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00087_.gif (341 bytes)返回课程纲要

《希伯来书》 - 坚守主道,忍耐到底

第二十二课 - 劝勉与警戒(三B)- 不要离弃基督(一)

分享家:Addthis中文版

经文:来六:4 - 12

主旨:

“牧者”劝勉会众之后(来五:11-六:3),他立刻改变语气,严厉地警戒他们,说:“如果你们离弃基督的道理,结局就是焚烧。”我先请大家看唐崇荣牧师在台北查经讲座对来六:4-6 的讲解。
 

1。来六:4 - 8  “4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5并尝过上帝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6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上帝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7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生长菜蔬,合乎耕种的人用,就从上帝得福;8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

《新译本》:4因为那些曾经蒙了光照,尝过属天的恩赐的滋味,与圣灵有分,5并且尝过上帝美善的道和来世的权能的人,6如果偏离了正道,就不可能再使他们重新悔改了。因为他们亲自把上帝的儿子再钉在十字架上,公然羞辱他。7这就像一块地,吸收了常常下在它上面的雨水,如果长出对种植的人有用的菜蔬,就从上帝那里得福。8但如果这块地长出荆棘和蒺藜来,就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

KJV:4 For it is impossible for those who were once enlightened, and have tasted of the heavenly gift, and were made partakers of the Holy Ghost, 5 And have tasted the good word of God, and the powers of the world to come, 6 If they shall fall away, to renew them again unto repentance; seeing they crucify to themselves the Son of God afresh, and put him to an open shame. 7 For the earth which drinketh in the rain that cometh oft upon it, and bringeth forth herbs meet for them by whom it is dressed, receiveth blessing from God: 8 But that which beareth thorns and briers is rejected, and is nigh unto cursing; whose end is to be burned.

还记得上一课所查考的经文吗?(来五:11- 六:3)《希伯来书》的“牧者”说耶稣基督是“蒙上帝照着麦基洗德的等次称他为大祭司”(来五:10)。当会众听到“麦基洗德”的名字时,他们似乎在“交头接耳”问“谁是麦基洗德”?“牧者”责备会众的不长进,领悟力迟钝,“本该作师傅,谁知还得有人将上帝圣言小学的开端另教导他们”。他把这些还在学基本教义的人比作“吃奶”,把那些灵命成熟,上教义进深班的人比作“吃干粮”。他还说:“凡只能吃奶的,都不熟练仁义的道理。。惟独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他们的心窍习练得通达,就能分辨好歹了。”最后,“牧者”劝勉会众“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上帝、各样洗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以及永远审判各等教训。”

虽然会众不长进,但“牧者”并没有舍弃他们,反而劝勉他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我盼望做牧师、传道和老师的,从这句话会得到启迪。不管讲台的信息,还是课室里的教导,都不能与会众/学员“同步”,连自己也被“拖慢”;一定要在他们之前,牵着他们向前走,这样他们才会长进。

在“牧者”劝勉之后,他立刻改变语气,警戒他们。这是《希伯来书》的第三个警戒(第一和第二个警戒分别在第十课十五/十六课)。他似乎在说:如果你们离弃基督的道理,结局就是焚烧。这里是否教导信徒有失去救恩的可能性?我在第十八课曾把达拉斯神学院创立者 Lewis Sperry Chafer(1871-1952,神学家)著《救恩要义》(蔡路义译)第十和第十一章(有关永远得救的保证),和倪柝声对《从恩典中坠落》这两篇信息抄录供大家参考。今天在没有查考这段经文之前,我要先把一个弟兄的问题和我的回复从留言簿转载至此供大家参考。下一课,我才和大家解释。

弟兄问:
 

钟老师:

您好!关于救恩是否会失去这个问题,我查考了圣经,又在网上查找了一些牧者的讲章资料,偶然间查到了康来昌牧师的罗马书的讲章,关于救恩的部分,摘录一点:

---------------------------------------------------------------------
很高兴今天能够来跟大家一起分享神的话,

今天要讲的题目是:与主相连。与主相连的另一面问题就是:我们会失去救恩吗?从罗马书第8章第31节开始看起,清楚的告诉我们在这个世上任何的东西都不能让我们与上帝的爱相隔绝,所以我们永远在上帝的恩典中。可是第8章之后,提到犹太人中大部分的人从当时到现在,都跟主的恩典隔绝了,而犹太人是上帝的儿女、上帝也拣选了他们,但事实上大部分的犹太人都不信主耶稣,都与上帝的恩典隔绝了。这似乎碰上神学的老问题:我们是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还是我们会从救恩中失落?我们被上帝拣选后,就永远稳当?还是我们要继续小心,免得失去了救恩?我觉得保罗在第9-11章都在谈这个问题,一方面他谈到犹太人救恩的问题,另一方面他也谈到我们每一个人会不会失去救恩。

这要从两方面来讲,在罗马书第9章有一些我们很难接受的信息,虽然上帝不会弃绝他所拣选的儿女,但是谁是他所拣选的儿女呢?是照上帝的拣选、应许及决定。若真是蒙上帝拣选的以色列人,就永远不会失落,这是照着上帝全能的旨意,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从神学上来看,上帝的旨意就是最高的权威,上帝决定谁得救与否,这是在万始以前所定的,都不会改变,这种上帝的 预定,是人所无法知道的,是圣经一面的真理。但是圣经另一面的真理是要我们靠着上帝的恩典,谨慎小心走完这一生的道路。换言之,从上帝来看,上帝预定了一切,一切都在 他不变的旨意当中;但是对人而言,一切都是未定的,可能会从救恩中失落。从旧约中可以看到,以色列人是上帝所拣选的,可是上帝透过圣经中的多处经文,不断的提醒以色列人,赶快悔改归向上帝,若是一直作恶,上帝最后会将 他的百姓弃绝,以色列也因此亡国了。这部分引起圣经学者不同的解释,一方面上帝跟以色列人立下永远坚定的约,一方面上帝却又将他的百姓丢弃了。这两部分都是真理,因为从上帝的 预定而言,属于上帝的人、被上帝所拣选的人,就永远不失落,但我们无法知道哪些人是被上帝所预定的,我们无法凭着人的任何作为,例如:好行为、血统、种族等等,来决定谁是否得救,这部分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这其实彰显出上帝的智慧和公义,上帝本来跟以色列人立约:我永远爱你们,就如耶利米书第29章说上帝跟我们立的约是永远的约,跟亚伯拉罕立的约是永远的约,这是指 预定永远得救的人,这是只有上帝知道的。但上帝的启示是,只要你愿意信靠他,你就在他里面。

所以弟兄姊妹们,让我们一方面相信上帝永恒的旨意,一方面照着圣经的教导,天天信靠他、跟随他。保罗在罗马书第8章13节说,我们若继续不断的体贴肉体,顺着肉体活着就必要死,若顺从罪、作罪的奴仆,就以致于死。在希伯来书也说:人蒙恩以后,若看轻上帝的救恩,故意的犯罪,就会失去救恩。另一方面,若有人离开主后,是否一定会失落呢?我们不知道。若有一天他又悔改了,我们相信只要悔改、回到主面前,总是会得救的。按照上帝所启示的话,我们任何时候回到主面前,主都能拯救到底。所以我们应该任何时候都回到主面前。。。
----------------------------------------------------------------------
 
康牧师的这个观点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康牧师一边承认了预定论,一边又说救恩会失去。一般我看到的是承认预定论的一定会坚持一次得救,永远得救。

坚持救恩会失去的一般不会承认预定论。然而康牧师的表达看起来却有矛盾之处,按照康牧师的说法,康牧师一方面指出“上帝不会弃绝他所拣选的儿女”,一方面又说“若轻看上帝的救恩,故意犯罪,就会失去救恩”,又说“任何时候回到主面前,主都能拯救到底”。一会儿人故意犯罪失去救恩,一会儿由回到主前,蒙主拯救,似乎主动权掌握在人的手中。这些矛盾的出现,康牧师前面用了从神和从人方面的差别来看,但这些说明都不足以解决这些问题。康牧师的这个说法应如何调和呢。

比较受争议的经文有希伯来书第六章4到10节,基本有三种解释:

   1.这些人根本没有得救。

   2.以此种观点为代表:http://bible.kuanye.net/chajing/New%20Testament/58Heb/58TT06.htm

   3.神会剥夺这些人的肉身生命,使他们没法再在地上有悔改的机会,仅仅得救而失去奖赏。
  
我没读过神学,遇到一些问题,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方法论错误,请钟老师予以指正。


回复一:


我这次要“偷懒”,不回答你的问题。请先读唐崇荣牧师在台北查经讲座对来六:4-6 的解释,其他的以后再谈。(注:其实不是偷懒,乃是觉得自己再多的解释,也不会比他的更清楚。)


  上个礼拜我对你们说这一堂是要讲希伯来书最难解的一段圣经之一,也就是第六章第四节到第六节的经文。现在我们大家一同打开希伯来书第六章,我先读第一到第三节,第四到第六节你们一同念,以后第七、第八节,我再念:

1所以,我们应当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不必再立根基,就如那懊悔死行、信靠神、
2各样洗礼、按手之礼、死人复活,以及永远审判各等教训。
3神若许我们,我们必如此行。

4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
5并尝过神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
6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神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

7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生长菜蔬,合乎耕种的人用,就从神得福;
8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焚烧。

  我们上个礼拜在这里讲到「我们要离开基督道理的开端,竭力进到完全的地步。」就单单这一节,我们用了很多很多的层次,从不同的方面来探讨为什么我们应当再长进。当我们得救的时候,神已经把本质的完全放在我们里面,所以我们一生一世信主几十年没有任何一天灵性比第一天更好。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那起初的爱心原是超过每时每刻在作基督徒生活中间的路程中间所可能超越的,因为那就是神自己本质完全的爱放在我们里面。为什么以弗所教会过了这么久的时候耶稣基督从天上写信给他们说「你失落了起初的爱心」?换句话说,作基督徒几十年,连第一天都不如,这怎么样呢?是不是我们第一天就很完美了,以后就掉下去呢?原来,第一天领受了「本质的完全」,但是神要我们继续追求「份量的完全」,所以这个反合性的,进取性的,这个从质到量的,从本质到份量的;从被造的完全,到训练之后、试炼、试探之后的完全,乃是神要我们追求的完全。为这个缘故,当我们再看到我们竭力追求的时候,那你感觉到我们到底是靠「恩」或者是靠「功」呢?是靠「神的恩典」或者是靠「自己的功劳」呢?如果是靠上帝的恩典的话,为什么要竭力追求呢?如果是靠自己的功劳的话,怎么可以说是完全出于神的恩典呢?我们都解释了这些问题,所以这些名词的背后有一大堆思想上需要好好整理的神学思想,我相信你们听的有好几段是比注释书更详细的,我这样的话好像是夸口,我不怕你们买任何希伯来书注释,因为许多归纳性的查经是太简单了,太简单的把许多重要东西都删掉了。但是这种解经使你进到最深处,把所有最重要的东西都把它总原则把它处理起来了,那接下去我们今天就不多谈第二、第三节的事情,我们进到第四节到第六节的事情。

