风声,迦施慕(Gashmu)(注:就是"基善",见2章19节)也说,你和犹大人谋反,修造城墙,你要作他们的王。
7你又派先知在耶路撒冷指着你宣讲说:‘在犹大有王。’现在这话必传与王知,所以请你来,与我们彼此商议。”
8我就差遣人去见他说:“你所说的这事,一概没有,是你心里捏造的。”
9他们都要使我们惧怕,意思说:“他们的手必软弱,以致工作不能成就。”“上帝啊,求你坚固我的手。”
10我到了米希大别的孙子、第来雅的儿子示玛雅(Shemaiah the son of Delaiah the son of Mehetabeel)家里。那时,他闭门不出。他说:“我们不如在上帝的殿里会面,将殿门关锁,因为他们要来杀你,就是夜里来杀你。”
11我说:“象我这样的人,岂要逃跑呢?象我这样的人,岂能进入殿里保全生命呢?我不进去!”
12我看明上帝没有差遣他,是他自己说这话攻击我,是多比雅和参巴拉贿买了他。
13贿买他的缘故,是要叫我惧怕,依从他犯罪,他们好传扬恶言毁谤我。
14我的上帝啊!多比雅、参巴拉、女先知挪亚底(Noadiah)和其余的先知,要叫我惧怕,求你记念他们所行的这些事。
15以禄月二十五日,城墙修完了,共修了五十二天。
16我们一切仇敌,四围的外邦人,听见了便惧怕,愁眉不展,因为见这工作完成,是出乎我们的上帝。
17在那些日子,犹大的贵冑屡次寄信与多比雅,多比雅也来信与他们。
18在犹大有许多人与多比雅结盟,因他是亚拉(Arah)的儿子、示迦尼(Shechaniah)的女婿,并且他的儿子约哈难(Johanan)娶了比利迦(Berechiah)儿子米书兰(Meshullam)的女儿为妻。
19他们常在我面前说多比雅的善行,也将我的话传与他。多比雅又常寄信来,要叫我惧怕。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 - 条目版》提供了一些撒玛利亚人所敬奉之神和其宗教的资料:

撒玛利亚人(Samaritans)

分裂出来的一神论信仰群体,在神学观念上与犹太人相近。这群体居住在犹太以北和加利利以南的地方,与他们的犹太人邻居处于敌对的紧张状态。耶稣对这群被他人轻视的群众所持的态度,与该时代的人大相径庭。


教派的起源


倘若要确定撒玛利亚人的教派在何时兴起,以及最终在何时与犹太教割裂,那实在很困难。旧约认为撒玛利亚人的教派是源于外地的殖民,他们对神的敬拜只是虚饰的偶像崇拜。根据列王纪下十七章,撒玛利亚人的教派,是自主前722年以色列人被亚述人击败后,随着种族的互迁而产生的。亚述王将以色列人从该地迁离,再将从巴比伦、古他和其他不同国家被征服的民族迁移安置进去(第24节)。

撒玛利亚人对他们的起源提出相当不同的解释。他们自称祖籍是犹太人的以法莲和玛拿西支派(参约四:12),并认为主前722年以色列人被亚述人俘掳,不是指全部的以色列人,他们也不是永久被掳。对于撒玛利亚人与犹太人彼此间互相敌视,撒玛利亚人认为是犹太人背弃信仰,又在以利的时代,建立异端的圣所,而不留守基利心山上唯一的圣地,这些均是以色列人的罪。因此,从宗族和敬拜上看来,撒玛利亚人视自己是真以色列人。

从亚述人在这时期的记载,人口迁徙确实出现于北国,但显然并没有实行彻底的放逐(参代下三十四:9)。这暗示了两件事情:首先,本土的以色列余民没有被掳;其次,虽然在同化的初期,信仰混合主义无疑存在,但本土的居民逐渐赢取了被掳的外邦人的归信。