  第四节到第六节是第三大警告。希伯来书全本书里面有五大警告,five great warnings,这是第三次的大警告,而这个警告所讲的话也就是要我们从一种战兢的心想像自己如果跌倒应当是怎样的可怕,来勉励自己不要像那种人。那,这样,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说,我们要先思想得救到底是不是永恒的问题。如果一个人得救可能不可能再跌倒,再灭亡离开救恩呢?如果可能的话,从前的得救是一个怎样的得救呢?如果得救之后是不可能灭亡的,那基督徒可以随便再犯罪,这样因为有了担保不会再灭亡就可以糊哩糊涂的过生活吗?所以这是很重要的神学的问题。   

  在这里希伯来书的作者从第五章到第六章一连贯下来告诉我们,不要作婴孩单单吃奶,我们要长大成人能够吃乾粮。我们不要永远在开端的地步,我们要进到完全的地步里面。而基督进到完全的地步不是因为他起先不完全,他乃是以到地上作人的步骤把我们怎样可以达到完全的秘诀用示范的方式自己行出来给我们可以看见。所以基督虽然有特别的地位,但是他没有利用特权。他是神的儿子,他照样受苦、顺从进到完全。所以我们就在这个榜样,这个模范的身上看见我们可以进到完全的可能是应当经过怎样的步骤。我们的神的爱就是如此,我们的神的原则就是如此,圣经的教训就是如此。所以我们进到完全的地步是要经过试炼,经过试探,经过许多的痛苦,而这与罪无关。我们不是因为犯罪受苦才进到完全,乃是因为遵行神的旨意,照著神的旨意受苦我们才进到完全的地步。   

  为这个缘故,有许多的基督徒他们试试看在祷告中要求一个捷迳,要求一个快跑顺利的道路,却避免了许许多多不可避免的应当有的苦难和磨练,那种祷告不是神的心意。今天有许多许多的教会正在跑捷迳;许多的讲台只讲简单容易行的道理;有许多教会的领袖也因为宠坏了他们所带领的羊群,所以使他们的羊群没有经过苦难,没有经过磨练,要尽快的达到所谓的「完全」,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求主用基督成为全人类的教训的这个原则再一次光照我们。我已经对你们说了,如果用这些原则作为你教导。你子女的智慧的话,那你的后代就有福气了,因为我们研究圣经不单单是从其中领受对真理认识的享受,而是从其中吸取天上来的智慧;吸取人生命、人性中间需要的教育;吸取神所给我们智慧的道路和方向,好叫我们力行的时候,我们与我们的后裔,都从上帝的话得到无限的益处。阿们?感谢上帝。

  那,现在接下来就提到,当我们进到完全的地步,在过程中间的时候,你不要忘记有一些人好像是在这条道路中间,结果他们被丢在九宵云外,他们被撇在非常落后的地方,因为他们曾经有一段的时间与我们一同团契,与我们一同蒙恩,与我们一同在一个属灵的环境,在属灵的气氛的中间领受过上帝的恩典。那么这些人后来怎么样呢?他们就离开我们去了,他们就永远跟不上了。不但如此,他们的结局就是焚烧。所以这个警告,这个很大,又很可怕的事情,所以在这里我们要思想的问题就是「到底这些在教会里面的人,他是不是真正都是真正重生得救的人呢?」在我们讲到「国度、教会、事奉」的信仰神学讲座里面,我们提到改教时期所应用的两个名词,一个叫作the visible church, 一个叫 invisible church,「看得见的教会」与「看不见的教会」。「看不见的教会」与「看得见的教会」是不是一样的呢?不是的。你们有参加这个讲座的请举手?你还记得我讲什么吗?不记得的请举手?你不记得有没有参加的请举手?

  我想如果我给你考试,你们就会更尊重这些聚会,因为有许多时候对你讲的几句话是经过几十年的考虑才决定那样讲的。我相信神给我生命的时候,我这样带领聚会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没有这样详细查经过的。每一个礼拜这样,没有的。而再把一些专题讲出来,那是把全本圣经总归纳,总结晶,把那些要领讲给你们听。这个invisible church 看不见的教会是大过看得见的教会。 看不见的教会是里面每一个会友都在神国度里面作子民的。看得见的教会有看不见的教会的这种作为其中的公民的「样式」,但是不一定有这种「实质」在里面。为这个缘故,这看不见的教会有一个,也就是基督的身体,也就是「使徒信经」里面所讲的,是圣而公的教会。这个「圣」字是表示这个教会的「本质」,「公」是表示这个教会的「范围」,大家说「“圣”字是表示这个教会的“本质”,“公”字是表示这个教会的“范围”。」圣而公的教会表示因为耶稣基督的宝血,圣灵的重生,我们已经成为圣徒,本质上是与神同样有圣洁的本性,效法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永恒的模范的这种本质。而「公」的意思,是从万国、万族、万民、万方中间用宝血把他们买了回来,使他们归向上帝,所以这个叫作「圣而公的教会」。   

  那么改教家特别要分别这两件事,为什么呢?因为当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遗传,这个遗传是从优西比乌(Eusebius) 传下来,就是「教会之外没有救恩」,所以这个优西比乌、居普良(Cyprian,约200-258) 这些思想传到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 的时代的时候就产生一种非常可怕的恐惧感,也产生一种非常莫明其妙的安稳感,也就是如果一个人在教会中间很自然的他就安稳了,但如果教会一不承认你,你很自然就感到很可怕,没有归属,没有你的身份,没有你自己在永恒中间的位分应当有的栖身之所。所以为这个缘故,当马丁路德被教会开除掉的时候,他在普通的观念中间,他的安稳感是失去的,他的恐怖感就从此产生,终身不掉的,因为在教会之外是没有救恩的。   

  为这个缘故,改教一定要从圣经的总原则找到一个人得救是凭著什么。是凭著他的行为吗?是凭著教皇的认可吗?是凭著有形教会的包含吗?是凭著众圣徒的承认吗?是凭著传统下面的规条给你的保证吗?是凭著赎罪券你已经付了钱吗?改教家说「这些绝对不是得救的记号」,而得救的记号是在哪里呢?是在神永恒的旨意里面。你看见没有?所以,这样,改教家就提到一个总原则性的,在圣经里面已经隐藏著,但是在一千五百年里面没有人注意到的事情,那就是什么呢?---- 神永恒的「拣选」跟「预定论」的问题。在这个问题只有奥古斯丁(St. Augustine,354-430) 的思想里面曾经有过一段很深入的思考,很深入的探讨和发挥圣经的思想。但是从奥古斯丁一直到马丁路德的时代没有多少人发挥这个思想。很可惜的,马丁路德本身是在奥古斯丁修道院的传统里面修道,在里面研究圣经的,但是他对这一方面的发挥还是不太清楚。所以神就兴起了加尔文(Calvin, 1509-1546) ,也就是归正神学真正的开始的这个人,reformed theology 的鼻祖,他就从以弗所书第一章、罗马书第八章、从彼得前书第一章看到了神的拣选、神的预定是在创造世界之先。   

  如果一个人的得救不是凭著他的行为;如果一个人的得救不是凭著他的功劳;如果一个人的得救不是凭著他的工作的话,那么你才真明白什么叫作「恩典神学」sola gratia,如果恩典神学你一了解了,你就不可能再为自己留下什么可夸的藉口。你再没有一样可以为自己留下可夸的这些资本。你只能把一切的荣耀都归给上帝,所以这个贯彻始终,从头到尾的一致性的「恩典神学」就把神的预定,永恒的旨意,在创世以前的拣选,在基督里面的恩典,全部连贯起来,成为我们得救永远的把握。这样,马丁路德「你不必怕,虽然教会不承认你,你还是得救的」,因为得救不在乎教会的承认;得救不在乎从过去的圣品人给你按手把那个手印留在你的头上你才得救;得救更不在乎用物质的水洗去你的罪,乃因为耶稣基督的宝血。所以,这样就把整个救赎观的严谨性重新解明出来。这样,赎罪券,功劳,圣徒功德库,马利亚的祷告,圣品人对我们的代求,神父的告解....,这些的东西完全突然间就失去真正合用的证实性了,因为在圣经中间的教导与当时的传统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所以,这个叫作「归正精神」。   

  什么叫作「归正」呢?---- 回到圣经,阿们?回到圣经。那么要回到圣经,谁可以把人带回圣经呢?除非那些真正明白圣经最深奥的意义,而且能够有负责任的把六十六卷贯彻始终所有的大小的启示全部合并,整合的、深入的、完全的、正确的了解,这样,《基督教要义》(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那本书就成为这一个最重要的课题的真正的支持点了,为这个缘故,一五三六年以后,加尔文写的《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就变成整个基督教信仰的精神架构和思想、整个体系最可靠的、最可依赖的圣经的凭证。在《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 》这本书里面加尔文引用了圣经不是几本,他乃是引用六十六卷,而不是单单这里一点,那里一点,一共引用了差不多六千多次的圣经。

  今天你看葛理翰(Billy Graham, 1918-)、宋尚节.... 多少的伟人,跟他一比你不能看到有任何一个人比他对圣经的熟练、全备的认识发挥尽致的那个能力,和对潜在能的思考的能力超过他。我相信他是one of the most consistency, most profound thinker of all times,他是最一致性,也是最深入思想的历世历代中间一个最伟大的,神圣经忠心的支持者。

  现在我顺便讲几句话,请研究神学的人注意,因为有可能你读神学到博士班,你没有听过这几句话,我敢这样讲,因为我教神学差不多已经三十五年了。就是加尔文不用「系统神学」这个字。不但加尔文从来不用「系统神学」这个字,奥古斯丁也不愿意用这个字,巴特(Karl Barth, 1886-1968) 也不用这个字。你说「那有什么关系呢?我们都是读系统神学嘛!」为什么这三个人绝对不用这两个字systematic theology呢?因为你说「那个时候没有这个字嘛!这是后来才发明的嘛!」我告诉你,「系统神学」这个字本身已经表示了启蒙运动的某一种启发而来的,当然我今天不是教哲学,所以我不要得太深入,但是,是什么都把它「系统化」的本身是已经是太过偏重理性的事情了。今天为什么灵恩派起来反对许多理性的事情呢?因为他们认为理性的事情是有限制,那有限制不等于说是不重要,只不过你什么懂懂到最后,然后你要承认还是不懂,还是有限制。那连有限制都不要懂就以为超越了,那是自己「打肿脸充胖子」,这是很,很可怕的东西。A Christian should be rational, but we should not be rationalist. 基督徒应当是理性的,但是基督徒绝对不是「理性主义者」,跟我讲这两句话,「基督徒一定是理性的,但是基督不是理性主义者。」那么你说「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在哪里呢?」差别就是理性的,表示我们尊重神创造我们的思想功能,好好发挥,好好使用,阿们?你说「我是不赞成理性的,理性是没有用」,那你作猪也差不多了,作牛也差不多了,因为那是没有理性的活物。理性是神给的,所以我们不可轻看它,但是,我们不可以成为「理性主义者」什么意思?我们不可以把理性代替上帝,那你明白了吗?「理性主义者」就是把理性绝对化,把理性取代了神的地位,所以这个叫作「理性主义者」。我们绝对不是「理性主义者」,但是我们是理性的。我们是用理性,却不把理性当作上帝的。我们尽量发挥理性功能却不把它当作上帝,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理性有三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受造性的特点。第二个特点是有限性的特点。第三个特点是玷污性的特点。our reasoning power first, created. 第二、limited 。第三polluted. created, limited, polluted,大家说created, limited, polluted。因为是受造的,所以它不是神。因为是有限的,所以它不是最完美的。因为是堕落的,所以绝对需要真理把我们的理性带回头。所以基督徒的信就是理性归回真理。这句话自从我讲了以后才有这样的书写出来,全世界没有一本书这样讲的,这是original。「信」是什么?理性归回,忠于真理,大家说「信是理性归回、忠于真理。 」faith is the return of the created reasoning to the revealed truth. 把受造的理性思想功能带回创造思想而启示真理的神所给我们的道里面的时候,理性归回忠于上帝的道,这个叫作「信仰」。你明白了吗?其实我有一次要在台北讲「理性、信仰与真理」,已经讲定了,后来,筹备的单位忘记了,就取消了那一次聚会,就没有了,我也不再讲了,那一本书已经印出来了,变成我的方法论里面最重要的一本书,对知识份子最大帮助的方法论和信仰关系的一本书,你们应当买了好好看,好好思想,因为这个题目照我知道的,没有一个西方的神学家讲到我们讲的那个程度。   

  我们继续讲下去,这样,基督徒应当是「理性的」,但是基督徒不是「理性主义者」,大家说「基督徒应当是理性的,基督徒不是理性主义者。」灵恩派的毛病是什么?他知道理性不完美了,所以他完全丢掉理性,用「感性」和「个人经历」代替神造我们应当思想真理奥秘的这个责任,这是很危险的。这是教会有的很大很大的仇敌,因为这样教会就把理性当作没有用,结果以为自己就超过有理性的人,就用「感性」代替「圣灵」,以为有感性功能了,就是「圣灵的工作」,这样鱼目混珠,结果圣灵也没有,要明白真理也没有,理性也不用,就变成一个只有呼呼叫,只有感情冲动,而不明白圣经的人,但是自以为是被圣灵大大的充满,然后就哭,就叫,就倒在地上,就大笑,这是圣灵吗?这是很可怕的自欺欺人的灵。求主怜悯我们。

  我知道我在争战,我知道我在这个时代是最孤单的人之一,但我绝对不怕,因为神从一个人会吸引许多人一同快跑跟随他,这是圣经给我们看到的原则,「主啊,你吸引我」,接下去说什么?「我们」就快跑跟随你(参:雅歌:1章4 节)。你们来参加的人就是「我们」里面的一部份,啊?你不要应付我才来,你要为了你自己真的在神的旨意中间很严肃的这个运动需要很多真正追求的人,真正付代价的人,甚至明天考试今天还来,好叫你可以连贯的听明白这些很重要的时代的信息。过几年,如果我衰老了不能讲了,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如果主许可,我把这些的时间分给你们,你们好好注意。   

  所以加尔文那个时候找到了总原则,是创世以前,永恒的神在他的拣选,他的预定论,他的全能,他的自主中间没有错误的拣选人归向他。而这些人归向他的时候,不是因为这些人自己本钱里面有信心的可能,乃是神把道放在他心里,然后在道里面隐藏著原有的信仰的种子,所以「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参:罗马书:10 章17 节)。

  今天的灵恩派运动是忽略道的一个运动,是一个轻看动的一个运动,是排除道的一个运动,这个运动是从神来的吗?你可以好好自己思想,你就知道这背后的危机和欺骗是何等大的事情。求主怜悯我们!所以这个总原则一定了以后,那么在改教时期就真正知道了,真正的教会是看不见的教会。真正的教会与「神国度的子民」是同等地位的。所以一个真教会的会友,也就是神国度里面真正的子民。但是我在讲座里面最后一堂我提到了,「神的国度大于教会」,你记得吗?因为教会是被救赎的人,但是基督的治理包括审判他没有救赎的人。所以这个「治理」就包括了没有救赎的人还要在他的统治的权柄之下受审判,所以万方、万国、万族、万民最后都要受基督的审判。这样,世界的国要变成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度(参:启示录:11 章15 节),那个时候,那些人要口称耶稣为主,与我们不同的地方在哪里?我们称「主啊,你是我的救赎主。」他们说「主啊,你是我的审判主。」你明白吗?这样,无论什么膝头都要跪下来;无论哪一个口、舌头都要称耶稣为主。有人称耶稣为「救赎主」,有人称耶稣为「审判主」,他们在救恩上是没有份的。   

  当这些真正在神的国度里面加入无形教会的人,他们无形教会的会友,活在世界上的时候,都有有形的身体所需要加入有形的教会,那你听懂吗?好,我再讲一次,「无形教会的会友,活在世界上的时候,都有一个有形的身体,所以都需要加入一个有形的教会。」一、二、三、「无形教会的会友,活在世界上的时候,都有一个有形的身体,所以都应当加入一个有形的教会。」有的人自以为义到一个地步,「加入这个教会不大好,加入那个教会不大好,加入这个教会「有毛病」,加入那个教会,「有瑕疵」,这个牧师讲道不够好,那个执事太骄傲,这个诗班唱得走调.... 」,所以他看来看去没有一个教会配合我,没有一个教会配合我,不合我的味口,不合我的标准,所以他不加入教会。

  有一个人就到葛理翰的面前,他说「葛理翰,我不要加入有形教会,因为有形教会就不合我的标准,我的理想太高了,所以我要找,找到一间很好的教会,完完美美的我才进去。」葛理翰说「啊?是吗?我盼望你可以快快找到,那你就可以作一个有形教会的会友,但是我有一点挂虑。」那个人说「你挂虑什么?」「我挂虑你找到那个教会以后,你一进去,那个教会就不完美了,因为你不完美。所以你一进去那个教会就变得不完美了。」所以今天我们在两难之间,我们的理念里面有很伟大的教会的标准,教会的理念,但是我们在有形教会中看到许多的缺点,你不要忘记,你看别人有缺点,别人看你也有缺点,所以我们要彼此相劝,存著敬畏基督的心彼此相劝,因为主是可畏的,所以我们要彼此相劝,我们也劝人(参:希伯来书:3 章13 节),这是圣经的教训。   

  那么,教会里面有缺点,不但有缺点,教会里面有非选民搀杂在其中,这是圣经清楚的教训。所以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时候有闲杂人在其中(参:出埃及记:12 章38 节),但是以色列人进迦南的时候,妓女喇合是外族的人变成得救的人。这里给我们看见什么?所谓有形的神的选民中间有一些非选民搀在其中,所谓的外邦人有神的选民要被拉进来。所以今天教会里有许多非真正的选民在其中的,我们怎么处理?今天教会之外有许多的选民没有进来,我们怎么寻找?耶稣基督说「你们要去,因为我还有另外一些羊,你要把他带回来,使他归回,一同成为一群」(参:约翰福音:10 章16 节)。你记得吗?「我还有另外的羊。」这样,你这个观念就变成教会「有形的宗派观念」,变成一个「无形的国度观念」的这种扩大视野的一种进到更完全的观念的这种进步了,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一个人如果没有「国度」观念,只有「宗派」观念,那这个人很可能就变成把「有形教会」当作就是「上帝的国度」,结果就有许许多多错误的事奉影响他一生一世的长进。所以我们需要一个「国度观念」超越「宗派的藩篱」,大家说「我们应当有国度的观念超过宗派的限制,宗派的藩篱。」那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我再讲,基督徒应当是理性的,却不是「理性主义者」。照样,基督徒可以有宗派,却不是宗派主义者,大家说,「基督徒可以有宗派,但不是宗派主义者。」

  我常对我的教会说,如果你爱这个教会过于爱上帝,你就一面爱教会你一面犯罪,因为上帝的教会是超过这有形的四面墙壁。超过我们有形的宗派的限制,求主给我们有一个国度的观念,超越我们看得见有形的宗派的四面的墙壁,好叫我们的事奉,在神的国里面成为馨香的祭得到上帝的悦纳。

  我刚才提到了有三个人从来不用「系统神学」,一个是奥古斯丁,一个是加尔文,还有一个是巴特。那奥古斯丁用什么呢?奥古斯丁用《上帝的城》(The City of God) 这表示神统治的范围,上帝的城。世俗的城与上帝的城他做比较。要是我,我就直接用《神的国度与世界的国度》这是他的用词。到了加尔文的时候他用《基督教要义》(Institutes of Christian Religion),这是基督教的教理,基督教的要义的问题。到了巴特的时候,他用Church Dogamtics, 《教会教义学》,为什么呢?因为本来他要用的是基督教,或者基督徒的教义学,后来他认为不应当,为什么呢?我们应当说这个教会的,信仰是全教会的,不是单单个人的,所以个人融化在整个基督的身体里面的时候,神交待给他的教会为圣徒而赐下的,要竭力争辩的那个教会是什么?这是我们共有的,这个叫作《教会教义学》。当然,巴特的教义学里面还有一些方法论的问题,今天没有机会跟你们谈,是与传统、正统的归正神学有出入的,我们今天没有详细的讲。但是「神学」这个字,三个人都不用。原来theology 这个字,在原先希腊文里面,原来的世界在基督以前是用在《神话学》的身上。当然,对我来说,用基督教的眼光,严谨的字义来说,theos 加上logos 就是「神」加上「道」,这是完全没有错的,所以用「神学」这两个字一点感到没有错。但是因为这个字在耶稣基督以前,在希腊的神话学里面就等于他们的神话的了解,叫作theology,所以这几个伟人他们都不用这个名词。怪不得你在读孔德(Auguste Comte, 1798-1857) 的哲学的时候,他把人类的历史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什么?Theologic Stage,第二个阶段是什么?Metaphysic Stage,第三个阶段是什么?Positive(Scientific) Stage 你们念过吗?啊?他把神学当作最远古人类不明白自然奥秘,不明白科学原理的时候,什么都归向上帝、上帝....,就是「神话学」的事情。所以他用的名词原不是基督教用的,原是外邦神话学用的,所以他用对了当时用的名词。而我们今天感觉到基督教的「神学」两个字怎么给他用了变成那个东西去呢?是不是看不起我们的神学?我们的神学等量齐观那些,不是!因为字根原是如此。