撒玛利亚人和犹太人的关系


居于基利心山北部(撒玛利亚人的圣山)、示剑和撒玛利亚境的撒玛利亚人,与在犹大和后来加利利地的犹太居民之间的历史关系,仍是极不稳定的。昔日南北两国之间的紧张形势,随着波斯统治者古列敕令被掳者返回耶路撒冷而再次复燃起来(约主前538)。当时整个南部地区是由来自北方撒玛利亚的参巴拉所管治,参巴拉是在波斯权力下的一个巴勒斯坦土生统治者。那些归回耶路撒冷的被掳者,尤其是那些要重建耶路撒冷圣殿的,明显地威胁着参巴拉在北方的权力(拉四:7-24;尼四:1-9)。

最初,敌对是出于政治动机,但其后,或许是在主前四世纪(接近波斯统治的晚期或希腊统治的早期),敌方在基利心山上建造一座庙宇;于是政治的动机演变成宗教的动机。约在这时期,犹太人对撒玛利亚人的敌视,可从《传道经》五十章25、26节看出来(大约写于主前200)。书中对撒玛利亚人的尊重排在以东人和非利士人之下,撤玛利亚人还被称为「愚蠢的人」(参《利未遗训》七2)。

犹太人轻视撒玛利亚人,是因他们没有抗拒安提阿古四世在该地提倡希腊化崇拜的活动(约主前167)。当部分犹太群体反对将耶路撒冷圣殿改变成丢斯神庙(《马加比一书》一:62-64),以及最终引致马加比叛变时(二:42、43),有些资料显示撒玛利亚人没有参与其中(参六:2)。

犹太人受哈斯摩宁统治的短暂独立期内,犹太统治者许尔堪进攻示剑和撒玛利亚,占领并毁灭了撒玛利亚人建于基利心山上的殿宇(约主前128),遂使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的关系极度恶劣。

在大希律统治下,虽然撒玛利亚人与居于犹大和加利利的犹太人之间仍存有敌意,但撒玛利亚人的遭遇有了改善。由于他们坚持耶路撒冷圣殿不该是崇拜的中心所在,又被耶路撒冷的权贵禁进内院,于是约在主后6年,一群撒玛利亚人在逾越节期间将人骨散布在圣殿门廊和圣所内,为要亵渎耶路撒冷圣殿。加利利的犹太人前往耶路撒冷参加不同的节期,若途经撒玛利亚,常遭到敌视(路九:51-53)。约于主后52年,一群加利利的犹太朝圣者,曾在撒玛利亚被屠杀。

这种敌视态度在耶稣时代仍然持续。双方人均禁止对方进入自己的敬拜中心,即耶路撤冷圣殿和在基利心山上的撒玛利亚圣殿。例如,撒玛利亚人被禁止进入圣殿的内院,而他们所献的祭物只当作外邦人的献祭。甶此看来,虽说撒玛利亚人可视为「分裂出来的」,但实际上,他们只受到如同外邦人般的对待。因此,双方之间一切嫁娶都是禁绝的,连彼此的交往也受到很大的约束(约四:9)。在这种壁垒森严的情况下,两个群体之间有任何不友善的接触都不足为奇。 「撒玛利亚人」一词是犹太人口中一个蔑视的字眼 (约八:48)。一些文士甚至连这个字眼也不肯说(参路十:37中似乎委婉的说法)。门徒对撒玛利亚人拒绝接待耶稣的反应(路九:51-55)是表现当时犹太人厌恶撒玛利亚人的一个好例子。

虽然很少证据显示撒玛利亚人对犹太人亦持类似的态度,但我们可假设这情况是存在的。因此,在路加福音九章51-55节中,撒玛利亚人拒绝接待那些「面向耶路撒冷去」的犹太人,就不足为怪了。
 

撒玛利亚人的信仰


撒玛利亚人的主要信仰,显示出与犹太教主流息息相关,但彼此同时亦有明显的分歧。两者同样强烈持守一神信仰,相信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神。然而他们根据撒玛利亚经文中几段与申命记和出埃及记分歧的篇章,高举位于北方的基利心山才是唯一的献祭圣地。基利心山看为亚伯第一个祭坛的所在地(创四:4)、挪亚在洪水过后献祭的地方(创八:20)、亚伯拉罕和麦基洗德相会之处(创十四:18)、以撒原被献为燔祭之地(创二十二),还有其他很多与此地有关连的事情。