  现在我跳回来今天要讲的。为这个缘故,在神永恒旨意中间所定的那些真正救赎,用宝血买回来的人,这些人是永远得救的。那现在就牵涉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如果这样的话,有形教会里面有一些好像得救却不是真正得救的人吗?有吗?有!有没有一些人在教会里面好像得,却不得救的,有没有?没有?你们越来越不敢答了,是谦卑呢?或者隐藏呢?或者是谨慎呢?或者不懂呢?啊,你自己交待。我再讲一次,在教会里面,有形教会中有没有那些好像得救,却没有真正得救的人呢?有。那我再引伸一个问题,有没有可能一个人真正得救却感觉到自己还没有得救?有。就是你!有没有啊?有。有没有自以为得救,却从来没有真正得救的?有。有没有已经得救,也知道自己得救的人?有。有没有没有得救,也知道自己不得救的?有没有啊?你笑什么?我不明白你笑什么?那么,这四种人中间最好的是哪一种呢?第三种是最好的,你得救了,又知道自己得救。第二种是什么呢?得救了,可惜不知道自己得救。第四种是什么?不得救,也知道自己不得救。最坏的是没有得救,以为自己得救,那是最糟糕的。因为这种人不再追求了,这种人以为自己有了圣灵了,这种人以为自己得救了,这种人以为自己一定有把握了,所以什么道都不要听了,什么追求都不要了,最危险的就是这种人。   

  好,把这四种东西谈完了,我现在问你们几个问题,要你们个个开声跟你旁边的人讨论。基督徒可能不可能知道自己得救?非基督徒参加聚会受感动,在一些属灵的气氛里面领受一些同样的经历,感到自己已经得救,这种可能性有多少?为什么得救的人会可能感到自己不得救?为什么有这样的情形?那么,基督徒可能不可能感到自己得救?好,现在这几个问题,你们讨论一、两分钟好不好?每一个人都要讲话,不讲话的我就知道他要上台了。好,现在转过头去,跟旁边的人几个人一同讲话。楼上的也讲话,如果旁边的是你太太也跟她讲话。

  讲完了不要讲别的,不要趁机会乱讲一场,讲完了没有啊?啊,你们好要很激烈哦,非常有兴趣,很兴奋一样的。好,有的人只有讲两句就不讲了,因为他不是在讨论,他是在讲结论。讨论没有结论,跟结论没有讨论不同在哪里呢?Disuss without conclusion will become confusionist. 结论不必讨论叫作「独断」,两个都不可以的。好,现在我们研究神的话结果要回到圣经。

  好。有没有人得救而不知道自己得救?有。是不是你?你有没有这样过?人得救可能不可能知道呢?可能。有没有人不得救以为自己得救呢?有没有以为自己得救后来又以为不得救,明天又以为得救,所以每天得救、不得救自己跑来跑去,有没有?啊,可能就是你了。这种人苦不苦啊?---- 苦。从人的经历来说,这是感受、感觉支配了我们的知识。

    从神的旨意来说,神没有做这样的事情。神永恒的旨意,他定了,神永恒的旨意,在步骤中间他一步一步带领我们,但是他内心他知道谁是得救的,谁是不得救的。好,现在讨论了以后,你再读这几节,那以后我再问一个大的问题。现在再读了,第四到第五节: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上帝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

  几句话?第四到第五节几句话?第一、蒙光照。第二、尝过天恩的味道。第三、于圣灵有分。第四、尝过善道的味道。第五、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这些人是不是只参加过一、两次聚会的人?这些人是不是在教会里面相当有过一段时间的人?这些人是不是经历了很多属灵的特殊经验的人?这些人是不是和基督徒在一起,也知道了基督教许多属灵的经历,甚至于感到圣灵在感动他?这些人是得救的人吗?是?不是?不是?是?是不是得救的人?是得救的人?如果是得救的人,接下去说「若是离开真道,那就永远没有懊悔的机会了。因为他们把上帝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的羞辱他。」所以这个人永远不能再悔改了。他得救了,后来离开道理就永远灭亡了。这样,得救的人会灭亡吗?得救的人还会灭亡吗?不会?会?那你得救了吗?你得救了。你还有可能灭亡,对不对呢?对。那么,「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不至灭亡,反得什么---- 永生。那你得了永生没有?还没有?有?什么时候得的?得了永生,后来不见了,永死。那么不是永生,这个是「会死之生」,那个不是「永生」,那个是「暂生」、「暂时生」,对不对呢?那你什么时候得到永生的?你活出来的时候才是得到永生的?所以永生靠你一面活一面维持?不维持它就半生不死,就死了。你是什么时候得救的?你得救的时候得到的是什么生命?你的生命是不是会再失去?如果你不是那个时候得到永生,那是不是等死了才得到永生?所以死的时候就到「永生店」买一个棺材?因为棺材店叫「永生店」嘛!你死了进棺材就「永生」了嘛!那到底那「永生」是这个意思吗?

  好,现在我照你基本的到现在所领受的普遍的观念,台湾教会的教导到现在,你相信不相信真正得救是永远得救?信的举手?好,我没有问你为什么信,我是照普遍的观念,照你们的领受,在台湾教训得到的归纳,你们相信得救的人,真正得救的人是永永远远得救的,再举手我看看?好,手放下来。那些说,大概不是吧,得救的人还会灭亡,你想可能会灭亡,否则有这么重的教训,这个儆戒做什么?你相信得救的人,真正得救的人还会再灭亡的请举手?可能,再举手?为什么更少?民主的少的就错了,多的就对了。   

  好,我要问,刚才举手说「真正得救的人是永远得救的」,你为什么这样相信?好,现在你跟你旁边的人再讨论,为什么你相信得救的人是永远得救,或者得救会变成不得救,现在开始再讨论。再两分钟的时间。

  真正得救的人一定永远得救吗?(是。)为什么?因为得救了?真正得救了。真正得救了就不会再灭亡了,那可以随便乱来了。真正得救的人会不会再随便乱来?(不会。)你怎么知道?真正得救的人会不会有试探?(会。)会不会有软弱?(会。)会不会跌倒?(会。)会不会犯罪?(会。)你怎么知道?因为你常常跌倒,对不对?真正得救的人永远得救,你喜欢,因为你盼望你永远得救,对不对?真正得救的也会软弱,为什么?因为你常常软弱,对不对?如果这个答案是出于你的自私,得救以后永远得救对我更好,所以我赞成这样,你就不是圣经的学生。如果这个教训是因为你从圣经的真理归纳出来的,从神的话里面真正得到的答案的话,那么,你就可以安稳在上帝的面前。

  神的旨意是永恒的,神没有临时发生他吓了一跳才想什么办法来做这个事情。在神面前没有这样的事情,所以如果神决定救人,他就在永恒中间决定。而他决定真正救的人,就是救他们永永远远中间与他一同在一起。所以他把永生赐给他们,那这些人是不是所有的人呢?不是。是吗?是信的人。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会信呢?不是。为什么有一些人会信,有一些人不会信呢?因为有的人有听道的机会,领受了道,然后道就产生了信,因为信道从听道来的。是吗?所以这些人听道的机会是他自己得到的?或者碰巧得到的?或者神安排的?(神安排的。)连他那一天听那一篇道,后来决定悔改信主,那一天那一篇道的题目是他定的吗?不是,都是恩典。所以这个是在逻辑里面没有办法有一条脱掉的,完全天衣无缝,每一条连在一起的。这样,你才知道一切的恩典都是出于神的主权加上神的智慧,加上神甘心施恩给什么人在什么时代。

  耶稣基督说「我已经把永生赐给你所赐给我的人」(参:约翰福音:17 章2 节)。听过这句话吗?我再讲一次,I have given eternal life to those you have given to me. 「你给我的人我已经把永生给他们,他们永不灭亡。」这是谁讲的话?耶稣讲的话。那么这些是谁呢?这些人是父赐给子的人,而这些人怎么会不灭亡呢?因为子把永生赐给他们。那,这些人有了永生以后,子说「他们永不灭亡,因为我要保守他们连一个也不失落」,你明白吗?所以这个「永远得救」的问题不是「一次举手永远得救」、「一次到台前永远担保」,没有这样便宜的保险公司。在这个「一次得救,永远得救」这「一次得救」这个字里面有毛病的,那真正重生得救的人是永不灭亡的人,这句话就比较对了。因为圣灵重生的时候是把永远的生命给那个人,那如果你把这个观念弄清楚之后,当然你还有一些的困难,其中在圣经里面有许多儆戒包括这一段的儆戒怎么解释?所以说「这一段是最难解的,希伯来书里面最难解的一段」。

  那现在要思想了,照你整个观念和圣经的思想完全归纳变成这个总原则之后,你再看这一段,你看这一段所讲的人是曾经真正得救的人吗?好,彼得是不是得救的人?是。你敢说彼得不得救?我再说「彼得是不是真正得救的人?」是。当彼得三次否认主的时候,他是不是得救?是。是不是得救的人应当做的事?不是。他做了,你又说他是得救的,这样就使你以后否认主有理由了,因为从前有圣徒做过这件事。彼得否认主的时候是不是得救的人?(是。)你怎么知道他已经得救了?不要讲拣选,我是讲时间里面,你怎么知道他那个时候已经是得救了?

  保罗逼迫基督徒的那个时候他是不是得救的人?不是,还没有。保罗后来是不是得救的人?(是。)那这个时候他是不是已经是得救的人?(不是。)彼得否认主的时候是不是已经是得救的人?是。怎么知道是?(王)裕一是不是?彼得否认主那个时候是不是得救了?还没有得救?啊?彼得要什么时候才得救?被圣灵充满才得救?怪不得灵恩派的人说你还没有得救?

  如果一个得救的人跌倒了,软弱了,否认主的时候,王明道否认过主你知道吗?王明道曾经因为被几万瓦的灯整夜光照,结果把他弄得整个神智不清,糊涂之中就签了一个字,第二天报纸登出来,「王明道先生向共产党认罪悔改」。他一看到说「糟糕了!」他写什么呢?「我知道我从前是错的,我是帝国主义的走狗,我是跟外面那些反对中国的那些美国的那些帝国主义在一起来反对,来得罪人民的,我如今悔改。」他发现不对,为什么会签字呢?为什么我这样签字呢?所以他就在看了报纸以后(他一签了字共产党把他放走),他在路上看到这个大哭,就拔自己头发,「主啊!主啊!我是犹大,我是犹大」,他 捶自己的胸,「主啊,我是犹大,我死了,我灭亡了!」他就走回去,走到公安局的总部那里,他说「我收回我的签字,我不要出卖我的主,你们把我再放进监牢。」他真的收回,他们把他再放进监牢。他快要到公安局的时候,圣灵感动他,告诉他「你不是犹大,你软弱。」他就 捶胸,「我不是犹大,我是彼得!」你不要笑,如果你遇到这样的时局我不知道你会变成怎样的。我问你,犹大出卖主,彼得否认主,有没有不同?有。不同在哪里?都是一时软弱?那么彼得那个时候就灭亡了,后来再得救了。以后呢,怕犹太人装假,再灭亡了,以后再得救了。是这样吗?

  当耶稣看彼得的时候,他就流泪痛哭,为什么?因为他的生命觉悟到他做了错事,他是有生命的人。犹大呢?耶稣说「你去吧!你要做的事,去吧!」当耶稣说「在今天晚上你们中间有一个人要卖我了,他们就回答耶稣什么话呢?」(是我吗?)不是,他不这样讲,「是我吗?」不是,他们就说「主啊,是我吗?」(参:约翰福音:13 章25 节)不是「是我吗?」「是我吗?」....   这样,你们读经要谨慎啊!如果「是我吗?」「是我吗?」就是要找出哪一个人就对了。他说「主啊,是我吗?」然后,犹大呢?等大家讲完以后他说,「拉比,是我吗?」(参:马太福音:26章25 节)他不能讲「主」,因为他与基督从来没有「主」跟「仆人」的关系。他没有「主」跟「生命之主」和「生命被主管理」的那个关系。他就照著普通的规则,「拉比,是我吗?」如果你读经这样不谨慎,我替你担忧。   

  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一七二九年演唱了「圣马太受难曲」,演出这首歌的时候人家注意到,当他唱到那一段的时候,Lord is it me? Lord is it me? 一共十一次就停止了。他的音乐到十一次「主啊,是我吗?」「主啊,是我吗?」「主啊,是我吗?」就停止,忽然间停了到一段,后来犹大接下去是第十二次,没有关系。为什么只有十一次呢?因为巴哈读经的时候很谨慎,他知道讲「主啊,是我吗?」不是十二个人,是十一个人。

  犹大跟彼得不同的地方,犹大出卖主是从来不悔改的。彼得软弱跌倒,是马上觉悟就回头的。所以,王明道不是犹大,王明道是彼得。你是犹大?是彼得?我不知道,你应当自己省察自己。但我问你,这一段你再读的时候比较像犹大或者比较像彼得?再读一次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上帝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

  这是像彼得或者像犹大?犹大。
所以怎么解释这一段?现在来到最严肃的时刻了,当非真正重生的基督徒,在教会的环境混了一段相当长的年日的时候,他很可能经历了这五大事件。这是有形教会中间可能经历的,可能享受的,可能亲自尝过的五种属灵的环境。第一、就是他们曾经蒙了光照。什么叫作「光照」呢?「光照」不是「启示」;「启示」不是「光照」。「启示」是要把真理带到人间使人因为启示有对真理有真正有记录,有言语的,有把握的记录,叫作「启示」。

  「光照」是圣灵继续启示工作之后的延续,the extention of work of Holy Spirit after His revelation. 所以这个「启示」叫作 revelatio 拉丁文,光照叫作 illuminatio 拉丁文;revelatio 就是revelation,illuminatio 就是illumination,启示就把真理赐下来了。光照不是赐下新的真理,是把已经启示下来的真理发出亮光照耀人,再用圣灵的光使人看清那个启示的到底是什么,这个叫作「光照」。「光照」不是「启示」;「启示」不是「光照」,「启示」是要把真理带到人间,使人里面因为启示有对真理真正记录的,有言语的,有把握的这个基础叫作「启示」。你明白吗?

  你曾经不曾经在一些的聚会中间忽然间醒悟过来,「哦,原来这个道理是这个意思,我明白了,感谢主!」你曾经有「恍然大悟」的经验吗?有吗?那是圣灵光照的工作,不是给你启示。

  我再提醒中国基督徒,请不要随便讲「上帝启示我」这句话,这是很不应当随便讲的话语。「启示」成为圣经,「启示」就成为神的话语的基础,「启示」太严肃了。那,已经有了启示,在新旧约完成之后就结束了,文字的启示没有了,个别的启示没有了,但是启示与智慧的灵继续光照人的工作是历世历代中间继续都存在的,所以「圣灵的光照」

  那我要问一个问题,「真正得救的人在教会里面参加聚会,圣灵光照他做什么?为什么不得救的人还要上帝的光照呢?为什么上帝要光照这种人呢?不早早给他分清界线,这是不得救的人给他一个印,黑色的,我们一看就知道这个不一样的,这个不是基督徒,这个是有形教会里面的闲杂份子,不是有形教会里面真正国度的子民,为什么神不这么做,为什么上帝要让一些没有真正得救的人在教会里面受光照?」所以,你说「我蒙受光照」,你不要骄傲,你不等于你是得救的人,因为不得救的人在教会中间还是蒙光照。   

  好,我再做一个简单的例子。在圣所里面,一边是饼和摆饼的陈设的桌子,另外一边是金灯台这什么意思呢?「神真理的供应和神的光的照耀是相辅相乘的。」你今天读经的时候如果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头,你没有办法读下去的。因为里面黑字白纸一个字也看不到,因为白的都变成黑的,所以你感到不能看的时候,灯忽然间熄灭了,你找到一个电筒来,你把这个电筒把它开起来,照著,你可以一个字一个字看清楚。因为光照,你可以明白里面的话语。明白吗?圣灵的光照就是使人明白真理;圣灵的光照就是要人明白上帝的道。所以第一个经历过了以后第二个经历就来了,他们就不但蒙了光照,又尝过天恩的滋味。什么叫作「尝过天恩的滋味」?因为他在天父儿女的环境中间生活。所以在蒙恩的人中间生活看见恩典怎么样临到他们,看见他们怎么样经历恩典,他们怎么样享受恩典,那恩典分享出来的时候,这恩典的滋味他们都知道了。

  许多的非基督徒在基督徒的中间享受天恩;许多的非基督徒藉著基督徒的爱心,他们经历过天恩;许多的非基督徒参加基督徒的夏令会、夏令营的时候受过许多基督徒给他们的恩惠,给他们的供应、分享和牺牲。这些人尝过天恩的滋味,可能你就是一个常常尝天恩滋味的人,但这不等于他得救。为什么呢?为什么上帝把天恩的滋味,把天上的恩典赐给这些不真正得救又在教会里面的人?你只能从归正神学得到答案。

  归正神学从起初就很严格的把「恩典」分成两部份。第一部份叫作「普遍恩惠」,第二部份叫作「救赎恩惠」,不是「特别恩惠」。我再讲一次,第一种恩惠叫作「普遍恩惠」,第二种恩惠叫作「救赎恩惠」,common grace and saving grace. 大家说「common grace and saving grace 」。普遍恩惠什么意思呢?就是每一个人都可能收到的,连反对上帝的人也正在享受上帝的恩典。这这个恩典不是给选民而已,乃是给一切生在世界上的人。「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界上的人」(参:约翰福音:1 章9 节)。今天基督徒从基督领受的光照乃是甚至对天上永恒的事,都明白的那种光照。而今天受耶稣基督光照的,非真正得救的基督徒,包括反对基督的人,其他的异教徒,甚至没有真正有重生得救经验的新派的神学家,他们都受了耶稣基督道德光辉的照耀。所以,「这光是真光照耀一切生在世界上的人」,every one,all,这一切就是「一切」。他们蒙受的光不是天上把我们领到天父的道路的那一条道路的光,乃是耶稣道德的光,耶稣圣洁的光,耶稣良善的光,耶稣公义的,耶稣爱心的光,耶稣舍己救人的光,但是他们不明白救赎与他们的关系是什么。所以这个叫作 common grace 普遍恩惠。 有关 common grace 的神学,历史上最伟大的著作是该柏尔(Abraham Kuyper 1837-1920)三大本,单单解释这个名词。我想我们中国人应当有一些人好好把我们教会历史伟大的遗产研究,不是简单背几节圣经随便传福音就叫作「爱主」了。希伯来人的经学家,回教徒的经学家比现在很多神学院毕业的更懂得他们的经,求主怜悯我们。

  那么这个观念真正的根据哪里来的呢?是从圣经来的。为什么归正神学这么严谨于找到这些呢?因为他们在圣经里面看见有本质不同的同一个词句的不同范围都要交待清楚。「上帝降雨给恶人,也给善人;叫太阳光照给义人,也给坏人」(参:马太福音:5章45 节)有没有啊?这表示神有一种恩典是基督徒、非基督徒都共享的。有一些恩典是信的人,不信的人都可以有的。所以你不能说「为什么上帝要施恩给这些人?」因为圣经告诉我们,有一些恩典是赐给不信的人、反对的人、恶人、坏人,他们都领受上帝的恩,这个叫作「普遍之恩」。

  那么,还有一种恩典是什么呢?---- 救赎之恩,saving grace,耶稣的宝血洗净。谁蒙受他宝血洗净呢?哪一种人呢?你说「信的就可以蒙受他宝血洗净。」怎么会信呢?因为听道。怎么会听道呢?因为有人传道。怎么会有人传道呢?因为上帝若不呼召人没有人能传道,若没有蒙差遣的,谁去传道呢?(参:罗马书:10 章15 节)所以到这个整个自由意志的总环追溯到最后的时候,神的旨意定一切其他自由意志的运行。保罗在腓立比书二章十三节说「我们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我们心里运行的。」他的意思不是说你做坏事都是上帝运行,因为「一切美善之恩赐,都是从众光之父那里来的」(参:雅各书:1 章17 节),从这个过滤你知道一切好的事源头是神,一切的罪是出于我们自己。我们的自己产生的情欲,情欲的败坏产生出罪,罪的果子产生出死,我们的私欲产生出罪,罪产生出死。我们的罪,我们的死是从「己」来的,但是一切美善的恩赐是从「父」来的。所以,这个救赎之恩是从神的宝座发出来的。   

  「摩西传律法给你们,救恩却从耶稣基督出来」(参:约翰福音:1 章17 节)。救赎之恩从神而来的,所以神不但给我们commmon grace ,更给我们什么?----saving grace。那这样,有形教会里面有一些人,他们不是真正得救,也不是在永恒中间被拣选的人,那么这些人在有形教会中间怎么样?他也尝了天恩的滋味,那么他有这些滋味经历了上帝的恩典,但是他们没有进到救赎之恩的范围里面。所以这个第二个名词你明白了。   