撒玛利亚人只相信圣经首5卷(五经)是透过神的默示而写成的,并单单依归这些经卷,作为他们的教义和实践规范。这样狭窄的内容不单决定了撒玛利亚人的神学取向,更进一步把他们与当代犹太思想分别出来。举例说,摩西在撒玛利亚人的思想中,比在犹太教的地位更显赫。他不只被视为先知之首,在撒玛利亚人后期的思想中,更被描述为最蒙拣选的人,早在创造之先已存在,替以色列向神代求,且成为「世界之光」。撒玛利亚人神学中对弥赛亚的盼望,也反映这偏狭的思想。他们并不期待一位弥赛亚会从大卫家兴起,因为在五经中找不到这样的证据。撒玛利亚人宁愿根据申命记十八章15-18节,等待一位「像摩西的先知」。这位期待中的先知也被指为「他哈」,即「复兴者」,他将会在末后的日子中,在基利心山上恢复真正的祭祀敬拜,并带领异教徒往该处敬拜。

他们宣称基利心山的超越性,明显地使这群体在神学上和文化上与他们的犹太邻居不同。  (完)

 

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 (圣经考古评论 - 双月刊)也提供很多撒玛利亚和撒玛利亚人的资料,其中两篇的链接在这里 : http://members.bib-arch.org/search.asp?PubID=BSBR&Volume=7&Issue=5&ArticleID=11&UserID=0&  (The Samaritans - A Jewish offshoot or a pagan cult? By Reinhard Pummer ,BR 7:05, Oct 1991 )和  http://members.bib-arch.org/search.asp?PubID=BSBKEA&Volume=0&Issue=0&ArticleID=58&UserID=0&  (Gerizim, Mount )都是英文资料,没有中文翻译。

基利心山上的撒玛利亚殿?(图一)

Site of the Samaritan Temple? After the Byzantine emperor Zeno drove the Samaritans off of Mt. Gerizim in 486 C.E., he built an octagonal church in honor of Mary Theotokos (Jesus’ mother; “Theotokos,” Greek for “God-bearer,” was an honorary title for Mary). The Samaritans struck back, destroying the church, but the Byzantine emperor Justinian I rebuilt and fortified the church in about 530. It was finally destroyed by the Arabs during their conquest in the seventh century. The Theotokos church ruins, seen here, may also conceal the remains of the Samaritan temple, according to the church’s most recent excavator, Yitzhak Magen. The Samaritan equivalent of the Jewish Temple in Jerusalem once stood on Mt. Gerizim, but it was destroyed near the end of the second century B.C.E. by John Hyrcanus, the Jewish ruler of Judea, and the question of its even speculate that there never was a Samaritan temple on Mt. Gerizim.

基利心山上的撒玛利亚殿?(图二)


“1犹大(Judah)和便雅悯(Benjamin)的敌人,听说被掳归回的人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建造殿宇,2就去见所罗巴伯(Zerubbabel)和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请容我们与你们一同建造,因为我们寻求你们的上帝,与你们一样。。。” --  “敌人”要参与建造,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是很难分辨。可以肯定的是,所罗巴伯(Zerubbabel)和耶书亚(Jeshua)以及其余以色列的族长,都清楚知道这些人的宗教背景,他们想参与圣殿的重建工程,是为了以后也可以在这里祭祀,不会被视为外邦人。不过这样的说法比较肤浅。若用属灵的眼光来看,魔鬼撒但是在背后操作,利用这些人在原来是耶和华“应许立为他(你)名的居所”(王上八:29),建立撒但有份,用不洁净的砖石器皿,不伦不类的“圣殿”,向世界夸耀。

今天魔鬼撒但仍然在一些地方故技重施,利用无神论共产党政府出资建立宏伟壮观的教堂,美其名是“宗教自由”,实质上,“对教会和其他信仰群体来说,中国统战政策的焦点是要体现对官方所谓爱国教会的扶持,其目的是为了控制。对非注册、非官方教会就实行孤立、打压的政策。政府资助建教堂,就体现出中国政教关系非常混乱、可笑的局面。一个无神论共产党政府怎能出资去建教堂?这里的统战意味就非常明显,目的是为了建一个‘窗口’教会。”(节录自一份有关宗教自由的报告)

 