  我们刚才提到了saving grace 不是common grace,这些领受天恩滋味的人多得不得了。有时候你看见一个基督徒做好事,那个好事临到你身上的时候,你已经尝了天恩的滋味。今天在美国有很多很多大陆的,或者许多刚刚去美国还是孤单,很贫穷,很困苦,英文也不好的中国的子弟。基督徒爱心去接待他,因为爱心、爱心、爱心接待他,慢慢他产生了一种思想 ---- 「教会需要我嘛!」他从来没有想他需要上帝,他就开始想这是「教会需要我,如果没有我,教会空空洞洞,我让教会热闹起来,不也很好吗?」那么基督徒为了表示爱心,什么都不来计较,什么都牺牲,还以为感动他们,结果不是感动他尊重他,感动他尊重他自己。

  「某某人,明天是礼拜天,我带你去聚会好吗?」「哦,明天我没有时间!」变成是要不要是他决定。变成他不再领受、感恩的地步,乃是在乎给你机会服事他。后来他发现不错,基督徒不错,基督徒很有爱心,讲完道还请我吃饭免费的。凡是第一次来的不必交钱。「啊,这样。」所以他每一个礼拜天不煮菜,但是如果到那边不是第一次来怎么办?每一个礼拜换一个礼拜堂就一定是第一次来的,那牧师一定去载他来的,结果尝了很多天恩的滋味,尝了天恩的滋味,因为他穷,因为他孤单,因为他人地生疏,环境陌生,不知道什么人是他的朋友,有一些有爱心的基督徒来把他带去,他就在天恩滋味的环境里面长大,在天恩滋味的环境里面慢慢被宠坏了。   

  你说这些人他们到底有没有尝过天恩的滋味?有。他们到底蒙受了光照吗?他们听道,「诶,不错诶,很好。我在共产国家里面没有听过这种爱心的,都是仇恨、报仇、自私,都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在这里看见有这样牺牲,这样伟大的基督徒,诶,原来基督教不错,怪不得美国这样强,因为基督教有伟大的爱心。」所以「光照」领受了,「天恩的滋味」领受了。等到他毕业了,找到工作了,钱多了,不需要那一顿饭的时候,你怎么打电话给他,他也不来了。他说「礼拜天是跟我家人去旅行的时候,不要吵我!」因为他尝过天恩的滋味。   

  今天有许多人把天恩把它降低到「廉价出售」(cheap sell),我是很反对的。台湾有一个很有钱的人在三口市找到我,他说「唐牧师,把你录音带全部给我,我免费给你印千千万万份,我的钱牺牲给全世界认识你的道。」我说「我才不给你。」他很奇怪的,很多传道人到他面前就是要募捐,要摇尾巴的,突然间碰到一个这样硬的人。「你为什么不给我?」我说「我为什么要给你?」「我便宜给人家。」我说「我不要,我的录音带我要卖贵一点。」「我才不给你,我以后真的要卖,我要卖贵一点。」他说「为什么贵一点?」「因为好东西嘛!」你懂吗?好东西卖便宜是不对的。大家说「好东西卖便宜是不对的。」笑什么?基督徒最不懂这个东西,因为我们不贪财对不对?有份量的演讲一次值多少钱?不是钱可以代替的。我们把许多恩典弄到廉价到一文不值给人家踢来踢去。我有时候很想办一些基督教人生哲学讲座,卖最贵的票让那些所有大老板,从来没有享受人生智慧的来听,叫他花很多钱。那么你说「为什么给很多钱?」因为圣经上说「钱在哪里心就在哪里。」这条道理你没有用了,对不对呢?我说「免费」,好像没有人要,「来啊!来啊!来信耶稣啊,来啊!」弄到一文不值,我在印尼经过三十年的挣扎,后来,我的神学讲座讲最深的道理,结果我要他们交钱,买票,挂牌才可以进来。所以我讲「三位一体论」四千三百个人买票进来听。我们租很贵的礼堂嘛!我们要用钱的,不是借一个礼拜堂便宜、便宜,你也便宜,大家免费,不!我租全印尼最大的礼堂,最贵的礼堂,但是我叫他付钱,他要来嘛!他一付钱就很注意听,免费的就像你们这样,有时来有时不来。你懂吗?我如果叫你一个月交三千块,你就每次来了,因为太便宜了,但是我买机票不便宜的。很多人就尝天恩的滋味尝惯了,把上帝当作一文不值。我这个传道人跟很多传道人不一样的,我有很多构想根本没有人能够了解。我就勉强适合这个时代,但是下个时代不是这样。   

  有一次林望杰(今天在这里),他在香港,他们要叫他录音「长征进行曲」,我说「你不可以,基督徒不要去录那这个音。」「如果不录了他们就不请我了,就要花多少钱不再请我,然后我要损失多少。」我说「你值那些钱你去做,我是传道人不为自己争,但是你不是传道人你不必为这个让,你要坚持你的原则。」很多人尝天恩的滋味,结果呢?就把天恩的滋味当作是全没有价值。在印尼很多人不敢的,将军听我讲道,部长听我讲道,教授听我讲道很规矩的。等我有一天大礼拜堂建成功了,我欢迎你们去看,我要做一个第一流的东西给上帝。哪一个人专家,最有文化的,最有知识的人要谦卑跪在上帝面前。因为这是上帝的话,「上帝拣选软弱的,叫强壮的羞愧;上帝拣选愚昧的,叫智慧的羞愧」(参:哥林多前书:1 章2 )。我们今天只懂得第一句,上帝拣选愚昧的,所以越笨的,「感谢主,天天愚昧、愚昧,不必读书,因为上帝拣选愚昧的。」神经病,「上帝拣选愚昧的」后面一句话说什么?----叫智慧人羞愧,你有没有做到?今天台北,台湾的哲学教授最有智慧的人有没有因为基督教他感到羞愧?如果还没有,你们基督教还不对的。我一个人单枪匹马在印尼,用印尼文弄到他们将军顺服上帝,他们最大的经济学家顺服上帝,因为我照圣经的原则去做,台湾的基督教还是在很低落的人中间,比较做好的就是在学生工作里面,有些知识份子信主,在整个社会中没有什么地位。所以你们基督徒总统还不大像样,一作上总统忘记基督教原则,求主怜悯我们。   

  不但有第三样,于圣灵有分,这个最难解的出来了。为什么有一些人于圣灵有分?如果他有分于圣灵,是不是表示他已经有了圣灵在他心中,圣灵住在他里面叫作「有分于圣灵」呢?不是!我告诉你,圣灵不是「可口可乐」,所以你不要说「圣灵充满,满满满.... 」,快快快,现在满满满.... 满了流出来了,圣灵不是液体。   什么叫作「有分于圣灵?」「有分于圣灵」就表示这些人曾经在圣灵的工作里面享受过一分。他们曾经经历过有分于圣灵在会场,在教会中间,在神儿女中间所做的工作他们曾经享受过,但是他们不是神的儿女。

  受圣灵感动,受圣灵光照,受圣灵的责备,他们曾经经历过,这个叫作「有分于圣灵」。今天教会记念十周年记念一个蛋糕在那里,好了,你一块、他一块、分分....,好了,你说「有分于蛋糕,我有分于蛋糕。」那么,不要用这个观念来解释这节圣经「有分于圣灵」。圣灵是一个位格,圣灵是神的本体,圣灵是不能分割变成一分一分的叫「有分于圣灵」,所以「圣灵的工作做出来的时候,让他曾经经历过一分」,是这个意思。这些「有分于圣灵」的人,不等于是「有了圣灵」的人。他们亲自看过圣灵的工作,亲自看见圣灵动工,亲自受过圣灵的光照,亲自感受到圣灵的感动,是这个意思。

  不但如此,第四样、他们明白善道的滋味。上帝的道很好,他知道,很伟大,上帝的道很伟大。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有过一个感觉,是因为有一个人讲一句话我吓了一跳,我才感觉到这种人要怎样带他信主?有一天我们学校的校长,回到中国三个月,就请她的弟弟做代校长。这个弟弟是不信主的,这个校长是信主的,那时在那个学校里面一个礼拜讲道七次,教书除了三十多节,还再讲七次道,我那个时候大概是一个礼拜教书七十节,一七、十八岁的时候,那我讲道的时候,是拼死命,奋不顾身的在那里讲到满头大汗,没有一个房间是有冷气,连风扇都没有,我就在那种学校里面教书,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十七岁,我现在六十一了,你自己算,算术好的就知道。那我教教教....,讲道的时候,讲完了再教书,教书完了再讲道,整个人就投入在真理和我要教的课程中间。六十个学生听我讲道,四十个流眼泪,这样学校一、两年里面复兴起来。他们把一个主日学交给我,几十个人在不到一年半的时候变成两百多人。这样,我到的地方都人数增加,我的聚会很少人数跌下去,一直增加,一直增加,我曾经最多的记录,第一天一千一百人,第九天一万六千人。在台湾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情形,而且没有广告的,就是听的人再去带领人,再去带领人,太受感动了,所以他就把人带来,一下子复兴的火就烧....,那时候我才十七、八岁,胆子大得不得了。所以到我三十岁到台湾的时候,「哇!这么年轻。」我心里说「什么这么年轻,我二十几岁就对几万人讲了,你们台湾人太少了,只有几千人来听我讲道,怎么这么多人来听道,你们自己没有去看看那边的情形。」好了,我继续讲下去了,我讲道的时候,我讲约翰福音,我十七岁的时候,讲解约翰福音,讲讲讲....,讲完了,那个代校长,原来在后面听,等他的姐姐,那个老校长回来以后,问他说「你注意这些课程,这些老师们教得怎么样?」他说「很好,有一个唐崇荣的特别好,十七、八岁教得特别好,而且他也讲道讲得好。」「那你听了,你有没有感动?你感到要不要信主?」这个校长问她弟弟,她弟弟摇著扇子,「很好,讲得很好,我想来想去,这种道对他最好,年轻人有这种道才不会乱来的。」所以他知道基督教的道是善道,是好的,但是,对这个社会是好的,对别人是好的,对他是不需要的,你明白吗?

  许多人听了基督教的道就用这种「客观」,好像是「隔岸观火」的眼光说「这个道对你们很好,你们年轻人就需要信耶稣,你说我呢?我不必。对你是很好的,对国家,对社会都是很好的,是很有道理,各种宗教都是好的。」明白善道的滋味,啊,我才知道原来人听了道以后,受了感动会变成这样的。为什么你要可怜我,年轻人需要这个道,这个道不单是对我,也是对你的。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信,但是他以后老的时候,很可怜,很痛苦后来要人家为他祷告,不知道上帝给过他机会。   

  第五样、觉悟来世的权能。觉悟来世的权能当然是一件最深入的了解了,因为深入了解到一个地步,神的公义,神的审判,末日要在神面前交账的这些事情他觉悟了。今天很少牧师、传道讲道讲到他的会友明白这一条。很多基督徒几十年做了礼拜还是把上帝的道当作是可以玩弄,可以利用的。还有很多人来听道是要抄抄一些题目,抄抄一些内容,再去讲道可以有材料,这些我都知道。有一个牧师在印尼,每一次我的讲座一定来,但是不准他的会友来,而且自己会支持一些钱奉献,后来有一个人问他说「为什么你自己来没有带你的会友来?」他说「嘘!我是来“办货”的」,他说。「听唐牧师三天,我回到自己的教会可以用半年,我把那些东西....,我也是感激他,我也奉献了,但我的会友不必来,不然他们知道「货」从哪里来的,自己去办就麻烦了。」你不要笑,牧师、传道形形色色,弟兄姐妹形形色色、长老、执事、形形色色。我不是年轻人,我已经讲道两万八千次了,我跑了几十个国家,对一千六百万人讲过道了,我懂得你们在想什么,在讲什么。虽然如此,我告诉你,如果你到了一个地步,觉悟到来世的权能,表示你们对基督教的道理已经到了终极性的责任你都明白了,那很严重。如果有了这种末世权能的觉悟,然后又把基督教当作没有一回事,那你没有办法得救的,这是第五样。我相信犹大是这种人,犹大不是真正得救的人。耶稣也没有真正盼望犹大有一天会得救。

  有一个神学院的院长说,「到耶稣最后一天被卖的时候还一直给他机会盼望他悔改」,我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到那一段?因为圣经早就说了,主拣选他的时候就知道了,主早就知道谁要出卖他。主早就知道他们中间有一个是魔鬼,早就知道他从起初就是要卖他,知道不知道?耶稣从来不盼望犹大要悔改。那么,如果这样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耶稣基督要拣选犹大?耶稣是选错人了吗?或者祷告的时候打瞌睡,后来名字念错。他昼夜祷告第二天才选,对不对?他整个晚上祷告祷告.... 第二天就选人,选的时候昨天念的一个错了。

  或者是另外一个「犹」,另外一个「大」,同姓同名的?啊,犹大,啊抓错了,抓了另外一个人,是不是这样呢?为什么耶稣选犹大?耶稣选了他不是因为不知道他要变成坏蛋,不是说他后来变了,后来变成坏蛋,「从起初就知道他要卖耶稣」(参:约翰福音:6 章64 节),「从起初就知道他是贼,他常常偷里面的钱」(参:约翰福音:12 章16 节),这是最不诚实的财政,这是最有创造性的一个经济学家。很多人经济乱了,破产了,那斯达克股票掉下来了,什么股掉下来了,科技股掉下来了,台湾股都掉下来了,没有办法了,怎么办?犹大说「哪里有这个事,股卖掉了,钱没有了,哼!老师拿去卖,还有一个货可以卖。」没有这样厉害的经济学家,最 creative 的。这样厉害的人,他不会自杀的,先杀耶稣的,而且他心里想来想去,「把耶稣卖掉一定没有错,因为他是神嘛!所以卖来卖去会跑回来,他是神嘛!对不对?而且如果神被抓去钉十字架,神嘛,他会变成不痛的」,对不对?所以「主啊,我感谢你,你给我在你中有这几年时间,结果你成为我得财的原因,而你也不会受什么影响,因为你是神嘛!」这是「双赢」的状态。win-win position,听懂吗?

  今天有一类这样的基督徒在教会里面,利用神给的恩典,利用神给的机会,全部想自己的东西。对所听的道,所受的感动,蒙的光照,来世权能的觉悟,结果呢?当作没有一回事,到后想来想去,「啊!宗教都是一样的嘛!传道人讲道那样紧张,当然传道人这样讲,不然讲什么?」他说「这个我都看惯了!」所以就把这个当作平常。你把上帝的道当作平常,你不郑重所听的道理,你离弃这些觉悟来世的道。把上帝圣灵的光照,于圣灵工作有分的这些东西当作平常,然后离弃真道,那怎么办呢?这五样经历都有了,但是他没有因为神的道产生正面应当有的回应,结果怎么样呢?这就是「把耶稣重钉十字架」。什么意思呢?你已经知道他的死是为了你,你已经尝过天恩的滋味,你已经觉悟到圣灵的感动和光照,你在圣灵的工作中有分了,然后你把他当作轻看,你等于把耶稣重钉十字架,你是明明的羞辱他。   

  这些人不是真正得救的人,圣经有没有记载有人得救,但是不知道自己得救的?有。约翰壹书5 章13 节,约翰说,「我记这些事给你们,是要你们知道你们有永生。」换一句话说,收信的人已经了有永生但是他们不知道有永生,明白吗?他们是得救而不知道自己得救的人,所以约翰写信告诉他,「你们有!你们要知道你们有,你们已经有了永生,但是你们不知道所以我写给你。你不要笨,你不要错,你不要受欺骗,你们是已经有永生的人。我写这个信是要你们知道你们有永生。」圣经里面记载有一些人,已经信上帝却感觉到自己大概没有永生的人。除了那一节圣经以外以赛亚书有写,「你们凡是敬畏耶和华却行在黑暗中的人,起来,依靠你的上帝,乌云有一天会散开,你们就得见日光」(参:以赛亚书:50章10 节)。约伯记有这样的话、以赛亚书有这样的话,就是有一种敬畏上帝的人,但是他在四周的环境的可怕的中间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如何,没有得救的可能,怕,挂虑,没有办法,没有把握,神的话就给这些人有一个坚固的力量。如果你们中间有一些人常常挂虑自己是不是得救,但你是真正遵行神的道,领受耶稣的救赎,又是敬畏上帝的人,今天晚上求主给你力量。

  我有一个很好的学生听我讲「预定论」讲道,听了六个月快要结束的那一次,他在考卷上写,「请为我祷告,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预定得救的人。」是 One of my best student. 我把他叫来和他谈,原来有一种人越爱主越怕自己不够爱主,越亲近主越怕主不要他。这种人要坚固他,他是得救的人,但是他害怕。得救而认为自己不一定得救的人,好过没有得救而以为自己得救的人。   

  有没有人他是得救了,没有受洗的机会?有没有?有。有没有受了洗没有得救的?有。这些都圣经的例子,所以天主教说「受洗就等于得救」,这是不对的,这不是圣经的教训。因为十字架旁边的那个强盗,从来没有机会受洗,「主啊,耶稣啊,你得国降临的时候求你记念我。」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今天你与我一同在乐园,但是你先下十字架受洗再回来。」有没有啊?没有!你不必下十字架,你没有机会受洗,你现在已经在十字架上了,你就是这样吧。你现在一面流血,一面有信仰,我告诉你,今天我在乐园与你同一个桌子(参:路加福音:23 章43 节)。你得救了,但是有一个受了洗,尝过天恩的滋味,已经于圣灵中有分,甚至听了许多的道,结果他没有得救的人,叫作什么?---- 行邪术的什么?---- 西门(参:使徒行传:8 章9 节)。啊,他听腓利讲道他马上受洗,奉耶稣的名受了洗,但是等到彼得约翰到撒玛利亚去的时候,按手他们领受圣灵。他「奇怪?腓利本人没有这一招,这一山还比一山高?」突然来了两个高山,彼得跟约翰有这样大的力量,哇!他就拿钱出来,钱拿出来以后,就给彼得说「够不够?我把这些钱给你,你把这一招给我。我以后传道他们就会承认我,我以后也要这样表演,这些钱给你,我们来讲价钱。」彼得心里想,「刚好岳母生病,太太菜钱不够,那家里有需要。主啊,你是耶和华以勒的上帝!感谢主,不要在这里讲,很多人听,我们到那边去,再加两百好不好?我就把这一招教你。」是吗?我告诉你,彼得非常严厉的声音对他说「你与你的钱一同灭亡吧!因为你以为这个恩赐是可以用钱买来的,你在这道上无分无关」(参:使徒行传:8 章20-21 节)。「在这道上无分无关」的人是得的人吗?受洗了没有?受洗了。所以教会有这种人。   

  有一次司布真(Charles Haddon Spurgeon, 1834 - 1892 ) 收到美国一个电报,「你肯不肯来美国讲道,一次给你这样多钱,这样多钱,如果同意快快回电。」司布真什么都不回答,只有发一封电报给他,就把那一节圣经的书目打下去,就是使徒行传第八章第几节,他们打开圣经一看,「你与你的钱一同灭亡吧!因为你与这道无分无关。」我对你讲过了,可能这里讲的,可能香港讲的,雅加达有最有钱的团体都是银行家、最高的经理、财主,信主了,他们要我一个月一次在他们中间讲道,每次给我信封大得不得了,我就告诉他,「不是你的钱可以请到我」,每一次退回去。他们就奇怪,别的传道拿去就「感谢主!」这个唐崇荣退回去,他不拿。我要告诉他,不是你的钱可以请我的,我如果来因为神感动我来,我最多给你一年三次,你应当每个礼拜听。他说「我们最爱听的是你」,我说「我最爱讲的不是你们。」传道人有骨头。我如果对有钱人每个月一次,我也应当对工人每个月一次,对那些做仆婢使女的每个月一次,这样才叫作「平均」。我怎么只可以注意一个阶层的人?不可能的!教会不是单单有钱人组成的,阿们?