整体建筑面积达近4000平米的天津河东区圣心天主教堂
教堂的牧师在新建的教堂外接受采访,
称感谢当局斥资1900万元兴建该教堂。 (法新社图片)


“3但所罗巴伯(Zerubbabel)、耶书亚(Jeshua)和其余以色列的族长对他们说:‘我们建造上帝的殿与你们无干,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协力建造,是照波斯王塞鲁士(Cyrus the king of Persia,或古列 Cyrus II,公元前559年-前529年)所吩咐的。’4那地的民就在犹大人建造的时候,使他们的手发软,扰乱他们。5从波斯王塞鲁士年间,直到波斯王大利乌(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公元前522-前486年))登基的时候,贿买谋士,要败坏他们的谋算。” -- 

“我们建造上帝的殿与你们无干。。” --  感谢赞美主,上帝的仆人有敏锐的属灵洞见,能分辨“敌人”要参与建造,究竟是真心还是假意,因为他们晓得魔鬼的诡计,正如保罗说的,“免得撒但趁着机会胜过我们,因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诡计。”(林后二:11)“要穿带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弗六:11)

“那地的民就在犹大人建造的时候,使他们的手发软,扰乱他们。从波斯王塞鲁士年间,直到波斯王大利乌(Darius king of Persia 或大流士一世 Darius I,公元前522-前486年)登基的时候,贿买谋士,要败坏他们的谋算。” --  “敌人”的真面目终于显露了。软的诡计不行,现在就用硬的手段来攻击、吓唬和扰乱犹太民,“使他们的手发软。”甚至还用钱财贿赂高官,“贿买谋士,要败坏他们的谋算。”除了这些软硬兼施的阻扰,从下文(拉四:6 - 24)我们还要看到他们向波斯王上本奏告。。。


即使是上帝命定的工作,合乎上帝的旨意,上帝还会允许魔鬼撒但来阻扰。其实,在一帆风顺的时候,魔鬼似乎对你的工作没有一点拦阻的“兴趣”,你就要来到上帝面前,问他是否这工作不合乎他的旨意。八福中没有一福是说凡一帆风顺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而是“虚心的人有福了。。哀恸的人有福了。。温柔的人有福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怜恤人的人有福了。。清心的人有福了。。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太五:3-11)我们还是记住保罗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要穿带上帝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所以,要拿起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好在磨难的日子抵挡仇敌,并且成就了一切,还能站立得住。”(弗六:10-13)“兴盛神学”是魔鬼的“神学”,我们千万要谨慎,不要落入它的圈套!

 

下一课,我要和大家查考拉四:6 - 24,“敌人”怎样向波斯诸王上本奏告,拦阻犹大人重建圣殿。(这也是一个圣经难题)


默想:

惟有他


    新加坡一个基督教青年福音机构得知当地赛马会有意捐献一大笔金钱来赞助该机构的事工。的确,这笔钱对他们的事工很有帮助,但那所机构一直反对赌博。现在他们得决定是否接受赛马会的捐款,而这笔钱却是从赌博得来的收益。当然,接受捐款就是违背了他们对上帝的承诺。

    所罗巴伯、约书亚以及以色列的族长也曾面对类似的两难境况。与以色列的余民通婚的亚述人,想要帮助以色列人重建圣殿。后来这群人被称为撒马利亚人,是以色列人的敌人(以斯拉记4章1节)。所罗巴伯的回应十分坚决,他说:「我们自己为耶和华以色列的上帝协力建造。」为什么要这么排外呢?从列王纪下17章33 节,我们知道这些愿意帮助的人「他们又惧怕耶和华,又侍奉自己的神。」

    我们必须经常谨记第一条诫命:「除了我以外,你不可有别的神」(出埃及记20章3节)。虽然主可通过非信徒完成他的旨意,但我们绝不可在对他忠诚的事情上妥协。我们必须借着言语和行为,表明我们敬拜他、并且单单敬拜他。

我心存有至爱偶像,

占据你宝座,

恳求救主助我拆毁,

使我独敬拜主。

敬拜上帝的方式有许多种,

但所敬拜的真神只有一位。

(取自《灵命日粮》2004年1月11日,作者:Albert Lee)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