  在我的教会里面有最有钱的人,有最穷的。那些大学生穷得不得了,奉献的时候,一分美金。有的奉献是几百美金,有的奉献一分美金,一角的十分之一是不是一分?比那个还更少,有这两种人在我们教会里面,他们过了两年以后,很难请他。有一次请我讲圣诞节,我讲「死」。圣诞节他们奇怪,圣诞节树摆在那边,「死!你一定会死!」真的,两个礼拜以后有一个死掉了。好在那一天讲「死」,因为神清楚引导,我感到那一天要讲道。后来那一天讲完了以后他回去,结果真的发现他大病,两个礼拜以后死了,死前他接受了,他对人家说「好在我那一天听那一篇道,后来我才知道我会死,现在真的要死,我接受主了。感谢主,他有两百多家银行,那一天死了。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神的话出来的时候,人感受权威,你要求他什么?---- 回应上帝的道。 有许多人已经领受神的恩典,感受上帝的恩,已经尝过滋味,圣灵中有了分,觉悟来世的权,但是他们把道放弃了!为什么呢?因为传道人先自己轻自己讲的道。如果教会领袖、传道人自己轻看自己的道,你盼望听众会尊重的话,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是尊贵到一个地步,我们所传的耶稣基督是连天使都要降服的,他是天上的君王。那么,这些人离弃真道以后怎么样呢?圣经说「就如一块田地,吃过屡次下的雨水,生长菜蔬合乎耕种的人来用,就从上帝得福」,后来呢?「若长荆棘和蒺藜,必被废弃,近于咒诅」,结局就是什么?---- 就是焚烧。这些人没有真正得救,最他们灭亡,因为他们本来、从来未曾真正得救,他是那些鱼目混珠,在教会中间的闲杂人,有形教会中间的灭亡之子,他们装作像天使的样子,甚至作长老、作执事,甚至看起来好像很好的。   

  新约里面第一个上乐园的是强盗;这个强盗是认识「基督论」超过彼得的,因为耶稣没有死以前他就认识这是国度的君王,「你得国降临的时候,你记念我」(参:路加福音:23 章42 节)。耶稣死了复活升天以前,彼得还不明白「你复兴以色列国是这个时候吗?」(参:使徒行传:1 章6 节)强盗的「基督论」比大使徒更好的。我讲这些话是要提醒你,不要以为你在教会里面作长老,你是基督教学校,你是校园团契的,你是从小明白圣经一定比外邦人更懂。神要叫一个外邦人突然间悔改的时候,可能比许多牧师的孩子更明白圣经。   

  全基督教最伟大的神学家,加尔文是没有读过神学的,但今天许多神学毕业的,是最反对基督教的,马克思(Karl Marx, 1813-1883)、达尔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1844-1900)、祁克果(Soren Aabye Kierkegaard,1813-1855)、费尔巴哈(Ludwing Feuerbach 1804-1872)、黑格尔(George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1831).... 这些人都是念过神学的,但他念的时候以不信的心念,尝过天恩的滋味,他们觉悟来世的权能,把上帝的道离弃了。求主帮助我们,这个儆戒永远在我们身边提醒我们,使我们一生一世坚守神的道,忠于他的话语,直到见他的面。我们低头祷告:。。。。
 

回复二:
 

现在谈康来昌牧师《罗马书》的讲章,关于我们是否会从救恩失落的问题。

一、在他这段讲章里,从他引用以下两处经文,他是认为信徒可以从救恩中失落,这是毋庸置疑的:

(1)来六:4-6 “人蒙恩以后,若看轻上帝的救恩,故意的犯罪,就会失去救恩。”

(2)罗八:13 “我们若继续不断的体贴肉体,顺着肉体活着就必要死,若顺从罪、作罪的奴仆,就以致于死。”

对于来六:4-6,唐崇荣牧师在《希伯来书》讲经大会已经详细解释,说这不是教导救恩会失落的经文,所以我就不再多说。

至于罗八:13,我觉得康牧师忽略了上文下理,误把这节经文作为支持救恩会失落的论证。其实我们把整段经文读一篇,相信大家也会同意保罗并没有这个意思:

罗七:24-八:17 “24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25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上帝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1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2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3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4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5因为随从肉体的人,体贴肉体的事;随从圣灵的人,体贴圣灵的事。6体贴肉体的就是死;体贴圣灵的乃是生命平安。7原来体贴肉体的,就是与上帝为仇,因为不服上帝的律法,也是不能服。8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上帝的喜欢。9如果上帝的灵住在你们心里,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10基督若在你们心里,身体就因罪而死,心灵却因义而活。11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若住在你们心里,那叫基督耶稣从死里复活的,也必借着住在你们心里的圣灵,使你们必死的身体又活过来。12弟兄们,这样看来,我们并不是欠肉体的债,去顺从肉体活着。13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14因为凡被上帝的灵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15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16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17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上帝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

整段经文是解释信徒在圣灵里的生活,或是说有圣灵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徒应有的生活。“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是指出这个事实,但真正重生的信徒有圣灵同在,“你们就不属肉体,乃属圣灵了。人若没有基督的灵,就不是属基督的。”所以,保罗不是在这里作救恩会失落的教导。


二、现在来到《罗马书》第九-十一章。康牧师的教导就显得模棱两可。

他说:“从上帝来看,上帝预定了一切,一切都在他不变的旨意当中;但是对人而言,一切都是未定的,可能会从救恩中失落。从旧约中可以看到,以色列人是上帝所拣选的,可是上帝透过圣经中的多处经文,不断的提醒以色列人,赶快悔改归向上帝,若是一直作恶,上帝最后会将他的百姓弃绝,以色列也因此亡国了。这部分引起圣经学者不同的解释,一方面上帝跟以色列人立下永远坚定的约,一方面上帝却又将他的百姓丢弃了。这两部分都是真理,因为从上帝的预定而言,属于上帝的人、被上帝所拣选的人,就永远不失落,但我们无法知道哪些人是被上帝所预定的,我们无法凭着人的任何作为,例如:好行为、血统、种族等等,来决定谁是否得救,这部分不是我们所能知道的。”

他认为救恩是不会失落的,但这只是对上帝而言,因为这是照着上帝全能的旨意,他预定了一切,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拣选谁就拣选谁。

但对人而言,他认为我们无法知道哪些人是被上帝所拣选与预定,所以我们要“谨慎小心走完这一生的道路。。照着圣经的教导,天天信靠他、跟随他”。

他这样说似乎表示,即使我们不肯定自己是否上帝所拣选的也不用担心,因为“若有一天他又悔改了,我们相信只要悔改、回到主面前,总是会得救的。按照上帝所启示的话,我们任何时候回到主面前,主都能拯救到底。所以我们应该任何时候都回到主面前。”

他这样说,也许是因为上帝拣选以色列,与以色列立约,应许他们国必坚定,直到永远(撒下七:16),但却因以色列犯罪作恶,不肯悔改归向他,以致国破家亡,“救恩”失落。

他把上帝与以色列的关系,作为对比(analogy),推论上帝与我们基督徒的关系也是一样。我们若犯罪作恶,不肯悔改归向他,上帝应许我们的“救恩”也会失落;我们“若有一天又悔改了。。回到主面前,总是会得救的。”

以这样的对比推论来建立教义是很危险的。过去我提到一个澳洲最资深的回教教士阿勒希拉里(Sheik Taj Aldin al-Hilali),他形容衣着暴露的妇女,犹如“一块没有盖起来的肉”,并暗示如果她们遭受性侵犯是咎由自取吗?(新加坡《联合早报》27/10/06))他的这番话在澳洲引起强烈反弹,有人甚至建议把他革职和驱逐出境。他的立论就是建立在类比推论法。他说:“如果你把一块肉拿出来,没有盖上盖子就把它放在街上或在花园、公园或后院中,结果一只猫跑来把肉吃掉了。。这是谁的错?是猫还是没有盖上盖子的肉?。。没有盖上盖子的肉是问题的关键。如她呆在房间内,留在家中,戴上头巾,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当时的澳洲总理霍德华说:“指女性必须为强奸事件负责是荒谬的。”就算我们没有读过逻辑学,我们也知道这样的推论是荒谬的!

那么上帝应许以色列“国必坚定,直到永远”落空了吗?没有!乍看好像以色列国在地上要永远长存,但以后我们才知道,这里的国指的是基督执掌王权的国度,不是指在地上的以色列国。以色列亡国,“救恩”失落,并不表示重生得救的人,救恩有失落的可能,因为这是用基督的血所立的约(新约,林前十一:25),不是洒牛羊的血作凭据的约(出二十四:3-8)。

我想康牧师这样“吓唬”人说救恩会失落也是出于一番好意,目的只是劝勉信徒“要谨慎小心走完这一生的道路”。但我还是觉得他没有必要把《罗马书》第九-十一章的讲解扯到预定论和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问题。 (完)


我们下一课再见。


默想:

来三:6  “但基督为儿子,治理上帝的家;我们若将可夸的盼望和胆量坚持到底,便是他的家了。”

来三:14  “我们若将起初确实的信心坚持到底就在基督里有分了。”

来六:4-6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并尝过上帝善道的滋味、觉悟来世权能的人,若是离弃道理,就不能叫他们从新懊悔了。因为他们把上帝的儿子重钉十字架,明明地羞辱他。”

我在第十五课解释来三:12-14 的时候,我说:

。。 “有份”的原文是 (partaker),还记得这个字吗?在来三:1 “同蒙天召的圣洁弟兄啊,你们应当思想我们所认为使者、为大祭司的耶稣。”的“同蒙天召”(share a heavenly calling)就是同一个字,“共同分享”的意思。上帝把所有得救的人归入教会,它是上帝的家(弗二:19,提前三:15),我们都是家里的人。在来六:4 “论到那些已经蒙了光照、尝过天恩的滋味、又于圣灵有分。。”和来十二:8 “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也用到这个字。所以当“牧者”说若犹太裔会众中有人因面对苦难,就“存着不信的恶心,把永生上帝离弃了。。有人被罪迷惑,心里就刚硬了。”他们这样地不能把信心坚持到底,结果将是“与基督无分”,等于不再是基督徒,从恩典里堕落!这是很可怕的结局,是非常严厉的警告!(这是《希伯来书》的第二个警戒,上一次在来二:1-4,第十课)

我一提到从恩典里堕落,相信一定有人会问我,加尔文神学的五项要点里,不是说“圣徒蒙保守(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吗?加尔文教导说,满有恩慈的上帝,凭着他不变的拣选目的,纵然看见人跌倒,仍没有从属他的人中完全取回圣灵;他更不容许他们从恩典及称义中绊倒;或是“犯了以致于死的罪”,或是抗拒圣灵;若被圣灵离弃了,他们必定走向永远的灭亡。因此,并非他们的功劳或能力,而是上帝不用报答的恩,令他们不至于从信仰及恩典中完全失落,或最终灭亡。也就是说,上帝对信徒的保守,是“一次得救,永远得救”。

现在我请问大家,《希伯来书》的“牧者”在警告犹太裔会众,若不能把信心坚持到底,结果将是“与基督无分”。这是否教导信徒可能会从恩典堕落呢?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

“又与圣灵有分”--  这里的“有分”(partaker)和来三:14 的“有分”是同字 。信耶稣基督的人都归入上帝的家,作上帝的儿女。罗八:14-17  “因为凡被上帝的灵引导的,都是上帝的儿子。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圣灵与我们的心同证我们是上帝的儿女;既是儿女,便是后嗣,就是上帝的后嗣,和基督同作后嗣。如果我们和他一同受苦,也必和他一同得荣耀。”约壹五:18 “我们知道凡从上帝生的,必不犯罪,从上帝生的,必保守自己(注:有古卷作"那从上帝生的必保护他"),那恶者也就无法害他。”有这样的确据,我们这些进入上帝家里的人,被称为上帝的儿女,怎么可能会被“踢出”家门,从恩典中堕落?除非我们不“真是”上帝的儿女,“你看父赐给我们是何等的慈爱,使我们得称为上帝的儿女!我们也真是他的儿女。。。”(约壹三:1)

亲爱的弟兄姐妹,你们还怀疑自己是不是上帝的儿女吗?你们还怀疑自己是不是“一次重生,永远得救”吗?


有问题要提出来讨论吗?欢迎您和我联络。电邮地址是:

pcchong@singnet.com.sg